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關於「香港內戰」的論述──與羅秉祥先生商榷・上篇


【撰文:素心】

承蒙羅秉祥先生閱覽拙作 〈這是一場「維權抗爭」還是「奪權內戰」?〉(註1,以下簡稱「拙作1」〉)並予回應,謹此致謝。
 
羅先生在  〈香港內戰既非定性,也非奪權〉(註2,以下簡稱「回應文」)一文中澄清,他最近一系列關於反修例風波的文章中所謂的「香港內戰」,「既非定性,也非奪權」。至於他的澄清是否能釋除讀者的疑慮,且容下文分解。
 
至於羅先生認為「拙作1」評論他的意見時有所「誇大」和「抹黑」,這個真是千萬不敢當了!以下謹就羅先生這系列文章引起的種種疑慮一併回應,希望集思廣益,有助於抗爭運動的定性和檢討。

資料照片(註:照片為編者所加)

1) 商榷「內戰」定性的原因

在香港當前的敏感局勢下,將反修例風波引起的抗爭運動定性為「內戰」,如果論述不確當,導致社會任何一方錯判形勢,可能會造成不可挽救的亂局。
 
筆者撰寫「拙作1」的主要原因是經常有人以「內戰」來稱述香港當前的抗爭運動。筆者列舉了四個這樣標榜「內戰」的意見群體,包括「學者」、「說客」、「勇武派」和「建制派」。勇武派將這次運動定性為香港人的內戰,而建制派則將這次運動標籤為內戰,藉以製造輿論予以打壓,這都不必贅述了。至於網上的說客,多以目標受眾的喜好為考慮──發言者百花齊放,追隨者各取奇葩,大可不必深究。至於學術討論,我們的要求會較高,因為那是學問和論述功力的體現,理應論述精確而有說服力,縱有可商榷之處,都僅是枝節,經討論後有所修訂,亦可成為文化殿堂的琉璃瑰寶。
 
筆者才疏學淺,對學者有慣性的景仰和期望。羅先生近期相關作品的數量比較多,於是以他為「學者型」的代表。細讀羅先生多篇作品後,發覺內容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雖然他的系列文章尚未完成,但考慮到「內戰」思維可能已藉學術之名發酵擴散──據說已在內地的網上流傳──故不辭冒昧,及早將有關作品的立論問題整理成文,希望引發深刻精確的思考。

2) 說客與學者的分別

筆者所謂的「說客」,即一般說的「關鍵意見領袖」(KOL)。他們的言論隨機即興,緊貼形勢,立場鮮明,不以客觀理性為標榜,擅長以醒目的言辭吸引受眾。他們面對社會話題以既定的立場選取資料,「各是其是,各非其非」,推出唯我獨尊的結論。說客的社會角色其實是各門各派「救世良方」的「銷藥員」(意外諧音,不好意思!)。推銷藥物者只會夸夸其談,甚至嘩眾取寵突出藥物的療效,但對於副作用卻輕輕略過,甚至諱莫如深。
 
至於學者,學養深邃、識見高明、立論周密、「是其所是、非其所非」是他們的專業素養。所謂立論周密,包括命題概念與文本用詞應該嚴謹一貫,徵引典籍必須對應準確,選取例證更要具備公信力和代表性。至於學者議論時政,固然有冷靜抽離的睿智,但亦有文本的局限和欠缺臨場體會所造成的誤判。

3) 羅先生沒有將這次抗爭運動定性為「香港內戰」嗎?

羅先生「回應文」的題目明言「香港內戰既非定性,也非奪權」,但文章的第二段卻說;「筆者從沒有獨排眾議,解釋其他定性之錯謬或侷限,來維護筆者『定性』之正確。」(雙引號為筆者所加)這是文本上的證據。
 
至於實踐上,自本年7月14日發生沙田警民衝突後,羅先生接連在港、台兩地不同媒體發表下列以「香港內戰」為核心主題的文章:
 
A  7月15日在本港媒體發表 〈香港內戰是如何形成的?〉
   (註3,以下簡稱「內戰A」)
B  11月10日在本港媒體發表 〈內戰系列1・警察「私了」何時了?〉
   (註4,以下簡稱「內戰B」)
C  11月12日在本港媒體發表 〈內戰系列2・香港是否在戰爭狀態?〉
   (註5,以下簡稱「內戰C」)
D  11月28日在本港媒體發表 〈內戰系列3・政治問題,戰爭解決?〉
   (註6,以下簡稱「內戰D」)
E  12月15日在台灣媒體發表 〈「止暴制亂」敗,中對港將打「超限戰」〉
   (註7,以下簡稱「內戰E」)
 
文章的題目均以「內戰」或與戰爭相關的語句為名,內文沒有清楚提醒讀者這只是一種假設性的分析方向,只有在被批評立論可能帶來不良影響後,輕輕辯解:這是對警隊過分使暴力的解釋。
 
再看「內戰A」。題目「內戰」二字沒有加上引號,表示它不是設喩、別解,而是取其實義。此外,在題目的句子裡,「香港內戰」是一個事實,所以才產生「如何形成」的問題,這不就是給抗爭運動定性的明證嗎?
 
在該文中,羅先生簡略地引述了一些軍事理論,結合香港近年的社會爭議,並以新城市廣場的警民衝突為例,將那一個半月的抗爭運動判定為「戰爭」。文章的結論是「正如當年日本人侵略中國,難道中國人要坐以待斃?反日戰爭不是以暴易暴,而是一個正義的反侵略自衛戰爭。同樣地,香港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一役,對香港警察進行自衛反擊戰(以雨傘對抗警棍),也是正義之戰。林鄭還不停止對港人的侵略,只會帶來更大的悲劇。」
 
就立論的邏輯而言,這個片段實在有很多值得斟酌之處,但就文句的意義來說,羅先生當日已將這場抗爭運動定性為「戰爭」。除非羅先生承認這篇文章裡面與「戰爭」相關的詞語都只是「設喩」而非「實義」,否則,在文本裡、在他心目中,這場「戰爭」或「內戰」的定性是毋庸置疑的。
 
雖然羅先生在之後的「香港內戰系列」文章中,把這場「戰爭」和「內戰」的稱述修訂為意念含糊的「半戰爭」和「半內戰」,但以「內戰」來定性這場「抗爭」的論述框架並無改變──整個系列的命名就更是旁證。
 
如果羅先生真的想「提供多一個視野來分析香港這半年來發生的事」,應該開宗明義向讀者交代清楚,並且改變論述的方式和行文措辭的風格。

資料照片(註:照片為編者所加)

4) 將內戰理解為「奪權」就是「誇大」、「描黑」嗎?

儘管羅先生關心時局,用心良苦,但將這半年的抗爭運動或目前的香港社會狀態稱述為「內戰」,本身就是誇大其詞的說法。
 
筆者在「拙作1」提出多個有待商榷的重點,目的在建議羅先生正視那些誇大而未見確當理據的論述,然後有所補充或修訂。
 
按歷史或新聞報導所見,弱勢族群發動內戰的主要目的,要不是奪權,就是獨立。上世紀中國的國共內戰、南北韓的內戰、南北越的內戰,本世紀的北愛爾蘭內戰、西班牙內戰等,都是典型例證。
 
除非羅先生聲明「內戰」的稱述只是設喻──像勇武抗爭者說的「打緊仗」,否則讀者將它理解為「奪權之戰」不是很自然的事嗎?
 
既以「內戰」稱述這場抗爭,又說它的動機不是奪權或獨立,不是太耐人尋味嗎?
 
至於說筆者「描黑」,除了誇大,還有陰謀論的推斷呢。這個不必回應了。

5) 誰誤解了Brian Orend的意思?

羅先生在「回應文」中再引述加拿大學者Brian Orend對戰爭的分析:「嚴格及終極地,戰爭是群體之間對於管治的鬥爭。戰爭是以暴力方法確定在一個領土上,『誰』才可以決定其事務」。在這個片段裡,第一句確立了「管治」這個核心概念,句末所謂「可以決定其事務」意即取得該領土的管治權。
 
筆者在「拙作1」提出商榷時,為方便讀者,將該片段撮寫為「戰爭是以暴力方法確定在一個領土上『哪個群體』可以取得管治權的行動。」在文字上雖然與原文有差別,但戰勝者行使權力決定戰敗者的命運,這就是戰爭的常態,解讀Brian Orend的文意,雖不中亦不遠。
 
此外,請讀者留意,Brian Orend的原文強調戰爭的目的是要以暴力確定「誰」可以決定管治的事務,可是,羅先生在下一段卻說:「筆者當時強調的是一個『如何管治』之爭,而不是『誰管治』之爭。」請問「以暴力決定如何管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還不是「誰」勝利「誰」決定一切嗎?
 
按Brian Orend的說法,戰爭就是要奪權。

6)  關於克勞塞維茲《戰爭論》的說法

羅先生在「內戰C」 一文中,引述了克勞塞維茲《戰爭論》的說法──「戰爭是政治用另一種方式的延續。」他的說法已經成為現代軍事理論的顯學,然而我們徵引發揮時要小心:儘管戰爭是政治(矛盾)的延續,但不可以據此推論凡政治(矛盾)的延續都是戰爭。
 
政治矛盾的延續可以是貌合神離、含恨在心、道路以目、割席抵制、挖苦諷刺、辯論批判、齟齬咒罵、街頭格鬥、警民衝突、軍隊鎮壓、浴血屠城、軍民衝突、梁山結義、沙場較量等。只要我們認真地審視香港的社會實況,多年來的政治矛盾發展到了目前警民衝突的階段,的確陷入危機重重的狀態。不過,除非有清晰的臨界徵狀,否則不能牽扯一些理論就將抗爭現況升格標籤為「戰爭」或「內戰」。

7)「奪取」不等於「奪回」

「奪回某些權力」不等於「奪權」,不可稱為內戰。
 
羅先生在「回應文」末段表示,若以筆者「內戰即奪權」的理解,他會說「香港人透過內戰『奪權』,就是把這些(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原屬於香港人,但受北京搶奪、侵奪、掠奪、剝奪的權力,『重新奪取回來』,物歸原主。」(雙引號為筆者所加)
 
姑且放下文字歧義的問題,請羅先生注意,嚴格地說,「奪權」是指奪取本來不屬於自己的權力,而「奪回」某些文獻賦予我們的權力不是「奪權」,而是「維權」。請參考內地「維權運動」的稱述。

小結

香港這一場政治運動只是「維權抗爭」而不是「戰爭」,當然更不能稱之為「內戰」。
 
在當前社會矛盾雙方都非常敏感的語境下,作出大膽的論述千萬要小心!
 
(未完,待續。)

註釋:

1) 素心 〈這是一場「維權抗爭」還是「奪權內戰」?〉
 
2) 羅秉祥 〈香港內戰既非定性,也非奪權 答素心〈這是一場「維權抗爭」還是「奪權內戰」?〉〉
 
3) 羅秉祥 〈香港內戰是如何形成的?〉 (獨立媒體/2019.7.15)
 
4) 羅秉祥 〈內戰系列1・警察「私了」何時了?〉 (立場新聞/2019.11.10)
 
5) 羅秉祥 〈內戰系列2・香港是否在戰爭狀態?〉 (立場新聞/2019.11.12)
 
6) 羅秉祥 〈內戰系列3・政治問題,戰爭解決?〉 (立場新聞/2019.11.28)

7) 羅秉祥 〈「止暴制亂」敗,中對港將打「超限戰」〉 (台灣《蘋果日報》/2019.12.16)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