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治操控教育與宗教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內地媒體訪,大談嚴懲「問題教師」,又說:如果我們認為校長不勝任,可取消他資格。《上觀新聞》網頁截圖

2002年,教育局提出教育條例修訂,要求香港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不少辦學團體,特別是教會辦學團體均表示反對,天主教教會更將之訴諸於法庭。當時社會氣氛較和諧,大家都不明白為甚麼辦學團體要反對成立法團校董會,認為民主的社會,校政應予以開放。

教會辦學團體,並非反對校政民主化。在我曾負責的辦學團體中,在教育局仍未推行校本管理措施前,屬下各校已各自有校董會,部份校董會也會邀請老師和家長參與。我們所反對的,是將學校「法團」化,變成獨立於辦學團體的單位。反對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辦學團體辦理學校,並非「承辦商」,為教育局做事。不同辦學團體有不同的辦學理念,為香港提供多元化的學校教育。政府要求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並且在新辦學校中要求法團每5年簽署服務承諾(相信此舉將會逐漸在舊有學校推行)。此舉將學校變成承辦商,一不合政府要求時,便可收回學校。這與辦學團體辦學原則相違背。

二,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將學校獨立於辦學團體之外,此舉是方便教育局化整為零的操控學校。

三,香港在中共的管治下,學校教育勢將受到監管。不單教會學校受到影響,在推行宗教及倫理教育時受到限制,政府也會將中共管治的政治理念強加於學校教育中。

上述的擔憂並非不真實。過去幾年,我們已看到擔憂變成事實。

2012年政府要求學校推行國民教育。開始時根本上沒有諮詢辦學團體,並且已安排經費給與學校推行。只是當時有不少有識之士反對,令政府推行時受阻。教育局盼落實有關政策,最後硬着頭皮,邀請辦學團體代表訪問北京,了解國家推行國民教育的情況。當然最後也不能成功。國民教育被推倒,但教育局已透過不同的途徑,將帶着偏頗政治色彩的國民教育在學校推行。

在訪問旅途中,安排了辦學團體代表會晤國家教育局負責人。當時多個辦學團體代表也向負責人發問這個問題:「學校教授『六四』事件,可以嗎?」負責人的回答相當客氣:「只要能平衡不同意見,甚麼也可以教!」

「六四」有沒有死傷?按照當時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所說「沒有」。當然我們可以提出來,但香港人眼見解放軍入城屠殺手無寸鐵的市民,怎會不指出來?在今天,假若我們提出來時,很可能也會被指是「謊言」,「仇恨解放軍」,「製造人民間的矛盾」。對老師而言,可能會被指散播不正確言論,甚至被DQ教師資格了!

30年後的今天,「六四香港版」出現在香港!事情發展已7個月,怎會不與學校教育不連上關係?我們每天不單看到抗爭者的破壞,但也看到警察的暴力。老師與同學怎會不討論有關事情。老師也是人,也會受到事情所影響,在自己的網頁中分享自己的感受。或許言詞帶有忿怒,但這是生命,也是生命的教育,因為教育就是將生命與人分享,包括喜、怒、哀、樂。面對不義的政權,老師也會參與大大小小的遊行,表達訴求。但現在政府透過暴警,濫暴濫捕的情況嚴重,怎會沒可能拘捕一些參與遊行的老師,但是否能成功檢控,實在值得懷疑。在網頁中分享自己感受,便指做出「失德」或「有失專業操守」。沒有正式定罪,又沒有透過專業調查,便要求學校將老師停職,甚至指教育局有權力DQ老師和校長,這實在是暴力。

當教育局不理會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時,便指學校有高度自治權,有校本管理。但當教育局要強加暴力時,便指這是教育局的權力。法團校董會有甚麼權力?辦學團體有甚麼責任呢?

教育局常指,老師不應將政治帶進學校,但強推偏頗的國民教育,不容許老師有個人的政治立場,這不是將政治帶進學校?「政治是人人的事」,有甚麼事不是政治事?學校怎樣運作,要成立法團校董會與否,已是政治事件了。

2019年除夕前一天,中國內地一位牧師王怡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被控,更被判監9年。中共打壓宗教,通常都不以宗教名義,而用含糊不清的顛覆或經濟犯罪,加強罪名。

中共已全面控制內地的教育。雖然經過70年的打壓,宗教沒有被消失,現在中共政權正加強力度,打壓少數民族和他們的宗教文化信仰,也打壓宗教。今天的中國內地,明天的香港,實在不容忽視。教育和宗教,都是生命的薰陶,這正是共產政權所不容許的。政治必會凌駕,甚至是操控教育和宗教。

香港人不能「獨善其身」,以為自己不理政治,政治便不能走到我頭上來。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