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群醫堅拒洗手的勸喻?


【撰文:言而】
 
醫生也不願意洗手?
 
對,在歐洲十九世紀中葉,有著名學府和大醫院的主管醫師不但拒絕洗手,還對發出這呼籲的年輕醫生群起而攻之,甚至其他醫護人員也不肯配合,最終,這名醫生被送到精神病院,猝然而死!
 
這位鬱鬱而終的醫生名曰史模懷斯(Ignác Semmelweis),在匈牙利出生並在奧大利維也納醫院當産科醫生,根據耶魯大學外科及醫學史教授Shermain B. Nuland 所著的《洗手戰疫》(The Doctor's Plague),史醫生察覺他那時的醫療界發生了奇怪的現象,就是在家由接生婆(即現稱助產護,midwife)接生的婦女遠比在醫院由醫生負責,患上產後致命的產褥熱(puerperal fever)為低,為何這些產婦會喪命於受過比接生婆更嚴格訓練的專業醫生之手?

史模懷斯醫生畫像。照片來源:pinterauctions.com

産褥病在歐美各國也相當普遍,各國名醫爭相提出患病的原因,雖然現在聽來實在荒謬無比。例如在解剖因產褥熱而死的病者時,屍身會流出白色的液體(其實是發炎的膿液),故此有理論認為是母乳由經血轉移而來,也有認為替患者放血便可以治療。
 
產褥熱的成因其實是陰道的細菌感染,但是我們要明白,這時期尚未發明顯微鏡,故醫學界並未有具體細菌的概念。
 
史醫生本身當然也未知何謂細菌,但他發覺到一樣重要的環境相關因素,就是早上大部分產科醫生在解剖了屍體究研究死因後,才再到產房工作,有時衣服也沒有換,便徒手檢查產婦的下體,結果患產褥熱的機率非常高,出生後的嬰兒也很快夭折。而且,那些因產褥熱而死的產婦,體內器官都潰瘍流膿,有如腐屍般惡臭。
 
史醫生於是推論必是與醫生的操作流程有關,很有可能是一些東西從解剖房走了出來,於是他提議所有人入產房前,都要用漂白水(chloride of lime)洗手,實行後果然減低了患產褥熱的人數。那麼,史醫生豈不是產婦和初生嬰兒的救星,又受到醫護界的感激?
 
今天看來原因當然很直接,就是死屍的細菌隨著醫生解剖的手,通過他們檢查產婦的下體而走進她們體內,也因此感染了胎兒。
 
可是,在當時的醫學界尚未明白細菌的存在,因此,當史醫生指出和醫生的流程有關時,立即引起醫療界的大怒,特別是那些醫學權威和史醫生的上司,認為是挑戰他們過去所指出的病因,其他醫生也痛恨他把死因歸咎同業的失誤,後來連護士甚至清潔員工都陽奉陰違。也因為仍未有顯微鏡證實細菌的存在,麥醫生的防禦方法更受攻擊為缺乏科學性,雖然其時的應對措施也不見得更具科學性。
 
成為眾矢之的之史醫生,最後,在醫護界長期的唾棄及對抗下,精神受到極度困擾而終致被送到精神病院,十多天後便離世。
 
即使當時醫學知識有限,縱然洗一下手無傷大雅,然而,醫療先驅和自命專才的醫生卻因為面子問題,錯過了避免產婦大量死亡的機會。其實,史醫生所身處的時代背境,正好解釋了背後的更大遠因,那時正值席捲歐洲的革命時代:1848革命潮,新生代不滿仍是極權的各地王族朝廷,自由派思想衝擊著保守派。
 
史醫生所屬的奧大利匈牙利帝國正陷於這種對立面,縮小到那時的醫療界,便是少壯派挑戰元老派,支持帝王制度的上級面對勇於打破僵化的年輕醫生,死抓傳統醫學理論的老醫師強壓提出新方法的創新者。不幸地,這種拉鋸,卻犧牲了病人甚至救星自己的的生命。

維也納醫學大學獲贈史模懷斯醫生雕像,記念他二百歲冥壽。照片來源:semmelweis.hu
 

刻下全球受武漢肺炎所威脅,有些國家竟然為面子隱瞞疫情,有高官為討好主子拒絕設立防禦措施,封鎖邊境,甚至一度不贊成全民帶口罩,部分醫療界高層為迎合不負責任的政權,竟倒向認同罔顧市民生死的政策。這些現象的背後,豈不是如史醫生的世代,極權政治凌駕追求真相的民眾,新生代挑戰死撐面子的迂腐上層?
 
不洗手,不封城,豈不如出一轍?歷史無新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