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與孩子談修例風波之一】父母不懂溝通 臨床心理學家:接受兩代想法不同,訓練獨立思考


 

70後阿珍(化名)與丈夫育有9歲女兒及7歲兒子,過去半年的社會事件引發兩代張力,令她困擾。雖然家中連同長輩在內都是泛民的支持者,然而小朋友對運動過度熱衷亦令她震驚。阿珍說:「女兒已不再停留於『警察是好人還是壞人』這些提問,而是直接說要打死『死黑警』,對『五大訴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等中英文口號琅琅上口,早前每晚10時在窗口大喊口號,家中牆壁與作業都寫滿訴求。小時候曾經立志要當警察的女兒,現已作180度轉變,於街上遠遠見到警察已會罵『黑警』。同學們在校內玩遊戲,有『黑警』奸角以及『刺客』一角。小學生已會分辨老師是藍絲還是黃絲;他們知道父母的顏色,羨慕朋友仔一家大小去遊行,自己卻不可以。弟弟跟著姐姐,也說要『打死警察』。」

阿珍感嘆:「我感到很困擾,小朋友每次都跟我『撐到行』,我好嬲,會哭,」阿珍說。「我怕他們在街上說這些話,會被人打。那我是否應讓他們在家中發洩,以致他們不用在外面說呢? 如果我禁止他們表達,會否跟政府的壓制一樣適得其反呢?」

阿珍也有不少疑問:「這個政府實在是非常差勁,完全不了解示威者與市民。然而示威一方的做法也換來很大代價,是否值得呢?年輕人的犧牲,最終是否可以換取一些甚麼?還是應該先唸好書,將來再改變社會?我不知道。」

阿珍摯愛的母校於運動中受到破壞,她在子女面前也不禁流淚。本身是教育工作者的她,只能叮囑勇武學生外出要多小心。重重疊疊的身分,卻盡是無奈與困惑。

其他家長亦各自訴說不同的經歷。有小五學生問家人:「你會不會整汽油彈?」然後聲言自己懂得,把家人嚇得半死;有小六生對集會感到非常害怕,住家附近隔一條街有示威人鏈,學生已感到不安嚷著要回家;有初小學生發噩夢、嚎哭,說要申請移民;有小學生每天看新聞後問許多問題:警察何以向消防射催淚彈、黑衣人為何撤離重創的中文大學、何以雙方越趨暴力、如果良心白警拒絕與黑警合作那情況將會如何、為何有人希望《願榮光歸香港》成為「國歌」等。家長有時候,不知如何回答。

持續逾半年的反修例風波,青年情緒起伏,部分人與父母也出現鴻溝,兩代人要坦誠討論社會事件並不容易。美聯社圖片

教育大學副教授兼社群心理健康研究中心總監侯維佳表示,心理學指出,人有假設世界(assumptive world),譬如相信性本善、好人有好報、人可以改變世界等。然而近月社會事件卻非常複雜,好壞界線不清晰,傳媒一方面報道警暴及拍到警察重擊示威者頭部,卻同時報道警察得到特首嘉許;這似乎不是應該出現的結局,令人費解。小學生不懂得解釋、會作出提問;中學生則透過不同渠道尋找答案。這正是心理學所言,當現實跟其世界觀不協調,人必定會尋求解決方法。

雖然備受困擾,不少專家認為,父母可就現在的情況訓練子女獨立思考。

臨床心理學家陳潔冰指出,社會事件是一個很好的訓練獨立思考機會,但父母先要接受子女的想法可能與自己不同。父母可幫助小學生從多角度看不同的報道,譬如影片所見未必是事實的全部。如果中學生認定影片虛假,父母可以反問他如何得知?家長與子女可暫時放下自己的判斷,一同求真、學習平衡。

陳潔冰表示,一般而言,幼兒園學童的提問較為具體(譬如黑衣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周末能否出外遊玩);小學生則問「為何」;中學生會思考抽象的價值(如公義與權力、朋輩間的義氣、社會事與個人學業的取捨等)。青少年有朋輩凝聚力,更覺「埋身」,而且多從網絡尋找資訊,卻未必有能力篩選;大學生思考更抽象,矛盾更大。

「人的偏見促使我們尋找與自己相同的、摒棄不同的,於是偏見越來越大。應該經常問:有沒有相反意見?有否其他角度?易地而處,警察是否面對很大壓力?這樣不是為對方開脫、也毋需將部分人士的不恰當行為合理化,而是嘗試以多一個角度理解事件。」

青少年本身已有一定思考能力,家長可建立討論平台,主動溝通。美聯社圖片

教大侯維佳表示,小朋友是一面鏡,反映父母看法,也受同學與師長的影響。現時15至18歲的青年大部分支持民主活動,朋輩一起出來就是極具意義與魅力的行動,可建立認同、參與感與自我價值。而當人進入聊天室,譬如反警暴的群體,越講只會越憤怒,這正是群體極化(group polarization) 與迴音廊(echo chamber)的作用。因此家長與子女應檢查,哪些是自己曾經看到和思考的、哪些是順從大眾(conformity)的,在有足夠資訊的情況下作知情的決定(informed decision)。

「家長若要與子女溝通,自己先要做功課,黃絲也要看藍絲資訊,相反亦然,更要認識子女觀看的渠道;當然,這個方法對家長要求甚高,需要相當教育程度與時間。否則若每人只看自己想看的,會成為兩條從不相交的平行線。其實各方也需要明白,即使美國政治也需要妥協,否則只會不斷loop(打轉),各自繼續將行動升級。」

香港小童群益會總幹事陳健雄說,青少年本身已有一定思考能力,家長可建立討論平台,與子女共同探討其行動與目標是否相稱、行動有何代價、代價是否相稱等。「譬如去年9月有中學生商討罷課,就是一個學習過程:是否希望透過行動展示立場?有何成本代價?有否難以預期的風險?計劃由中學生自行操作,之後家長可按子女能力再與其討論,透過相近模式思考未來的事情。」

香港青年協會家長全動網家庭生活教育組單位主任凌婉君,與該單位青年工作幹事蕭燦豪認為,兩代均應多看不同資訊,考究其事實根據、前因後果,衡量是否合乎常理,訓練邏輯思考,避免人云亦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