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個零零後抑鬱患者的獨白


網絡插圖

【撰文:一個重度抑鬱者Catrina】

我今年十八歲了,患上抑鬱症第六年了。如果在讀文章的你沒有抑鬱,那請你把這篇讀完,因為你身邊總可能有很多潛在抑鬱的人。我的故事很長,但抑鬱的主要原因就是學校被人欺凌加上家裏好多的事。這幾年我都一直不敢面對自己抑鬱這件事,因為怕被貼上精神病的標籤,因為不想吃藥。但這陣子香港的政治紛爭讓家裏的氣氛過度緊張,加上要考IB公開試,我的抑鬱又加重了。前前後後進了兩次醫院,主要就是自殘加自殺傾向,只有到了醫院裏面,才可以遠離這紛紛擾擾的世界。

這陣子的我終於可以寫一些文字,終於有心情去想事情。因為藥物,我的日常都是昏昏欲睡,不能專注,但我現在有那麽一點精神,覺得自己有這個義務去告訴這個世界,你們對抑鬱的偏見真的太重了。我認為每個人這一輩子都是有那麽一點抑鬱的,主要是輕重緩急的區別。如果你在患上抑鬱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要接受自己的這個病。吃藥與否真的是其次,第一,你未必需要藥物,第二,公立醫院的藥物未必是你最需要的。我很幸運,家裏有能力讓我出去看私家醫生。在公立醫院看的醫生,是要排一到兩周的精神科,每個人只有半個小時的看病時間,如此的系統,未必能讓你得到你最適合的藥物,在醫院的心理治療也僅僅是社工以及很多非專業的人瞭解你情況。

我現在在吃三種精神科藥物,每周在私家接受心理治療,對我而言最主要的是讓身邊的人理解你,告訴他們你想要如何被對待,如何才能最有效的幫助你。謹記,世界很大,路很長,總有愛你的人在身旁。

延伸閱讀:港大精神健康研究刊《刺針》:去年每5人有1人疑患抑鬱或創傷後壓力症 近半不求助反映不信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