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教科書不會教的事


港人自由日益蠶蝕,蒙難者沉冤待雪,高官和三萬個魔警仍消遙法外,而法律無力,未能令罪犯背上法律責任。只可在個人層面,杯葛魔警及其家屬。可是,眼見不少人竟抱有婦人之仁,假想萬樣掣肘,驚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只淪為一時意興風發,虛張聲勢的口號,痛惡不已!特撰寫此文互勉—在香港重光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港人務必實踐的使命。

杯葛魔警——切斷與魔警及其家屬的社交關係是非暴力、低成本的抗爭手段,連這個也做不到,談何革命?歷史往往記載民主是前人血淚種樹,後人安逸乘涼的保護屏。筆者不是煽惑每人舉起槍桿子,拋頭顱灑熱血。畢竟二十一世紀——科技電子化世代,戰爭早已掙脫舊有的軀殼:不限於血肉之身的對憾,更多的是網絡戰、貨幣戰、太空戰(美軍太空軍成為美國第6獨立軍種,應對中俄威脅)⋯⋯但港人應時刻銘記戰爭意識——只有勝利和失敗。若果失敗,萬劫不復的地獄大門將為我們常開。

當出席有魔警或其伴侶的聚會時,便裝作若無其事,當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如昔日般談笑風生,請想想死傷無數的手足,想想手足的血淚,想想手足的屍體;當舉辦婚宴或其他活動時,對邀請名單感到猶豫不決,請想想屠夫們手握的鐮刀,牙縫泉湧不斷的鮮血,他們還繫著閃光燦燦的金腰帶招搖過市,背地裡對著盤滿砵滿的口袋沾沾自喜,卻竟哭訴自身多苦多委屈,不噁心麼? 恐怕,見到他們還污了眼。

文章一刊出,大概有人說筆者是「鬥黃」,批鬥一些比自己「少黃」的人,分化抗爭者凝聚力,令運動脫離群眾,繼而瓦解崩潰。此言並不適用。

請想想手足的家人和朋友每天承受的悲痛。杯葛魔警及其伴侶的「民間運動」正是最能稍稍安撫港人的錐心之痛。極權政府跟三萬個魔警相輔依賴,唇亡齒寒,沒有魔警甘心情願作暴政工具,槍管對人頭,極權統治還會安然無恙,不被推翻嗎?增加魔警的精神壓力是動搖政權的手段之一。

難道有人會跟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兇手及其家屬稱兄道弟,以「山水有相逢」為由假意往來? 畢竟人畜有別,人禽殊途啊! 至於「破壞多年交情」、「怕得失朋友」的鬼話請省省吧!只是大時大節偶爾敍舊,甚至聚會之日遙遙無期的泛泛之交,交情深至哪兒?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若果是刎頸之交,更應睜開雙眼,看清對方,重新審視彼此關係。

也許,有人會對杯葛魔警家屬甚有微言,認為筆者不能一律蓋棺定論,偏激過頭。香港崇尚婚戀自由,每人享有自由選擇伴侶對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判斷個人修為時,可參考其伴侶質素,不言而喻吧!道不同,不相為謀,價值觀若果真的跟魔警「向左走、向右走」,早便雞犬不寧,離婚收場吧!看!警嫂一邊慎防公開魔警相片和職業,極力維護伴侶私隱,一邊暗「灑恩愛」,在社交媒體打情罵俏,擔當魔警精神後盾。無辜?仰天冷笑一聲!

(筆者只會憐憫那些跟魔警有血緣關係的手足,這類手足不屬杯葛之列,血緣天註定,奈何天意弄人!)

當然,那些媚共親警的家屬是罪加一等。魔警家屬本有「原罪」:他們享用魔警的不義之財如OT錢、魔警宿舍、特權階級的人身保障等。換言之,魔警家屬本是既得利益者,而且比三萬個魔警更易成了國際制裁的漏網之魚。沒有戴罪立功之餘,以實質行動鼓勵魔警金盆洗手,反擔當精神上支持魔警的角色,豈不是罪加一等? 

此外,可能有人會批評筆者是法西斯,宣揚極右暴力,攪動極端民粹情緒,排斥異己,反警仇中,對修補社會撕裂無補於事。不,筆者只是撥亂反正,取中庸之道。

有極右的暴力,自然有極左的暴力。極右的暴力是顯而異見:納粹猶太人集中營、種族隔離政策、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集中營⋯⋯飲血崩心,慘絕人寰——眾人大叫不好。然而,極左的陰險狡詐之處是不顧現實條件亂闖道德高地,卻換來世人掌聲,害得人一命嗚呼也不知所為所事。

例如二戰後,共產主義在亞洲來襲,此時高舉自由人權的旗幟,給低教育水平的華人自決,自然釀成了赤柬統治及中共文革的悲劇。李光耀沒有給新加坡人自由。幸運了,免卻共產主義的人為災難。觀望香港,歸咎於一直以來對中國人的大愛包容:每天150單程證來港團聚、雙非享有香港居留權及福利、屯門大媽色情取酬年復一年⋯⋯香港淪陷絕非一日之寒。若果仍然依舊「大愛包容不歧視」魔警這群罪犯,這種極左的隱形暴力將會殺香港於無形,斷送香港前途。

杯葛魔警及其家屬只是在有名無實的法制外的制衡手段,灌輸作惡者需要負上代價的訊息:與政權同行等於被世界遺棄。這場「民間運動」,人人有責。

附註︰若果喜歡筆者文章,歡迎親臨FB專頁讚好及分享,謝謝支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