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觀塘新丁議員推公投處置$5000萬音樂噴泉 辦墟市倡睦鄰齊上齊落  


 

新一屆區議會遍地開「黃」花,一洗建制派長期壟斷局面,當中年輕素人入局者眾。新人事新作風,人人翹首以待新腦袋載著什麼新橋,未來4年如何為各區帶來改變。

28歲的李嘉達(協康選區)和25歲的馮家龍(寶達選區),在觀塘這傳統紅區成功「屠龍」,攆走上屆正、副主席(陳振彬、洪錦鉉)。問二人期望4年後觀塘會變成啥模樣,年輕人倒沒太多幻想,不期望基建落戶市區重建會令觀塘變得市容井然美輪美奐,「軟件上」他們只想觀塘人公民意識抬頭,街坊齊上齊落建設自己的社區。

快思慢想,這個目標好像比市容井然美輪美奐更高難度。李嘉達上任前,已著手把「白宮聯署」引入老區,居民可就社區問題在網上聯署和公投,預計首個公投項目將是熨手山芋的「5000萬音樂噴泉的善後工作」;馮家龍強調觀塘工業區和住宅是個perfect match,督定要大搞「落街墟市」,讓街坊打工仔一落街便可找到活在觀塘的實感。

馮家龍(左)和李嘉達(右)兩人未夠30歲當選區議員,街坊期望兩位青年能為觀塘老區帶來新氣象。郭麗安攝

過去半年,港人簽慣聯署,同時亦親歷多個與反送中有關的聯署,在白宮網站We the People集得逾10萬人簽署,最終促成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過這些種種,都不是李嘉達(Kinda)將白宮聯署拉落地區的主因。

打從11.24當選後,Kinda在候任的一個月內已收到接近逾300宗投訴及求助,當中有些是善意冀盼:「你選到就好喇,呢個問題已經存在十幾年……」也有對家支持者的「督促」:「你當選吖嘛,你好快啲同我搞番掂佢!」奈何300宗個案,一下子怎處理?

他認為,處理個案緩急總有序,但哪個做先哪個排後?Kinda有感不如將話事權還給街坊。於是他借來白宮聯署的構思,建立網頁「觀塘公民」讓居民就塞車、滴水及鼠患等民生事宜創建議案及聯署。若議案在限期內獲100名街坊聯署支持,他承諾優先處理,並在一個月內回覆居民他的意向和工作部署,及後定期匯報進度。

網頁另一功能,是就區內重大議題進行公投,例如大家關心的5000萬元音樂噴泉,預計將成為首個公投項目。觀塘海濱音樂噴泉2018年底獲財委會批准撥款,項目被民主派批評是「大白象」,有關合約已批出並已開展工程,有觀塘區民主派議員早前指,正在詢問民政事務專員索取海濱音樂噴泉的建築合約,了解若煞停工程要賠償的金額。Kinda說:「此刻民政處還未call out到份合約給我們看,已知的是應有違約賠償,究竟賠幾多大家先覺得可以接受?條界線應該開放俾公眾討論。假設要賠3000萬接唔接受?如果OK咪拉倒囉。但若果公投出嚟原來8成人都覺得咁樣浪費3000萬唔可以接受,咁就要俾呢個意見出番嚟。」但他強調,並非公投一夠51%便會跟從民意而行,只是概括地設個範圍,例如民意高過七八成,他定會尊重居民意願。

觀塘海濱音樂噴泉涉公帑5000萬元,被批大白象工程。網上圖片

啟動聯署

為令網站數據更具代表性、更「上得大枱」,凡參與網上聯署者,事先均需登記並由議員核實當區居民身份,而在聯署時亦要以實名簽署。Kinda透露,目前網頁已試行接受協康區街坊註冊,其餘牛下、曉麗及寶達區將陸續加入,預計最快可於本月中投入運作,讓居民創建聯署。

而在等待網站正式投入運作期間,Kinda早已急不及待搞了個形式類似「在地版聯署」的公民大會,邀請街坊提出困擾已久的社區問題,再進行投票決定處理次序,結果當晚有逾40位街坊參與,他認為是個好開始,並期望日後每有投票活動,都可配合在地大會,面對面聆聽選民意見。

首晚大會投票,表面上是處理跟進次序,但內裡其實是一堂公民教育課。「每個街坊都覺得自己嘅問題最緊要,但大家要知道我唔只serve你一個,淨係幫你解決問題,所以先要溝通同表態。當晚我最感動嘅係,有個街坊本來只係想反映屋企樓下狗糞問題,但聽完後佢發現其他人仲大鑊過佢,最後我俾佢哋每人投3票,最高票就優先處理,結果我見佢冇投自己個問題,呢個就係公民意識嘞!」

Kinda又認為,只要網上聯署及在地公民大會變成區內日常,當街坊知道討論到最後不是空談而有實質決定權,即是自己的意見受到重視,他們論政談區事的意欲便愈發高漲。如此一來,距離4年後的理想國,又邁進一步。

李嘉達在街頭辦公民大會,讓居民表達自己,同時聆聽他人心聲。李嘉達提供圖片

臥虎藏龍

剛大學畢業的馮家龍,唸社會學但自言走「文藝」路線,對地區的想像的確比較fancy。年輕眼睛看老區,望見區內人人為口奔馳,講的不是錢便是食,鮮有細心留意社區生態,他期望民主派年輕人當選後,可引領居民用不同的角度了解社區,因為畢竟「生」和「活」,從來都不應該互相排斥。

談到觀塘區最fancy的一塊,非工廈裡的手作市集莫屬。家龍也坦言,未上任已想借鑑當中的經驗把墟市帶入社區,讓工業區和住宅群來個perfect match,創出一個具有觀塘特色的市集。

「墟市嘅核心概念係對抗地產霸權,推動小店經濟。觀塘工業區中小企、小店林立,各行各業都有,先天優勢已比人強。若可將裡面嘅零售、美食甚至創作帶去墟市,本身已好精采。而地產霸權講得最多就係租貴,墟市租金一定較平,小商戶有多個營商同宣傳渠道;街坊又可以識到小店買到平嘢;社區又有一番新景象,呢個絕對係共贏。」

至於街坊,一樣大有可為。就家龍的選區寶達而言,老屋邨其實臥虎藏龍,有擅長勾織的阿姨,和寫得一手好書法的叔叔。Kinda此時搶白介紹他區內那位米芝蓮餐廳大廚婆婆,以及技藝超卓的裁縫先生。二人也自覺作為當區議員,其中一個要務,就是要發掘和整合這些珍貴的人力資源,在公把它們轉化為社區發展動力,在私讓街坊活得更有意義。

以區議員作為人生第一份工的家龍笑言,墟市對他來說是個「大Project」,目前向不同單位「取經」,並積極聯繫區內社福機構及小商戶,預計4個月內可首次試行。

同樣道理,墟市表面上是項經濟活動,其實內裡又藴含深層次的社會意義。二人均覺得,以目前的政治氣氛,很多人本身也有自己的立場,要硬生生說服對方不易,化解對立可能需要軟功。

馮家龍(左)和李嘉達(右)以青春的名義進入區議會,希望用common sense改革建制派訂下的荒謬政策。郭麗安攝

重建睦鄰

Kinda憶述,曾經辦過二手物交換活動,有位青年放下了已經不合用的太陽帽,後來帽子被婆婆領了,歡天喜地說要戴去行山。「若果阿婆知道頂帽係個後生仔嘅,你估佢仲會唔會咁容易鬧佢廢青?相反若果後生仔成日食阿婆整嘅茶果,佢又會唔會開口埋口話阿婆係廢老?」說到底,任何政權最怕人民團結,分化無從。若果二人真能透過墟市重塑社區關係,相信距離4年後的理想國,又再邁進一大步。

自去年底民主派在區會大勝後,社會上不少人期望像Kinda和家龍這些年輕素人,會將奇異新點子源源帶入議會,為各區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但Kinda卻表示對「新點子」一詞有點抗拒,事關為新而新其實沒意思。再者,有時有些社區問題根本用不著驚天動地的新橋去解決,只要make sense點就可以了。

話說他的協康選區內鼠患問題困擾多年,部門一直都是頭痛醫頭,接到投訴就放放藥餌老鼠盒了事。但其實落區短短幾個月,他便發現問題源於區內兩個垃圾站每天只開放至下午4時,結果街坊習慣晚上將垃圾隨便放在門口和路邊,誘發愈見嚴重的鼠患。

「正常人都會問:咁點解垃圾站唔可以開夜少少?一街之隔,月華街就已經開到夜晚11點。結果部門答咗我一句:因為開站時已經係咁。」他反著眼續說:「其實只要延長開放垃圾站,關站後放兩個大型腳踏垃圾桶喺門口,然後我哋再教育下街坊唔好再隨處丟垃圾,成件事已經解咗一大半……所以你明啦?呢條已經算係新橋,但就完全唔係大家諗得咁fancy!」

以前我們經常訕笑區議員掛banner公告「成功爭取交通燈延長3秒」,今日聽罷兩位年輕人「落區故事」的首章,終於體會到民生無小事。若果未來4年,他們果真度得出好橋令觀塘改頭換面,那當然是好事;但若果屆時他們仍在深耕細作那個「交通燈延長3秒」議題,也請給他們致謝。事關「成功爭取」背後,多了一份人民醒覺和參與,也是實實在在「一人一票」的結果。那「3秒」,已是剎那天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