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左右存留的香港戰後影業(一):左派的軟進路


【撰文:山山】
 
隨著美、蘇冷戰的展開,香港的英國殖民地政府於1951年宣佈實施在大陸邊境的封閉令,翌年更把10位左派影人遞解出境,這是否標誌著左派電影從此絕跡香城?
 
根據麥欣恩在《香港電影與新加坡:冷戰時代星港文化連繫1950-1965》一書中指出,中國共產黨對國內文藝的滲透早始於黨成立的1920年代,至1933年更建立地下電影小組,亦開始南下香港。1949年5月,即中共尚未取得整個國家的政權時,在周恩來指示下已在香港成立南國影業公司。

礙於英國同屬美國的冷戰陣營,除了公開驅逐在香港的左派影人外,還在1953年頒佈電影檢查管制條例,以致大部分國產電影受嚴格檢制不能在香港上映。舉凡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國歌、國徽或中國領導人的面貌等,皆在被禁之列。
 
那麼,左派影業是否在香港從此一蹶不振?它如何在禁制之風中存活?
 
試看其後以中共資本在香港成立的左派電影公司:長城、鳳凰、新聯,便可知左派影業如何因應環境在港得以存留。這些新公司雖然直屬中國外事部門,由周恩來直接過問,但是,拍攝的電影卻不似國內影片以高姿態宣掦無產階級思想,而是採用潛移默化的方式傳遞軟信息。
 
與此同時,親台灣國民黨的在港右派「自由影人」,則在1953年成立「港九影劇從業員自由工會」(簡稱自由總會),經費大部分來自台灣新聞局。香港影片要在台灣放映,必須向自由總會申請。故此,為了維持港產片在台灣的市場,香港的電影龍頭邵氏和電懋(即後期的國泰)皆與自由總會關係密切。

那麼,左派及右派電影公司是否會因意識型態的分歧,一個志在統戰,一個決反統戰,而水火不容?然而,正正因為香港處於言論思想受箝制的兩岸之間,其相對自由空間令兩派的對立沒有那麼僵化,以致左派電影不會太左,右派也多講求寫實。

更有趣的,便是左、右兩派甚至還會暗中合作。例如鳳凰出品的電影會賣給邵氏,長城的會售予電懋。電懋的著名導演易文,便曾為長城公司編寫電影劇本《孽海花》

《孽海花》劇照。中文電影資料庫

然而,英國殖民政府在星馬,卻強硬抵制任何共產黨活動,剿共毫不留情。不分類別的電影在星馬地區的戲院放映前,都要先播放政府規定的政治宣傳片。為何同屬英國殖民管治的星馬與香港,在應對共黨勢力時,卻有天淵之別?(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