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建立「黃色經濟圈」 需慎防冒進主義


最近,香港資深棟篤笑演員黃子華,被指在年前宣佈退穩後,一直也沒有就近期的社會事件表態,被一部份的網民質疑其立場。最近,黃子華自導自演的電影《乜代宗師》上映,被發現電影原來在深圳拍攝,不少網民逐揚言抵制該電影,同時斥責黃子華放棄立足香港云云。

筆者觀察黃子華近期以至過往的言論和行為,他其實並沒有任何對中共政權塗姿抹粉的行為,談起中共政權的失當管治亦沒有自我審查、刻意迴避。將黃子華當成與公開表態支持暴政的藝人相提並論,明顯地並不洽當。

抵制支持暴政的商戶,是為「黃色經濟圈」的第一步,但卻絕對不是建立「黃色經濟圈」的一切,更不是「黃色經濟圈」的終點。「黃色經濟圈」的終極目標,是要使香港得以在經濟上脫離對中共政權的依賴,使中共政權不能再以經濟手段打壓香港的民主自由。要達到這個終極目標,將「黃色經濟圈」的產業廣泛化,從飲食業和零售業擴展至物流業和製造業,才是關鍵所在。

對支持暴政的商戶進行抵制,無可否認地是建立「黃色經濟圈」的關鍵一步。但對於如何定義「支持暴政」,則必需小心。從願意公開表態反對暴政,到公開支持暴政,中間還有一大片的灰色地帶。走在一條街道上,沒有政治立場的商戶,其實是佔了大多數。商人經營業務,導演拍攝電影,於絕大部份情況下的目的當然是為了賺錢。公開表態支持暴政以至公開表態反對暴政,與其說是反映經營者本身的立場,更不如說是反映着經營者對政治局勢的研判。

表態反對暴政的商戶,反映經營者認為反對暴政可以帶來更多的利潤,而表態支持暴政的商戶,亦反映着經營者認為支持暴政可以帶來更多的利潤。但更多的商戶,其實是一直地在政治上中立,經營者會有如此的策略,原因可以有很多,可以是因為對政治沒有研究,也可以是因為不想得失不同立場的顧客。

因《乜代宗師》在深圳拍攝,黃子華

對於《乜代宗師》於深圳拍攝一事,黃子華已經親自出面解釋,在深圳拍攝是因為要降低成本,電影本身是以香港人作為目標,屬其獨資拍攝的作品,並沒有與中國內地的商人合資,固不是「合拍片」。網民對黃子華的批評,很明顯是因為黃子華過往對社會事件均會作出評價,他們對黃子華有比起對一般藝人更大的期望。黃子華拒絕表態,以及到深圳拍電影,之所以觸怒網民,是為建基於期望落差上。

由此我們可以看見,「黃色經濟圈」的發展上並未成熟,是我們不願承認但卻必需承認的事實。《信報》今天刊登了鄭宏泰和陸觀豪所撰的文章《經濟共榮圈:五大條件缺一不成》,兩位作者本身雖對「黃色經濟圈」持反對意見,認為「黃色經濟圈」並不可行,但文章卻清楚地點出「黃色經濟圈」的關鍵問題所在,值得各位有意發展「黃色經濟圈」的香港人參考。於文章中,兩位作者所點出的五大條件包括:

需有核心信念
需有共識約束行為
需有互諒互讓精神
需自力更生,以自給自足為本,不假外求
需自成一隅,物質需求低,與外界交流局限於必需之接觸

於五大條件中,「黃色經濟圈」於第一點和第三點方面明顯問題不大,反暴政運動中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以及「不割席、不分化、不篤灰」已經分別回應了第一點和第三點。第五點基本上與第四點命題上相似,兩者可歸納作討論。

現今的「黃色經濟圈」,問題明顯地出於第二點和第四點上。「黃色經濟圈」由於生成於以「無大台」形成運作的反暴政運動中,要形成共識約束行為,本身就需要極長的時間。在「黃色經濟圈」不斷擴展,參與者愈趨增加之時,自然會可以通過群體的壓力約束彼此間的行為。而「黃色經濟圈」要不斷擴展,需得滿足以上全部五個條件,關鍵點在那呢?很明顯就是落在第四點「自力更生,以自給自足為本,不假外求」上。

「黃色經濟圈」需要如何地做到「自力更生,以自給自足為本,不假外求」呢?筆者認為,關鍵便在於筆者兩週前於文章〈「黃色經濟圈」轉型建基於產業廣泛化〉提及的「產業廣泛化」。「黃色經濟圈」必需跳出零售業和飲食業,發展物流業和製造業,擴闊產業種類,方能不斷擴展和壯大。

就以網上超級市場「光時」為例,「光時」的失敗,不少人已經討論過,其中,「攬炒藝術家」所撰的文章〈光時,光榮引退之時,浴火重生之日〉,對「光時」的敗因分析得相當透徹,值得各位參考。然而,對於「光時」應該如何改變策略以求生存,筆者與「攬炒藝術家」的看法有所不同。筆者認為,「光時」除了改善經營策略和內部管理外,更應該改為先在物流業方面發展,建立屬於自己的團隊,在擁有一定份額的物流業市場佔有率後,才回歸零售業,依靠其物流業上的基礎經營零售業,從而滿足五大條件中的第四點,做到自給自足,不假外求,以防止遭到中共政權所打壓。於滿足了五大條件,「黃色經濟圈」茁壯成長後,原本保持中立者,也會因為「黃色經濟圈」製造的產品質素更良好,提供的物流服務更穩妥,準備的食物味道更吸引,貨架的貨品種類更齊全,而選擇屬「黃色經濟圈」的商戶。

「黃色經濟圈」未因符合五大條件而成形前,甚至乎是「黃色經濟圈」真正成形後,允許中立者的存在,從來都是必要的。「黃色經濟圈」本身既是政治工具,也是經濟工具,但歸根究底也是因為政治原因而成形的。中共精神領袖毛澤東曾經在與胡耀邦對話時,問到胡耀邦政治是甚麽,胡耀邦滔滔不絕地講了一大堆理論,而毛澤東則簡簡單單地歸納出「政治,就是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自己的敵人搞得少少的」。對保持中立者,正確的態度和策略,從來也是要拉攏而不是打擊,是為自己找多個朋友,而不是製造多個敵人。將中立者往死裏打,是一種冒進,一種妄動,對黃色經濟圈有着致命的打擊。所有真正立足香港,希望「黃色經濟圈」得以振興者,對此不可不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