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白色恐怖受害人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日前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論壇上自稱是白色恐怖受害人,已有眾多評論訝異於她的無知、憂心她當選後的言論自由空間,我便毋須多言,只想讓實例說話。

我第一次感受到白色恐怖是在唸大專的時候,那時班裡有一位從中國移民來港多年的女同學,某天,我與她在灣仔街頭邊走邊談,也忘了之前在談著什麼,但她在回話之前,神色緊張地向左右兩邊看了看,才小聲地跟我說:「國民黨 ……」。我暗笑她的傻,便安慰她說,香港很自由,說什麼都可以,「蔣匪矮鄧」都有報紙寫,不用怕。可惜我的話起不了多大作用,反而讓她更緊張,她把手指放在唇上示意我不要這樣說,然後以一句「你不會明白的」結束那次談話。那時正流行傷痕文學,閱讀《天讎》等書加深了一點我對中國文革的認識,但親身感受十年浩劫在朋友身上留下的陰影,仍使我納悶:究竟當權者對他們做了什麼,讓這些曾受統治的人事隔多年、身處自由之地仍減不了那份恐懼?!

過不了多久,香港前途談判快要塵埃落定時,她便退學,舉家移民加拿大去了,為的只是不想再次落入那個逼得她連「國民黨」三個字也不敢高談闊論的政權。

畢業後當了記者,耳聞目睹更多人在專制政權下壓抑自己喜好自由的天性,他們縱使已移居香港,偶因發乎正義感或誤墮中國的言論禁區而在內地受刑,回港後也不願再停留,迅速移居他鄉,1989年在上海參與學運而被囚的姚勇戰,以及因披露中國金融和經濟信息而被控竊取國家機密的《明報》前記者席揚都是典型的例子,他們二人釋放回港後,分別移居美國和加拿大。我更認識一些有類似經驗的人,移居外國後,不再踏足香港,連家人也不探望,生怕入境後會被送回內地。

這些長期在鐵蹄下生活的人,「橘越淮而枳」未必適用在他們身上,他們居港後仍是不改隱忍的習性,縱有不滿仍不敢「高調」表達,而所謂高調,也只是發公開信、開記者會而已,他們生怕一旦高調,會惹來報復或牽連更多人,看看劉霞娘家在她丈夫劉曉波受罪後的遭遇,你也不能怪他們太怕事。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會被白色恐怖控制,堅持抗爭和不平鳴的人還是不在少數,可是誰又知道寒蟬效應有多廣多深?正因白色恐怖的影響和遺害難以測度,最根本的做法是要確保我們繼續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美國總統羅斯福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呼籲盟軍尊重的四種自由之一,而人人平等地享有這些自由的精神,其後成為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宣言的基礎。由此可見,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其他人權自由也甭談了!

這是二戰時四種自由系列有關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的油畫。網上照片
美國總統羅斯福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呼籲盟軍尊重的四種自由。網上照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