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終審庭改寫防賄條例


2011年9月初,當區域法院法官潘兆童判陳志雲無罪時,我寫了一篇評論,指這個裁決
「結論正確但法理錯誤,遺害深遠,衝擊《防止賄賂條例》,削弱企業管治和公共機構廉潔,律政司長應提出上訴。」

律政司後來的確上訴了,可惜上訴庭矯枉過正,非但恢復了防賄條例過往慣有的法律解釋,嚴格限制公私營機構僱員「秘撈」,而且否定了陳志雲一案有特殊情節,其實無綫一直知情及不予反對,是「明撈」而非「秘撈」,陳志雲應可以「合理辯解」脫罪。上訴庭強迫區院法官判陳志雲有罪,促使陳志雲上訴至終審法院。

終審法院今天頒下判詞,一致裁定上訴庭判決錯誤,宣布陳志雲無罪,其中鄧國楨大法官所持理據與我相同,即陳志雲未經無綫管理層批准,接奧海城除夕倒數騷並收取11.2萬元酬勞,與無綫的業務有關,干犯了防賄條例第9條,但無綫對此一向知情及不反對,令他有合理辯解。

以李義大法官為首的四位大法官卻更進一步,指陳志雲接受奧海城報酬參與除夕騷,完全符合無綫的利益,沒有違背陳志雲作為無綫僱員對公司應有的誠信責任,所以不干犯防賄條例第9條,根本不應檢控。

陳志雲(左)及藝人黎耀祥在奧海城的演出現場版《志雲飯局》。網上照片

終審庭這個裁決,重新界定了防賄條例下代理人非法收受利益的定義,確立了「須對主事人有不利影響」的元素。不過,所謂不利影響,並不限於即時或直接的金錢損失,對主事人的聲譽有損,或破壞主事人與代理人之間的信任合作關係,都足以構成非法收取利益。

《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規定,任何代理人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作為誘因或報酬,或由於他作出或不作出任何與其主事人的業務有關的作為,即屬犯罪。

陳志雲是無綫的僱員,毫無疑問屬於無綫的代理人。他因為參與無綫製作的奧海城除夕倒數節目,獲得11.2萬元的報酬,明顯是接受了利益。餘下來的問題是,他參與演出並賺取報酬,是否與其主事人(即無綫)的業務有關?若然,是否有合法授權或合理辯解?

律政司一方的觀點是,陳志雲參與的有報酬工作,是無綫製作的商業贊助節目,當然與無綫的業務有關,陳志雲的上司李寶安作供指,無綫要求員工接外間工作須事先申請批准,陳志雲沒有這樣做,換言之,他沒有合法授權或合理辯解,已觸犯了法例。

原審法官潘兆童判陳志雲無罪,主要基於兩點原因,其一是他並非以無綫總經理的身分參與演出,而是以名人的身分參與,這和他的總經理職務風馬牛不相及。他參與演出與無綫業務無關,因為係無綫與奧海城先有默契邀請他出席演《志雲飯局》現場版,然後奧海城才接觸他的助手發出邀請,並額外付酬,志雲是被動的,他應邀與否均無損無綫的業務,他決定答應亦不是為了影響無綫的業務運作,因此他的作為與無綫業務無關。

潘法官的另一點原因,是陳志雲的前上司陳禎祥長期以來容許陳志雲接外間工作取酬,無綫在這方面的管理鬆散混亂,陳志雲有理由相信他不用事先申請批准,而且,他和黎耀祥受奧海城邀約演出並獲取報酬,無綫事先應是知情的,因為無綫是製作單位,陳黎二人獲發特別貼紙,其他奉派演出的無綫藝人則沒有,因此可以理解為他得到無綫的默許,這兩點都足以構成合理辯解,令他脫罪。

終審法院的鄧國楨大法官信納陳志雲有合理辯解,無綫電視肯定知道他收取了奧海城商場的酬勞,是否知道具體銀碼並非關鍵,脫罪是必然結論。李義等大法官對此不表異議,只是認為既然根本不構成犯罪,就沒有需要討論是否有合理辯解。

四位大法官認為陳志雲接騷取酬不干犯防賄條例第9條,理由與原審法官很不同,原審法官認為他是以「名人」的身分,而非無綫高層僱員的身分行事,所以與無綫業務無關。終審法院沒有採納這種身分區別論,而是著眼於法例規定代理人非法收取利益而作出或不作出的行為,須「與其主事人的業務有關」,這種不法行為應是指不誠實的、不公正的、不恰當的、對主事人有損害的行為,如果公開讓人知道,會讓主事人或其他代理人認為是違反誠信責任的。

終審法院的判詞指出,奧海城與無綫洽商贊助除夕倒數節目,無綫不願意派一線藝人出席,奧海城卻想節目更有吸引力,在不減少給無綫的贊助費下,願意額外支付一筆酬金,邀請陳志雲及黎耀祥演出現場版《志雲飯局》,無綫作為節目製作單位對此知情及同意,陳志雲若不答應,反而可能損害無綫這個節目的商業價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雖然是未經上司批准接騷取酬,但這行為並無損害其對無綫負有的代理人誠信責任,並不損害無綫這主事人在業務或聲譽上、短期或長遠、實質或潛在的利益,因此不構成觸犯防賄條例第9條。

陳志雲案的案情相當獨特,終審法院雖然重新界定了非法收取利益的涵義,確立了須對主事人的利益有損的原則,但一般僱員或代理人若「秘撈」,極難證明與主事人的利益完全無損,絕大部分未經批准接外界工作取酬的個案,仍然可以檢控和定罪。

當然,這裏說的未經批准接外界工作取酬的個案,是指那些與主事人業務有關的、旨在影響主事人業務的利益授受情況,如果提供利益與主事人業務無關,按照終審法院裁決,根本不算刑事行為。舉例來說,某體育雜誌的編輯文字功夫了得,獲某財經機構總裁賞識,邀請他撰寫演辭並支付稿酬,這篇演辭與該體育雜誌業務完全無關,該編輯的「秘撈」行為縱或違反僱傭合約,卻不干犯防賄條例第9條。這一點在以往的案例中不太清晰,屬於灰色地帶,上訴庭判決試圖列為刑事,終審法院卻明確認為不屬刑事,改寫了防賄條例的發展軌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