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步之遙|


在電影芭啦芭啦櫻の花中,
郭富城是個色盲,
他的世界只有黑白兩色。
直至他看見張柏芝,
他說:
「我看見了粉紅色。」
現在,
我們知道那是有可能的。
即使他心目中的粉紅色與我們看到的粉紅色有別,
但他可能的確是看到了一種「粉紅色」。
正如他告訴好朋友阿牛:
「那是一種感覺。」
腦神經科學告訴我們,
先天色盲原因是視錐細胞發育受損,
而失去辨別顏色的功能。不過,
如果患者在夢中能看見顏色,
是因為腦幹「創作組」的把戲,
以便彌補視覺的缺陷。
但無論如何,
科學的真實解釋,
總是與生活上的真實觸感無關。
就像我們已從科學領域瞭解到愛情感覺,
只是身體內一連串的生化反應,
然而這種認知,
仍不抹殺我們愛到昏天黑地茶飯不思痛不欲生;
或甜蜜如軟糖心內騷軟身心歡喜。
但我們總是只選擇一種「真實」,
就屏棄另一種「真實」。
那其實是沒有需要的,
在文藝復興科學革命之前,
我們反而比較寛容,
可以接受多過一個「真相」,
後來不知不覺,
我們把科學抬舉成一個獨裁者。
於是,
我們的抑鬱症驚恐症的數字在幾十年間不斷颷升,
原因,
就是我們習慣不讓自己有轉圜餘地。
我們再不容許世上有一個以上的事實,
這種所謂事事求真的生活態度,
使我們的生活狹窄無味,
時常要用藝術這種隔離空間嘗試去還原完整的生命形態。
但漸漸藝術又被關進文化館美術館博物館等等特區,
於是,
生命的完整性還是功虧一簣,
雖然,
好像只是,
一步之遙。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