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察犯罪學:為什麼香港警察這麼無恥?


【撰文:海熊】

反送中運動爆發七個月來,相信大部分市民心中都有很多疑問。為什麼香港警察這麼無恥?為什麼明明濫暴濫權證據確鑿,圖文並茂,卻拒絕承認錯誤?為什麼在超過七成的市民強烈要求下,仍然拒絕讓獨立調查委員會來還他們一個「清白」?

由反逃犯條例修訂,演變成反警暴,香港警察可以如此無恥,相信香港市民也始料不及。

誠然,香港警察這獨特情況,政治因素佔了相當的比重。林鄭月娥政府並非民選產生,並無得到香港人授權,這政權本身就毫無合法性,只能依靠「三萬警力」的強制暴力來維持統治,故香港警察將自己視作林鄭政權的「定海神針」。也有分析認為反送中運動爆發後,特首的權力早已被架空,心急如焚的中國政府直接指揮香港警察鎮壓運動。自恃為特首的「大靠山」,又可直接向特首的上級負責,所謂「水鬼升城隍」,香港警察自然是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看林志偉指斥張建忠的態度和受訪時指點江山的嘴臉,就知道要香港警察「認衰仔」,顯然不是易事。

但隨此之外,香港警察的濫暴濫權,也可以從犯罪學及心理學的角度去分析,因縱觀全球,警暴是不少國家也面對的問題,警察心理上也有著相近的特點。當差超過22年,後成為犯罪學教授的艾巴切(James F. Albrecht)分析警暴,認為濫暴警員可能天生就有某種生理缺憾,令他們能毫無愧疚感地對他人身體施行懲罰,另外也可能在成長過程中接觸暴力或受到身體虐待,從而「學習」到對他人身體施暴是可接受的。有濫暴傾向的人一旦進入警隊,就有渠道把這種「潛能」釋放出來,對市民人身安全構成重大威脅。

既然警員濫暴的因子早就埋藏在警隊中,並且已全面爆發,為何警隊仍然是矢口否認、死不悔改呢?艾巴切認為根據犯罪學的「中立化理論」,濫暴警員都喜歡正當化自己違法和不被社會接受的行為,將「把犯人繩之於法」的使命感作為擋箭牌,拒絕承認任何個人責任及對受害人造成的傷痛。香港警察至今拒絕接受任何警暴指控,持續把違法違規的警暴正當化為可凌駕一切法理的「止暴制亂」,甚至恐嚇要控告挺身指證的受害人,就是一個絕佳的寫照。

從整體來看,警隊「警警相衛」的文化也是警隊恬不知恥的重要原因。由於警員害怕揭發警暴會影響仕途和受到同袍排擠,高層則害怕警暴曝光會令警隊蒙羞,是故警隊上下都會建立一種「沉默的規則」,不會主動調查或報告濫權濫暴問題,也不會配合內部或外部針對警隊問題的調查。另一名曾當差多年的犯罪學教授湯馬士(David J. Thomas),更進一步指出警隊本身就是一個封閉的次文化,對事物有固定獨有的看法,而警隊期望服從、講究集體思考的運作模式,逼使所有警員必須透過相同的世界觀來發展凝聚力,可謂一種極為嚴格的洗腦文化。

理應保護市民的執法者,變得無法無天、為所欲為,是對法治極大的傷害。面對無恥的香港警察,調查警暴和追究責任固然不易,但為彰顯公義和捍衛法治,這是我們香港人必須打的一場仗,而且必定要堅持下去,才會看到曙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