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為「割席/不割席」來一次盤點


反修例風波在香港已延續至第二個年頭。

比諸兩個月前,私了、裝修、破壞地鐵等行動,無論密度與激烈程度,明顯減低,但和理非會否因上述行為與前沿抗爭者「割席」,仍然是尖銳質詢。抗爭一方期望民間「不割席」(1),讓和理非與勇武互補長短;建制陣營則呼籲和理非與勇武「割席」,劃清界線。政府播放的短片如此宣示,警隊每天記者會亦重重覆覆,樂此不疲。
靜心思想,「不割席」與「割席」之間的分歧,難度只差一個「不」字?有甚麼前文後理需要疏解?畢竟「割席/不割席」意涵光譜甚闊,即使同道中人談論割席/不割席,背後指涉可能大異其趣。尤其是,割席與否,背後有否綑綁了未有宣之於口的原委?有沒有甚麼隱藏動機(hidden agenda)?筆者嘗試整理一下,看看這個光譜有多分殊:
 
1) 不割席=不批評?

口說不割席,就不可批評抗爭者的行為手段?網絡世界卻不如是說。Google一下「不割席底線」,會找到大量文章討論武力抗爭,光譜兩端由鼓吹橫跨到異見。故此強調不割席的群族當中,不一定所有成員都與前沿武力抗爭者高度同步,一起行動。為同路人復仇或宣洩憤怒等行為,有人認同,有人持保留態度,部份成員會提異見、抽後腿,只是未有「篤灰」、公開指責及劃清界線而已。

在此前提下,如何回答質詢?筆者會如是說:不需美化抗爭者,也不需護短,抗爭者行動的對與錯,可以客觀判斷、公開批評、指望法律制裁,但我們需要弄清楚一件事:割離不得的主因,是和理非與抗爭者背後的理念相同。實踐手段未必人人認同,理念與動機卻是這群族的紐帶。

坊間戲言:核爆也不割席,因為兩者皆竭盡所能維護這種最核心的動機理念,也許是自由、公義、人權、平等、人道等等,失去這些核心,盛大的集會、悲壯的犧牲,意義何在?近日匯豐銀行門前銅獅子遭噴漆及焚燒,「撐不撐」?部份民間意見不能簡單二分為或「撐」與「不撐」(2),光譜之遼闊可見一斑。

EYEPRESS照片
立場新聞照片

2) 割席=挖牆腳+賦權

假如割席是止暴制亂的藥方之一,背後的藥理機制是甚麼,可以「感召」前沿武力抗爭者停止行動?難道大家以為建制陣營口中的「割席」,只是單純的輕輕表態一下?
要「藥到病除」,藥理機制當然不單靠「感召」,當中涉及截斷民間支援、並爭取民間認同,賦與政府/警方權力,使用更具震懾力、更不人道方式進行鎮壓。筆者對於涉及刑事毀壞的「裝修」行動,並不認同,但不會因此輕言割席,變相賦權於政府。我更不能接受港府入歧途竟不悔,反而欲挾民意行血腥鎮壓!如此理解背後的hidden agenda,割席頓然千斤重,絕非搔不著癢處的輕輕表態。

依此觀之,割席的不同「形態」,其「藥效」亦不同。由停止出席各種示威活動、不再為抗爭者送贈糧水交通支援、社交媒體上轉為評擊示威者、公開支持警隊、為致命武力鎮壓(例如實彈槍殺)及違反人道的執法方式鳴鑼響道、告發涉嫌武力抗爭者(=篤灰)、甚至主動上街與前沿武力抗爭者對峙等等。排名愈前愈雞肋,聊勝於無而已。排名愈後愈「有效」,由賦權與政府鎮壓,甚至自己加入「民攻打民」的鎮壓打殺行列!

對急於平息事件的政府而言,當然樂見大家高調割席,挖抗爭一方牆腳。然而割席之徒,不一定會倒向支持政府及警隊,也許,會出現雙重割席,明哲保身,大隱於市。

3) 沉默:那一方的沉默大多數?

沉默又有那些「形態」?
職場或校園內,有人高調宣示政治立場,亦有避免高談闊論,刻意保持沉默。現實中,保持沉默也許與割席有關,同樣有廣闊光譜可供解讀。

有人身處異見陣營,眼見身旁的同僚咄咄逼人,惟有明哲保身,不說不錯,偶爾唯唯諾諾如牆頭草,叫人撲朔迷離。

有人慨嘆人心險惡幽暗,前沿武力抗爭者與警隊都各走歪路。如前述,出現雙重割席,不欲歸向任何一邊,同樣會選擇閉口不言。也許他們間或月旦其中一隅,令人誤以為與某一方割席。這類雙重割席,對特區政府味同雞肋,既不能動員,亦難以責怪。管治政策若一再失誤,雙重割席者有機會再次倒向支持抗爭者。

有人視眼前景況如同賭局,兵荒馬亂之中,不宜「下注」,靜候塵埃落定,才決定站方。伺機下賭注既功利也醜陋,但別苛責這類人,中華大地上,自古成王皆向敗寇秋後算帳,誰敢貿然以前途家小押注?

凡此種種,日後若聽見甚麼人聲稱自己代表「沉默大多數」;或者有人聲稱不再沉默,要割席要發聲,不妨一問:閣下代表、原屬的是那一方、那一類的「沉默」?

4) 默許=關鍵時刻來沉默

默許貌似沉默,骨子裡其實心有所屬,與沉默大大不同,更為前沿積極。

容我先引述一段談及默許的文字。隸屬天主教青年牧民委員會的Facebook專頁《沸點》,早前貼文《教會不能失去這一代青年!》,有一段如此說:「……反修例運動持續了四個月,抗爭者做了很多違法行為,但教區文件只讉責了暴力行為,卻沒有明顯反對其他違法行為,這個做法,你是可以解讀為,教會透過對這些違法行為的默許,對政權的不公義作出控訴……」筆者也許斷章取義,大家可以細讀原文,尤其留意文中違法、暴力之辨【註3】。經常與「不割席」攜手同行的「不篤灰」,也許是「默許」的其中一種形態。

這種默許並不罕見。與不同政見同儕談論時事,總會觸及「為何你偏看/偏聽一方,對另一方受傷折損不發一言?」這類話題。難道筆者看不見警察受傷受襲嗎?但警察與前沿武力抗爭者無論在政治動機、裝備、殺傷力、擁有的公權力、受制裁機會、心裡狀態、政權袒護等,存在極大差異。各打五十大板,已是偏頗傾斜,不是公平!在關鍵時刻不發一言,往往是展示立場所在;對某方作為沉默不語,既是撥亂反正,也是無聲抗議。

若果問:默許勇武有幫凶之嫌,很邪惡嗎!我想告訴大家:讉責勇武有轉移視線之功,也不見得很良善。

默許的光譜兩端,既有無可奈何的「坐視不理」,也包括較為進取的議程及鼓動。筆者迂腐鄉愿,不欲「殺君馬者道旁兒」,當屬前一類。

殺君馬者道旁兒?

走筆之際,不禁問了一條老問題:若果我們早一點「割席」,對運動減少支持關注,會否沒有後來出現的衝擊?前沿武力抗爭者的死傷是否不會發生?例如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就不會墮樓身亡?

問題的「老」,源自1989年六四事件後,有不少人發問、反省是否「殺君馬者道旁兒」?自己站在安全位置提供物資,辦一個「民主歌聲獻中華」,搖旗吶喊,間接鼓勵天安門前學生久留險境,把他們推向死亡。

這類反省有必要。網絡訊息中,有人鼓勵抗爭者不怕犧牲向前衝,「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甚至教唆如何私了敵人等。激烈言論也許出於義憤,怒火蔽目,但有否思量這些鼓動帶來的嚴重後果,並其中的道德責任及法律風險?但反省同時切忌矯枉過正,把不屬於自己的責任包攬。例如只會在安全環境遊行一會兒的和理非,看見男女老少在抗爭過程中被捕受傷,心裡難過自責,繼而呼籲抗爭者散去,不要衝擊,乃人之常情。但自責到達「不應上街示威」、「不該對政府口誅筆伐」、甚至「不應讓子女進入大學接觸激進思想,事件就不會升溫到這個地步」……等等,就明顯過猶不及,甚至把加害別人的責任也包攬/搶奪過來,令始作俑者(政府)可以華麗脫身。

如何脫身?我會打個比方:原本應該站在被告席上的政府,何時偷偷地溜出來,占據了法官的坐位,若無其事地審問一眾原告們?甚至吩咐庭警驅逐、拘捕庭內不滿叫喧、「破壞秩序」的群眾!然後「法官」誥誡大家:停手吧!割席吧!看看有多少無辜的人被你們連累!

在割席這個話題上糾纏不休,進一步把前沿抗爭者推向舞台中間,然後天天「苦口婆心」勸大家割席,不要害死善良的學生!至於誰才是始作俑者?早已被遺忘得一乾二淨,甚至在語境中消失/隱身,正是聚焦割席的奇妙功用。

註釋:
 
(1) 坊間「不割席」的宣示組合方式有好幾種變形,例如「不割席、不分化、不篤灰」,「不受傷、不被捕、不篤灰、不割席」,「不割席、不譴責、不篤灰」等等。

(2) 〈匯豐獅子不屬於匯豐標誌殖民歷史界定幾代港人身份〉 (立場新聞,3/1/2020) 

(3) 〈教會不能失去這一代青年!〉 ( 葉泰浩神父) (沸點,7/10/2019) 

聯絡作者:
https://medium.com/@jianwen
https://vocus.cc/user/@jianwe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