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0年後再發聲 陳巧文撰文談社運:香港人終於睜開眼


 

在2008年自製雪山獅子旗向北京抗議,其後參與反高鐵等示威的社運抗爭者陳巧文,自2010年起銷聲匿跡近10年,早前被網民稱為「勇武第一人」,她卻未有公開發聲及現身。近日她終於開腔,於《Hong Kong Free Press》撰寫評論反修例運動的文章,並以自己過去參與社會運動的經歷與現今情況比較,指「Hongkongers' eyes are now wide open」(香港人終於睜開眼)。

陳巧文在文中的個人簡介,形容她是80後社運人士,香港大學哲學及英國文學系畢業,現時流亡(lives in exile)推動永續(permaculture),持續關注香港情況。她未有透露身在何處。資料顯示,她2010年起淡出社運,現時32歲。

陳巧文於2010年曾因襲警被拘捕及被指控,但後來被裁定罪名不成立。 美聯社

陳巧文撰寫的文章「2020 Vision: From the post-80s movement to 'Be Water'. Hongkongers' eyes are now wide open」。記者翻譯如下:

 2020年視野:由80後社運到 Be Water,香港人終於睜開眼

 「這個世界需要改變,現在就要變,而且是由我們決定去變。」在我20多歲時,有這種巨大催迫的感覺困擾着我,塑造出我當時對生活的看法。

每逢每年7月1日大型遊行的時候,國際及本地媒體均會替香港人為自由而戰的努力不懈而祝賀。但是年輕的我卻感到非常困惑,原因是多年來重複這些遊行路線X次,都不足夠去說服全中國的官員,讓香港擁有真正的自治權。我認為這些遊行集會已經變成例行公事,而不是真正爭取自由的鬥爭。

年年如是,我們嗌幾句口號,遊行了幾個小時,直到我們到達了預先設定的目的地,然後回到有冷氣的舒適家居前,我們就拍拍大家的背脊,互相讚頌對方。但這樣不會帶來改變。

就在那時,我們開始了當時被認為是極端「激進」的做法。我們開始在示威完結時靜坐,敦促人們不要就這樣回家、不要每年獻出半天的時間之後,卻忘記是為了什麼原因而走上街頭。我們開始攀越警方設下的防線,走出去屬於公眾地方的街道;我們試過闖入(前)立法會大樓,以行動象徵取回屬於我們的立法機關,而我們從來沒有以直接行動煽動暴力。

但當時的泛民,甚至乎其它行動派的人都開始與我們割席,譴責我們的行動。「我們一定要維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他們再三的強調,令到我們在公眾地方爭取自由集會的簡單抗爭,顯得很暴力及很不理性似的。

轉眼間,十年過去了:Google一下「香港抗爭」("Hong Kong protests")我們會看到什麼?

一個正在燃燒的城市。年輕人全副裝備走去示威,手持自製木盾,將噴漆罐放在背包,準備在街道挖一些磚頭。有示威者從警察手中拯救被捕的同伴,因為懇求乞求都沒有效。人們冒著一切風險走上街頭。這個不是我記憶中的香港。

每一次當有人知道我是來自香港,我都會被人問:「這個美好的小城市,在過去六個月發生了什麼事?」、「破壞商舖及焚燒警車,是不是太過火了?」

這並沒有錯,在英語的世界裏,就這樣將我們的汗水及淚水,總結在半版題為「香港示威者再次與警方衝突」的報道上,這個當然會是個很自然的結論。

但是,任何一個懂得說廣東話的人,有從本地新聞與不同市民的直播影片追蹤這場運動的人,他們都可以告訴你以下這些畫面:警察用靴踩在被擠壓及失去意識的臉上;腫起的眼窩無法留住無損的眼球;原本有整排完好牙齒的年輕人,被敲甩一隻,血由孤獨的缺口中湧出;頭顱破損的記者被迫暫停報道,他們神色呆滯的表情成為報道中的一幕;義務急救員比抗爭者更需要急救,他們要從一班穿著制服,卻隱藏徽章亦沒有編號的攻擊者追捕中逃走......

這些,真的是太過火了。我們「美好的小城市」就是正在被這些無監管的警暴摧毀,而且日復日地發生,並強迫我們日日見證。

又有一名學生,在警方的不合法拘捕行動中「神秘地」從高處的建築物墮下。

你會怎麼做?為了安全,成為一個和平的示威者,並與所有公民抗命割席嗎?好吧,但你要準備好,即使在合法的示威中,都會在毫無預警底下,被胡椒噴霧染紅你的白髮(或者讓水炮車染藍引致化學灼傷);又或者在你張貼海報在連儂牆的時候被刺傷。

又有一架警車全速撞向示威者與行人。

你會怎麼做?為了安全而不參與任何抗爭活動?好吧,但你要準備好,即使在你最愛的商場購物時都會被圍捕;又或者看着你離開家中上學的子女,雙手放在頭後面、面向着牆與其他人一字排開,而他們的背後更有一支警槍指着。

又有一個學生被零距離槍擊。

你會怎麼做?你會不會繼續堅持遵守法律,即使執法者並不守法?你會不會去譴責那些受害於無數警暴,已經傷心欲絕的父母誓言要報復,而所作出的激烈行為?還是即使意味着犯法,你都會向那些穿著制服卻殺害無辜兒童的罪犯奮起抵抗?

香港人已經作出選擇。世界需要改變,現在就要變,而且是由我們決定去變。

無論你是說英語的海外讀者,還是你會將香港當作家園,當你下次讀到關於與警方衝突事件的時候,請謹記以下這一點:一場戰爭已經向香港市民發起,這是自從警方首次以橡膠子彈及催淚彈,對住數以萬計手無寸鐡的和平示威者發射的時候,而他們只是高叫幾句口號、例行地遊行,然後就會和平有序地乘坐地鐡回到有冷氣的家中。

如今,警察已經用到真槍實彈,這一場戰爭並不是由香港市民發起,但是我們必須完結這場戰事,因為這一次是我們保衛家園的最後機會。再沒有另一次。你願意和我們站在一起嗎?

陳巧文讀大學時,要求Free Tibet。蘋果日報圖片

十多年前的陳巧文是港大學生,2008年她不滿北京違反申辦奧運的承諾,沒有徹底改善人權,處理西藏問題時沒有尊重藏民意願,在北京奧運香港區火炬接力期間,高舉自製的雪山獅子旗,向傳送聖火隊伍作和平抗議,以示支持由西藏人民自決前途。她其後活躍於由80後主導的反高鐵運動,2010年1月1日,陳巧文參加遊行前往中聯辦門外示威,到達西區警署位置時,被指涉嫌揮拳打向負責扶著鐵馬的女警右面一下,其後推倒鐵欄向中聯辦衝去,其後她因襲警被拘捕及檢控,最後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她之後淡出社運界,未有公開去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