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親中派的「法治」觀,比古代法家更不堪


【撰文:海熊】

近年,中國官員、香港親中政客以至香港警隊,不斷在輿論戰場上對香港人口誅筆伐,教訓香港人何謂法治。可惜,大發官威的「一錘定音」,卻暴露出他們對法治的理解是十分粗淺可笑、不堪入目。

例如中港兩地官員屢屢攻擊香港人違反《基本法》,但憲法的精神本身就是公民和政府之間的約章,用來約束政府權力、保障公民權利,故只有政府和公權力會違憲,普羅市民根本無法成為違憲的主體。又有香港警隊及撐警「藍絲」聲稱警隊是保護香港法治的防線,卻對警隊違法違規的濫補施暴行為視而不見,更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審視問題,仿佛警方是奉旨凌駕法律的特權階級。

左圖是在終審法院大樓門廊頂端佇立的正義女神泰美斯(Themis)的雕像,是普通法體系下法治的象徵;右圖是先秦法家代表商鞅(前390─前338)雕像,他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主張對平民與貴族平等適用刑罰的思想家。

親中陣營理解的「法治」,和現代文明社會共識的法治,可謂天淵之別,前者更比較像古代中國的法家思想。法家起源於中國春秋戰國時代,其思想主張君主應透過法律來統治國家,從而富國強兵,稱霸天下,與主張道德教化以治天下的儒家對立。因此,服從法律是法家思想的核心概念,法律既然是統治者的工具,那當然只有人民需要守法,而且法律最好是嚴刑峻法,這樣方能建立法律的「威嚴」,逼使人民服從,以利於統治者全面控制人民。

由於法家思想的本質,是為渴求霸業的君王炮製的統治術,法家法治的內容並非建立於自由民主和權力制約的價值上,而是強調統治者的權力、子民的守法,以及執著追求嚴格的社會秩序。親中派不斷強調法治是「市民守法」、「止暴制亂」,卻絲毫不提法律應如何保障權利和約束公權,顯示親中派的法治觀,和法家思想的法治,有很類似的地方,兩者同樣把守法看成是法治的核心,同樣把法律視為維穩機器,讓政府可以繼續把人民的利用價值榨乾。

然而,親中派表露出來的「法治」觀,看來卻比古代法家更不堪。法家著作《商君書》中,指出「法者,國之權衡也」,認為法律應該像度量衡一樣公正,成為度量人類行為的客觀準則。另外,法家的「刑無等級」思想,主張法律應不論貴賤和階級,公平地施行在所有人身上,不應有任何人凌駕法律和「刑不上大夫」的情況。但親中派對證據確鑿的警員濫暴行為,不但視而不見,更公然包庇,反對調查濫暴警員和追究責任,造成「刑不上警察」的客觀事實,令警隊變身手持「免死金牌」的特權階層,這種「法治」觀,不是比法家更不如嗎?

香港不是古代中國,香港人也不是可以任由專制君主魚肉的百姓。香港人會站起來,和國際文明社會團結一起告訴親中勢力:我們香港人習慣與理解的法治,才是現代文明社會公認,值得香港人誓死捍衛的法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