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想念旅居台灣和國外的手足同胞


看了電影《1917:逆戰救兵》,情節雖然緊湊但沒有太多震撼的地方,也沒有激烈的戰爭場面,而是像一個歷盡滄桑的老人跟我們訴說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一個故事。可是當看到由George MacKay 飾演的下士Lance Corporal Schofield在受傷後,慢慢走近響起沒有音樂伴著歌聲的樹林時,整個人的情緒也隨著他在那個時空凝固了——想起了旅居和移民國外的香港手足同胞。

《1917:逆戰救兵》劇照。

那首插曲《Wayfaring Stranger》唱出了身在國外而心在家園的抗爭者心聲,充滿著滄桑、無奈與期盼。那一刻想起了在過去7個月抗爭運動中,離開美麗家園的他們,在外面面對新生活的挑戰,忍受著空虛和孤單。歌詞是這樣說的:

I am a poor wayfaring stranger
Travelling through this world of woe
And there's no sickness, no toil or danger
In that fair land to which I go...
I know dark clouds will gather round me
I know my way will be rough and steep
But golden fields lie out before me
Where all the saints their vigils keep…

很多人說香港是福地,可是香港人卻基本上是命苦的。很多上一代的香港人在解放和文革後逃離大陸到香港,吃了不少苦頭終於安頓下來,為建立新生活而努力。本以為世世代代可以在這片福地安居樂業,可是到80年代初中共提出收回香港。

當年的香港人希望大陸繼續讓英國租地下去。但當《中英聯合聲明》在1984年簽訂後,香港的命運從此蓋棺定論。雖然鄧小平保證「舞照跳、馬照跑」,但不少香港人信倪匡說的——共產黨信不過,因為他們沒口齒。於是很多有能力、有門路的香港人舉家移民到加拿大、澳洲、新西蘭等民主國家。

倪匡的話應驗了……

無論是旅居或者是移居國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俗語說:「人離鄉賤」。本來在自己的家園是majority,但在人家的國家便是minority。上一輩移居國外的中國人都很難融入社會,因為不管是語言、文化和生活習慣都跟出生地不同;人生路不熟,非常彷徨。很多移民國外的華僑都喜歡老了便回到自己的家鄉;出身地就是一種情意結。

第一代移民一定犧牲很多,第二、第三代會比較好,因為他們已經融入社會,美國人愛看Super Bowl,子孫也愛看;澳洲人愛看Rugby,子孫也愛看。那麼,移民到民主國家值得嗎?

絕對值得!因為民主自由比什麼都重要,比什麼都珍貴。不喜歡特朗普,覺得他太霸道嗎?沒問題,可以用手上的一票在今年把他拉下台。不喜歡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救史上最大的山火不力嗎?沒問題,可以在2022年聯邦大選時把他拉下來。不喜歡假「一國兩制」嗎?台灣人民用差不多八百二十萬票向大陸說不。

香港可以嗎?你說呢?

所以為了未來,為了下一代,忍受暫時的孤獨和空虛是值得的。在語言和生活習慣上,移居台灣確實比較好。很感激一些善心人例如黃國桐律師,幫助去了台灣的抗爭者。旅居台灣或者移居國外的同胞也不要忐忑,你們的選擇絕對沒錯。不要對極權政府有存幻想,因為他們不會放棄利益。

所以已經在台灣和國外的同胞不要自責,正如張艾嘉唱的《愛的代價》裡說「走吧」。不過,千萬不要內疚覺得自己是逃兵。其實在國外也一樣可以用不同渠道和方法支援幫助香港的抗爭者,孫中山不也是靠華僑的幫助推翻滿清政府嗎?

走吧 走吧 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走吧 走吧 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
走吧 走吧 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