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潘朵拉盒子(Pandora's Box)


在台灣涉嫌殺死香港女友潛逃回港的陳同佳,去年10月23日因洗黑錢罪刑滿出獄。EYEPRESS照片

選年度人物肯定會出現爭議,但如果我去選本港2019的年度人物,我大概會選陳同佳。事情發展至今,追溯源頭,正是他的一子錯,大部分傳媒都引用「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來形容。這隻蝴蝶在那次拍翼時,絕對沒有意識或意圖去成就某些効果,事到如今,追究源頭,稱他是始作俑者,其實沒有甚麼意義,他早已和事情無關,置身事外,但見到他,大家只會聯想到其後所發生的事,極具標誌性。你可以說,如果他當日沒有在台灣犯案,便不會引發這次風暴。也許,但特區政府顯示的那副德性,依然會在其他事件發生時,一樣會越弄越糟,醜態畢露。

如果要用一個典故或理論,我認為「潘朵拉盒子Pandora's Box)」會更適合。特區政府在處理修訂逃犯條例的過程中,其處理手法,和選擇做甚麼不做甚麼時,都有嚴重的失誤,甚至在有時間和機會去改正過來的環境下,依然一意孤行,選擇錯誤的決定,一而再,再而三,將事情越搞越大鑊,將潘朵拉盒子打開,一發不可收拾。如果大家還記得,在七月以前,大家只是「反送中」,要求撤回條例而已。但之後已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再後來要再加上「反警暴」,甚至要求解散警隊。因為潘朵拉盒子被打開後,大家看清楚政府官員和一些議員的無能和無恥,制度的缺失敗壞和不公平,即使能令政府撤回逃犯修定條例於一時,制度不改,大概很快我們又要再走上街頭。

特首林鄭月娥打開了這個潘朵拉盒子,一發不可收拾。美聯社

在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暴露了香港政府的傲慢,完全自把自為,沒有放任何人在眼內。自從雨傘運動之後,政府基本按自己旨意行事,鍾意點玩就點玩,選舉完再DQ又得,未選之前DQ亦得,然後趁人數足夠,大肆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完全不理會觀感之肉酸。然而,林鄭本人更是變本加厲,連護航的議員也要「過一楝」,在長者津貼服務中,將年齡由六十歲調高至六十五歳,而受到質詢時面帶得戚地指出,是議員之前通過的,其目中無人的態度已見端倪。

政府的傲慢,源於自己認為夠票便可以強行通過,就如之前的一地兩檢,咀臉就是你耐我如何!因此當各界人士甚至商界站岀來表示憂慮;當香港大律師公會(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和香港律師會(Law Society of Hong Kong)都分別發聲明表示對修訂條例會損害一國兩制時;當多國領事館史無前例地聯合發出外交照會;當一百萬、二百萬人上街,政府依舊不為所動,依然想快刀斬亂麻,趕在立會暑假休會前通過,結果等同向全港市民宣戰,引至6.21的抗爭,市民包圍政府總部和警察總部,癱瘓其運作。政府一直回應是大家不了解,被誤導,卻從無誠意去解釋清楚,也錯判形勢,以為可以照辦煮碗之前雨傘運動,以拖字訣來拖垮另一次抗爭。

然後7.21的發生,絕對是個tipping point,大部分市民都不會接受警黑合作的事實,九九九可以cut線,叫市民「驚就唔好岀街」,警局可以拉閘,拒絕服務,不接受市民報案,兩名警員看到現場情況,竟然轉身離開。最後警方到場,大放厥詞,甚麼「遲唔遲我唔知,冇時間睇錶」,「咁樣係唔會令我驚嘅」,「冇四十分鐘咁耐呀嘛,呵,係三十九分鐘」。鏡頭只見警察和白衣人惺惺相識,搭哂膊頭。沒有任何拘捕便收隊,但白衣人再次強暴拉開地鐵捲閘,再次在站內作第二次攻擊,更突顯當晚事情的荒謬。這種在毫無理由之下,糾眾無差別攻擊所有在車站內的人,如果就此不了了之,沒有嚴厲的法律懲罰的話,那便是傷害法治最深的一刀,我不相信有市民可以接受。

而中央政府的管治水平也暴露出來,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他們一直有插手其中,以前還會低調一點。但運動開始不久便按奈不住,國泰機長只是說了句香港加油之類,員工只在個人社交媒體發言,管理層便要交出名單,而所有支持運動的員工工作的飛機不得飛入中國領空,完全是不可理喻。後來更要解僱這些員工,連CEO也自己辭職,以求息事寧人。而大班月餅就因為創辦人之子在社交媒體聲援一句,全線貨品便被下架,完全是暴君的所為。此後更變本加厲,大小事情只要不合他意便大發雷霆,甚至外國媒體和組織亦同樣強逼歸順,終於搞岀NBA事件,不斷讓别人看清楚其真面目,全球反華竟成了一股勢力,不是經常提别人不要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怎麼搞到要來一次示範表演?

對港人來說,8.31是雪上加霜,連警方也加入無差別攻擊市民,而且更加兇狠,事後處理更令人懷疑是否有無辜百姓被毆打致死。此後多宗跳樓自殺和浮屍個案,完全沒有徹查,沒有真相。而警方反變本加厲,沒有編號,沒有委任證,沒有制服,不受任何約束,為所欲為,將警隊聲譽毀於一旦,有過半數市民給他們零分。香港現正是軍政府狀態,情況只有越來越壞。

而政府官員從來沒有真真正正為港人服務,唯中央是從,一旦出甚麼問題,由銅鑼灣書局事件,鄭文傑事件,以至近期的港人和記者被拒入澳門,香港政府一點也沒有為受害人做過甚麼。最荒謬的是香港電台的記者員工被拒入境澳門,香港電台其實是香港政府的一個部門,而香港政府竟然沒有任何質問,要求解釋,何等窩囊!但這些例子不正是大家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嗎?對一地兩檢的擔憂嗎?對一國兩制越來越感到含糊籠統嗎?對收緊個人自己和權利的質疑嗎?

潘朵拉盒子打開後,所有邪惡和不幸都已岀來,大家有目共睹,中央和港府甚至警方已不再掩飾,明目張膽,無所不用其極,要回復平靜已是不可能。這個希臘神話故事中,當潘朵拉馬上慌忙地蓋回盒子,據說裏面的「希望」仍留在盒內,是一種「仍有希望」的說法。唯有堅持下去,才會有希望,我們已堅持了近七個月,放棄絶不是一個選項。

年度笑話:林鄭表示會謙卑聆聽⋯⋯

這首歌算是OMD比較全盛時期的作品,卻其實不是談這個希臘神話故事,反而是向美國默片時代的女星Louise Brooks 致敬。音樂錄像(MV)主要剪輯自她的影片《Pandora's Box》,加上樂隊成員的片段,出奇地很和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