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正義一方


 【撰文:小鳥】

琴日在網上睇到政府新聞處出咗一條長三十秒,叫「青紅皂白 清楚明白」的Rap片,大肆批評年輕抗爭者。

歌詞如下:

話和平訴求
變咗暴力街頭
說全港三罷
被堵鐵 被堵路
被阻住開工 被三罷
年青人為大家犧牲?
刑毀傷人 仲讚年青人夠勇武
佢乜前途都冇 
追求自由?
香港已經好自由
有人犯法 有人就要執法
法治社會 犯法就將佢繩之於法
真同假 黑同白
人人都要清楚明白
青紅皂白 是非黑白
點樣都要清楚明白

首先我不想在這裡長篇大論的説Rap的起源和歷史,只是想指出政府選擇用Rap來攻擊年輕抗爭者是如何不知所謂,以及再一次表現政府還在掙扎於文宣戰慘敗的現實。

簡言之,Rap 這種音樂形式,主要有三個原素:詞(content)、腔(flow)、吐(delivery)。詞是指所說的內容;腔是它的韻律和節奏;吐是說出來的語氣和速度。Rap的源頭有人認為可以追溯到非洲,但大部分人認識和知道的Rap,都是指從80年代中在美國紐約開始的Golden Era「黃金時代」發展出來的Rap,當時 HipHop打入主流,Rap越見普及。但最重要的,是Rap和Hiphop的精神是一種憤怒的抗爭聲音,是對社會不公不義作出的控訴,用詞大膽也毫不修飾,句句粗口卻言之有物。

説到這𥚃也許大家看到香港政府在應對社會問題的笨拙。Rap是反政府的聲音,是平民的控訴,政府和權力擁有者是被批評的對象。表表者是當時美國西岸rapper N.W.A. 的 'Fuck tha police' ,其歌詞批評警暴,批評警察歧視黑人,在歌詞中將警察放在審判台上定罪。F.B.I. 當時把他列入監控名單之中,甚至指Rap 和Hiphop是美國頭號敵人!香港政府選擇用此形式批評反對聲音,就好像一個老人家穿上Hiphop服飾、金鍊、baggy jeans 去辱罵年青人一樣不倫不類和不知所謂。

再看歌詞,一而再再而三,可以見到政府仍在不憤氣社會視年輕人是為社會犧牲而政府是施暴者的事實,嘗試改變這個社會視角來挽救政府的合法性。

然而元旦103萬人的遊行已經再次清楚表達了社會對政府的強烈不滿,在六個月來從來沒有改變。

歌詞一如政府向來對抗爭的說法,但最令人氣憤的是當中一句說「年輕人乜前途都冇,追求自由?」年輕人為什麼會沒有前途?是他們的錯?是他們的問題?而他們的前途和追求自由又有何抵觸?是否言下之意是自由是奢侈品,有前途的人才配追求?請問政府的角色在那裏?君不見云云抗爭者大都是大學生,何來沒前途?

不過呢⋯⋯這條Rap片固然不知所謂,但不要小看內𥚃反映的思維。

2019年最後一日,有個大嬸恤了個頭,拍了一個video,跟全香港人說她會在2020年帶領香港人走出因反修例做成的困局。唔計片中其餘三個小丑,呢位永遠用第三身説話的大嬸,話語之間猶如是其他人在2019年做錯了事情,要她在2020年解決一樣。

之後大嬸又去灣仔警署慰軍打氣,跟警察說「正義永遠都站喺我哋一邊」,希望警隊繼續支持佢,警察掌聲雷動云云。

或許有人認為我「捉字虱」,但「正義」是不會站在任何人一邊的,只有你去站在正義的身旁。人是去選擇正義之途,不是強行將「正義」兩字加於自己頭上。這種鬼話,就跟那段Rap同出一轍。

政府仍然在「誰才是真正的正義」,「誰分不出青紅皂白」這個問題上糾纏,原因是他們失去了道德底線,失去了公信力;要把警暴合理化,唯有怪罪他人,把政府描繪成被「誤會」的一群。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崩堤式的落敗,是把一直躲在警隊和「沉默的大多數」後面的林鄭政府揪出來大力摑了一巴掌。 政府仍然看不到,香港人對五大訴求的決心,已經日益鞏固,儼然牢不可破!

政府用抗爭者的堵路,「裝修」藍店,「私了」等等行為作理據指他們是破壞香港的元兇。但明顯香港人卻用另一套標準看這事情。因為抗爭者的行為不是為私人得益,也不是為洩憤而為,加上他們付出了沉重代價,那代價是絕對可以避免的,只要不出聲,甚麼壞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了,但他們選擇了反抗。

比起世界各地抗爭的無差別毁壞,香港的方式是十分選擇性的,而且一直有著一個清晰的目標:是要政府認真回應市民。若政府早願聆聽,在二百萬人上街後知道事不可為,事情根本不會發展成這個局面。所以現在還在用這些方法打文宣戰期望扭轉民意,已經毫無意義。

什麼是青紅皂白?誰是正義?這些問題,其實可以是到世界末日也沒有結果的爭論。但我們都知道,正義有一種特質,就是它有一種無形的吸引力和強大的凝聚力,它是一種呼喚人性的聲音,使人為它不顧一切的付出,哪怕付出的是生命!

這6個月的抗爭,是誰被正義感召?香港抗爭如何變成世界各地抗爭強權的典範?那不就是正義所產生的感召和影響嗎?

反過來說:是誰在為金錢地位權力而戰?721白衣人是「保衞家園」嗎?警察當日不執法是正義行為嗎?陳彥霖祼體浮屍「沒有可疑」是正義的解說嗎?警察若是光明磊落,嚴正執法的話,為何要將委任證和警員編號收藏起來,連面容也不能讓人見到?藏頭露尾,扮示威者到處刑毀以嫁禍示威者是正義所為嗎?周梓樂同學墮樓重傷,警察阻止救傷進場迎救是正義行為嗎?甚至鏡頭影到在拘捕示威者後,警察將鐵枝或攻擊性物件偷偷放入示威者的背囊,砌其生豬肉,這又是正義行為嗎?政府輸了選舉,卻DQ民選議員,是正義所為嗎?

對不起,正義不是一個形容詞,它有絕對性和審判性,誰行不義是會得到制裁的,所以不要輕言正義站在你一邊。而政府和警隊絕對不是正義之師。

在香港終審法院(前最高法院)門外的正義女神(Lady Justice, Justitia) ,蒙著雙眼、一手持天秤、一手持利劍。分別代表著公正、證據和權威。正義伸彰是由事實證據開始,無上權威也是因公正而來。此像自1912年以來,一直是香港法治之都的守護神。

若正義在2019年喚醒了過百萬的香港人與強權對抗,2020年就讓正義彰顯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