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去台灣觀選後感,談香港


很多人去台灣觀選,我是其中之一,是第一次去, 真的去到哪都遇上香港人。有些人去完以後好興奮可以舉旗喊口號, 也總是有些人說去學習和偷師, 雖然我這麼多年來都沒怎麼看到大家從台灣學了什麼, 感覺不到香港政界質素有怎麼提升過。Anyway我也談談整體上我覺得香港民主派可以學什麼。其實不是這次才看得出來的事,只是這次更認真學習台灣政治,個人得著多了而已。

1. 參選跟抗爭沒有矛盾

看回民進黨團隊由黨外時期到現在,他們也是一邊抗爭一邊組職,有人入監有人支援。他們當然知道當時的選舉是不公平的,他們不會取得多數席位,但他們參選起碼有兩個功用。

一是向政府證明他們有民意支持,所謂沉默大多數並不支持政府,也給予民眾一個機會發聲。而他們有了民意代表身分,政府就不能無視他們,他們也更有身分發聲,爭取話語權。 例如韓國瑜稱自己第一次投票是給後來成為民進黨大老的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因為當時覺得他們太慘了。事情是這樣的:

//林宅血案為1980年2月28日發生於臺灣省議會議員、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位在臺北市住家的一起震驚國內外的兇殺案件。林義雄六十歲的母親游阿妹及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被刺殺身亡,九歲長女林奐均受重傷,此案至今仍未偵破,已成懸案。

林義雄全家福。網絡照片

1980年2月20日,臺灣省議會議員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而被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以叛亂罪起訴,並拘禁於景美軍法看守所候審。

2月28日上午,軍事法庭第一次開調查庭。所有待審的黨外人士的家屬一早就到景美軍事法庭等待旁聽,林的妻子方素敏於中午12點10分許,連續打3次電話回家無人接聽,方拜託林義雄秘書田秋堇回住處,田回到林家發現林的長女林奐均被刺傷趴在床上,田秋堇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田找不到雙胞胎和林義雄的母親游阿妹,欲往地下室時發現昨天還好好的地下室電燈壞了。

救護車到後,林濁水和康寧祥也趕到,田秋堇陪林奐均去醫院。林濁水和康寧祥摸黑到地下室,在地下室樓梯找到游阿妹,但還是沒找到雙胞胎。警方因地下室沒有電燈沒辦法搜找, 而不願下去地下室。一直到警方找來水電工修理電燈後,才在地下室找到已無氣息的雙胞胎[3]。林母游阿­妹被殺,身中十四刀(前胸六刀、後背三刀、右手一刀、左手臂三刀、 頸部一刀),倒斃於地下室樓梯旁;林義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由後背貫穿前胸喪命,而林奐均被刺六刀(前胸一刀深及肺部,後背五刀)重傷。林奐均經急救後脫險。林義雄妻子方素敏因探監而倖免於難。

林義雄長女林奐均獲救送醫。網絡照片

當時所有政治犯以及反對人士之住家和電話都受到政府情治人員嚴密監控,且《美麗島雜誌社》就在林義雄住家樓上,兇手竟能夠在此情況下進入林宅、做案並逃逸,震驚社會。//

//在林奐均手術成功後、 收拾悲傷情緒的林義雄開始為母親和女兒尋找墓地,但是在監視人員阻撓下始終無法尋找理想的墓地。之後警方更在5月 1日於泰山收費站將林義雄拘捕,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法庭以他未認真辦理喪事、違反《違背限制住居規定》為由送至景美軍事看守所。之後林義雄與其他7名遭到逮捕的黨外運動人士繼續接受軍事審判,最終在同年4月被判刑12年有期徒刑。對於人生感到絕望的林義雄在入獄後連續21天沒有飲食,一直到在親友苦勸下才重新進食。林義雄服刑期間,其母親與女兒的遺體一直擺在臺北市立殯儀館而無法安葬。因為冰櫃租金與林奐均醫藥費而面臨生活困境的林義雄妻子方素敏,原本打算將原本住宅出租或出售,但是一時間無法賣掉房屋。之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向全球基督徒發表聲明號召籌款買下房屋。

照片攝於1985年1月1日,林家喪禮。資深攝影師蔡明德拍下林義雄跪地痛哭一幕。

因為眾人幫助下使得家庭生計得以舒緩的方素敏,在林義雄堅持下於1981年8月帶著倖存下來的女兒林奐均前往美國居住以治療身心創傷,並讓女兒在華盛頓州、德薩斯州及加利福尼亞州爾灣等地接受教育。而陷入哀傷的林義雄也停止和妻女的書信往來長達2年,對此他則向親友表示不知道要寫什麼給妻兒。1983年10月,因為沒有林義雄音訊的方素敏獨自返回臺灣,並且在同年12月以無黨籍身分和其他遭到逮捕的黨外運動領導人妻子參加立法委員選舉,並且以12萬多票的第一高票當選成為臺灣省第一選區第四屆增額立法委員,不過短暫擔任1屆立法委員後便退出政壇。// (節錄自維基,因篇幅關係部分細節被刪減)

美麗島事件其他被捕人有陳菊、呂秀蓮、施明德等,辯護律師則有陳水扁、蘇貞昌、謝長廷等,大家應該都聽過,就不一一細列了。後來的野百合學運也有不少學生現在成了民進黨幹部和高官,還有太陽花學運,林飛帆在今次選舉中當了民進黨副秘書長幫忙操盤,賴品妤當選民進黨立委等,這些學運時民進黨都給予支持,都是抗爭跟從政可以互相配合的例子。

第二個功用是爭取資源,進一步發展勢力。台灣選舉,大家經常講地方派系、地區樁腳。資源,不論人力物力,越多越好, 有了才可繼續跟不平衡的體制抗爭,才更有實力在體制內和外共同求變。以前國民黨贏的多,俗稱藍大綠小,可現在變民進黨連贏兩屆,除了靠身分認同,還有扎實的地方經營,深耕細作,從地方議員做到地方首長,累積更多經驗、實力,同時削弱對方的地區實力,再從地方包圍中央。

當然,香港現時沒有普選,政權更替是不可能做到,但議員和抗爭者相配合,體制內外共同施壓,這一點是沒有錯的,也是大家要繼續做的。去年當選的區議員,大家一定要做好服務,將票源穩定下來,同時瓦解過去親中派在地區建立的架構,削弱他們選票,為立法會選舉和將來的區議會選舉保持優勢努力。當然不可忘了協助抗爭者。而有了民意代表身分,有個選票證明民意支持,大家就更有資格向國際社會發聲了。

2. 團結和協調

民進黨派系林立經常內鬥,在台灣是常識,但可能是他們由抗爭者和在野黨起家,他們也會明白再內鬥也好,最大敵人始終是外敵,輸了選舉就內鬥也沒用了,所以它們在2018年地方選舉失利後迅速痛定思痛,重整旗鼓。尤其是無論總統選舉還是立委選舉(三分二議席單單制) 都是分票必敗的,他們更要盡快完成黨內初選和協調,以趕及在選前團結對外。比國民黨更團結,毫無疑問是這兩次選舉中民進黨勝出的一個有效因素。香港下半年的立法會選舉,地區方面應盡快協調好名單,功能組別亦要加強宣傳登記和搶攻。我也知道很難,但希望大家可以放下派系之分做到。

3. 身分認同是不可避免的議題

什麼講經濟民生不講政治,是自欺欺人,完全不要信。當然完全不談經濟民生也是不行的,但政治始終是選舉中必須提,而且可以很有用的,這一點相信大家都明白。所以更加需要加強論述,大家到底目標為何,社會各階層和理非勇武怎麼做,國際戰線又怎樣等等,以及爭取話語權。因為已經打了很多字,加上這問題複雜,不詳細講了。至於甚麼區議會不談政治,區議會不要政治表態,真是叫班官收檔啦,當日全體親中派區議會主席聯署支持送中, 又唔見你班官話政治化。

4. 文宣再靚,主旨更重要

每次台灣大選,香港都有政客組團觀選,回來都說很佩服民進黨的文宣,或者炒熱氣氛的能力。但我始終覺得即使文宣做得漂亮,最重要還是有中心思想是可以打動民眾,符合民意。 文宣當然漂亮是好,但論述內容是什麼,怎樣更有效地傳達意思,或者如何吸引到新支持者,這些也需要檢討。

5. 政黨要給年輕人機會,年輕人亦要加強實力

香港政黨大老文化,擋著年輕人上位,大家都講得多了。但調轉頭,這些年輕人有沒有足夠實力上位呢?有些有,但並非全部。政黨需要給予機會年輕人發展,年輕人也要爭取機會增加自我修養。看回台灣,民進黨的年輕候選人,有顏值也有學歷也有能力,一方面是政黨給機會,另一方面是大家平常增強自我修養。希望來屆立法會選舉也能看到高質素的候選人。政黨要放下成見,年輕人也不要只想著上位,最後候選人是能者居之,大家是覺得值得投而開心地投,不是含淚投。最最最後,別忘了幫助抗爭者。

蔡英文在勝選宣言中多謝年輕人,形容他們是「台灣最美的風景」。美聯社

6. 韓國瑜也不敢屌年輕人票

很多人說蔡英文靠年輕人支持勝選。可是蔡贏韓265萬票,這可能比年輕人票總和還要多,我想是有點誇張了。但在很多拉鋸的立委選區,年輕人票可能真的是關鍵。年輕人因為對政黨沒有忠誠度,投票意向較為飄忽,平常也不太出來投票,但一催出來是有機會成為關鍵票。從長遠看, 老人票可以投你多一兩屆,年輕人卻還可以投多十幾屆,如果有機會還可以選這麼多次,所以趕走年輕人票是只有笨蛋才做,或者是那些保證當選不用面對年輕人的人。即使韓國瑜常常反駁「韓黑」,也不至於說甚麼「放棄年輕人」,還會上網紅節目。蔡英文說要留甚麼給下一代,七娥則怪下一代搞破壞,搞亂上一代「收成期」,還以為兩蚊優惠降至60歲就可以平息民憤,真是學人講「慳D啦」。

當然幹話台灣也有人會講,就好像一堆韓粉說「如果蔡英文當選會移民」。我就覺得,奇怪勒,蔡英文不是四年前就當選了嗎,你移民要等到何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