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駱惠寧,你真的盼望香港能重回正軌嗎?


新任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上任,立即會見傳媒。駱惠寧在發言提到, 香港形勢令人揪心,期盼香港能重回正軌。

這個願望本來沒有問題,但由駱惠寧口中吐出就十分奇怪。因為, 這應該是香港人許的願望, 而且應該由駱惠寧代表的北京完成的願望。

是誰令香港脫軌?

事實上,自九七以來,香港就從來不在「正軌」之上,由欽點本應「 在(香港)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的特首,到撕毀直通車安排, 強行以臨立會取代迄今為止香港最接近普選的「新九組立法局」, 一開始香港的所謂「高度自治」 就被覆蓋在北京的無形之手的陰霾下。其後董建華以「 市政服務改革」為名,打擊民主派為實,摧毀香港兩個直選市議會( 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又在《吳嘉玲案》後提請人大釋法, 及至強推廿三條立法,只是延續這種一貫對香港固有「正軌」 的摧毀。

這種沉淪在董建華後期以至曾蔭權年代只有變本加厲:先在 2004 年用人大釋法將雙普選的三步僭建成五步曲,再在 2007 年否決 2012 雙普選。當中聯辦曹二寶在 2008 年稱要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 和當時還是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同年提倡「三權合作論」時, 輿論雖然嘩然,但不少人相信都以為這只是個別京官的妙想天開。 但當張曉明上任,正式落實「西環治港」時, 大家就知道那些不是戲謔之言, 而是令香港進一步脫軌的精心部署的的「佛洛伊德漏嘴」( Freudian slip)。

不說那麼遠,單單討論香港如今的亂局, 其實不也是林鄭政府及其背後的北京政府的人心不足,企圖以一條《 送中條例》一舉燒毀港中兩地防火牆所造成的嗎?

還有,一個小小聯絡辦公室主任上任, 竟似新任特首上任般要會見傳媒, 人人都在關注和討論他會對香港局勢帶來何等變化, 九七前的新華社社長上任會這樣嗎?單此一點, 我們就已能窺見香港脫軌到何等地步。若論香港脫軌, 捨駱惠寧背後的北京其誰?

如何才能令香港重回正軌?

若要香港重回正軌,其實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容易,因為北京政府要做的,其實沒有一樣不是它對香港人早該實現的承諾:停止京官治港,實施真正一國兩制和落實雙普選。若能做到這些,一個民選的特首和立法會自然會像在台灣太陽花運動後上台的民進黨 政府一樣,撤回示威為暴動的定性,釋放儼如政治犯的示威者,和成立具調查權的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暴。

這些就是香港爭取了大半年的五大訴求。北京若能實現它在英中聯合聲明中的承諾, 不論短期的示威以至長期的社會穩定,其實都不難平息和達致。

困難,因為囿於其極權的詮釋框架,對北京來說,這些不是長治久安的良策,而是對其絕對權威的挑戰。而只要北京一天繼續粗暴干預香港的政治,在這個「偽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香港就永遠不能重回正軌。

若是如此,唯一能令香港重回正軌的出路,就只有港獨一途。這對香港人來說,同樣是極其困難的一條路。因為這不但牽涉香港在天然資源和地緣政經脈絡中如何獨立自存的問題,還因為港獨必然牽涉和北京的激烈鬥爭。但在北京恬不知恥地撕毀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下,香港人真的有另一個選擇嗎?

結語:示威者才是體現香港重回正軌的盼望的一群

2019.6.16 二百萬香港市民上街。美聯社

香港由一條寂寂無名的小漁村逐步躋身成國際知名的金融中心,依賴的除了香港人的勤勞機敏外,更重要的是英國人傳下來的穩定法制和自由的環境。這些就是香港的「正軌」,也是本來「一國兩制」要保護的。這當然也是為什麼在極權下的上海、深圳和北京(還有澳門?)永遠無法「複製」香港的原因。

事實上,若我們真的「拉闊點來看」,我們就知道,令香港重回正軌,不是靠警暴和謊言「止暴制亂」,因為令香港脫軌的,從來不是示威者。相反,示威者令不少人重新見到香港重回正軌的曙光:試問,有多少人在兩傘革命後在面對北京對香港的干預而絕望,而又有多少人因為這些無懼自我犧牲的示威者而對香港的未來重新有 了盼望?

示威者不但沒有破壞香港的正軌,相反,他們才是體現 (embody) 香港重回正軌的盼望的一群。

令香港脫軌的,從來都是北京及其傀儡特區政府。什麼「五十年不變」,其實早已變成「五十年沒有什麼不變」。令香港「 重回正軌」,靠的就是北京真正實施一國兩制,讓香港人透過雙普選治理香港。駱惠寧和他背後的北京若誠心祝願香港「重回正軌」,其實一點不難,一切全在他們一念之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