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士後聲言建立傳染病中港通報機制 17年後武漢肺炎 衛生署與網民同日知悉


 

2003年沙士,疫情於2月下旬由廣東蔓延至香港,然後是社區爆發最終1755人染病,299人被奪去生命。沙士血的教訓是粵港兩地缺乏傳染病疫情通報機制。根據2003年10月的專家報告指,香港政府當年2月10日留意到媒體有關廣東爆發「怪病」的報道後,曾致電廣州市衛生防疫站的衛生官員和廣東省衛生廳廳長,但聯絡不上,其後再試過傳真和打電話,均不獲回覆,最後要向北京衛生部求助。沙士後,港府先後與廣東省衛生部門、澳門衛生局、中國國家衛健委設立通報機制。

17年過去,湖北省武漢市爆發「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中港通報機制可有發揮作用?港府今次可有及早取得疫情通報訊息?港府可有主動權索更多詳情?香港食衛局及衛生署掌握的資訊,是否比香港市民更多?

衛生署回覆眾新聞就武漢肺炎爆發的通報機制查詢時表示:「衛生防護中心自去年12月31日收到國家衛健委通報內地湖北省武漢市出現肺炎病例群組個案後,一直與國家衛健委保持緊密聯絡,以取得進一步的資料及了解最新情況。」12月31日是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新聞稿,將疫情公告天下的首天,換言之,特區政府並沒有比香港人及世界各地的網民更早獲得通報。此外,中方研究人員近日的文獻披露,病人最早發病是在去年12月1日,而港府一直沒有向港人披露過這個訊息。

林鄭月娥(前)、陳肇始(後)兩人,被批評領導防疫工作後知後覺。EYEPRESS圖片

2003年沙士疫情過後,多方進行調查檢討,醫管局、立法會政府分別交出報告。醫管局報告聚焦本港醫療體制;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政府在處理沙士危機中的表現和責任;政府另委任了11名醫學專家組成委員會,檢討政府控制疫情的工作及醫療體制。三份報告分別提出一些改善建議,其中以專家報告就跨境疫情通報所作出的建議最具體,專家成員包括時任香港大學內科學系教授楊紫芝、時任中國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長鍾南山等。

268頁的專家報告其中一個章節是「珠江三角洲地區之內以及國際的協作」,除了指出本港衛生部門應與廣東省、以至整個珠江三角洲地區,建立緊密聯繫,報告並提出要與北京衛生部就傳染病事宜,建立更緊密合作關係。

報告寫道:「在中國內地,各省向北京衛生部滙報傳染病事件,因此北京要能夠把有關傳染病爆發及疾病事故的重要資料迅速地向其他省及特別行政區發放,對控制傳染病至為重要......有關情報應包括各省搜集的日常監察數據,以及預警有可能發生的嚴重事故,例如可能會蔓延至其他省或國家的疾病。」

專家委員會又在報告表示,知悉廣東省衛生當局早在2003年1月23日完成了一份沙士的專家調查報告,內容對控制及預防疾病決策至為重要,但由於報告只供有限度傳閱,包括香港在內的外界未有得到預先警告,故未能及早防範疫症。

沙士奪去299人生命,包括8名醫護人員殉職。美聯社

港府在沙士時,與廣東省及澳門建立直接的傳染病通報機制;廣東省以外的中國大陸省市,則要等省市通報中央後,再由中央通報港、澳。2003年4至5月沙士爆發期間,港府與廣東省、澳門設立通報機制,立法會文件顯示,內容包括每月交換須呈報疾病的資料;迅速互相通報突然爆發多宗性質未明或影響公眾健康的傳染病資料;設立機制供三地衛生當局進行點對點溝通;安排互訪和短期交流活動。但有關通報機制不包括廣東省以外的其他省市。

2005年,港府與前國家衛生部(現國家衛健委)及澳門庭會文化司簽署《關於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機制的合作協議》,2018年續簽。有關協議全文未有公開,本港衛生署表示:「合作範圍包括: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和傳染病疫情的信息通報,應急處置的協調聯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的技術、培訓及科研等方面的合作和交流。」

今次武漢肺炎源頭並非在廣東省,港府沒有跟今次疫情主角湖北武漢建立「每月交換須呈報疾病資料」等機制,港府如何獲悉爆發?

武漢發燒門診外,穿著全副防護裝備的醫護人員。美聯社

從國家衛健委知悉,民眾也在同日讀到新聞

眾新聞向食物及衛生局查詢,港府最早於何時、從甚麼渠道取得武漢肺炎相關資訊;以及港府是否留意到武漢市衛健委的疫情通報後,才聯絡國家衛健委。衛生署回覆:「衛生防護中心自去年12月31日收到國家衛健委通報內地湖北省武漢市出現肺炎病例群組個案後,一直與國家衛健委保持緊密聯絡,以取得進一步的資料及了解最新情況。」換言之,港府在12月31日之前不曾獲得任何關於疫情的資訊。資料顯示,武漢市衛健委,在當天下午1時38分於網站公布疫情;港府下午5時55分發新聞稿,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晚上9時見記者,均沒有提供武漢市衛健委新聞稿以外更多的資訊。

早有12月31日前一天、12月30日,網上流傳一份由武漢市衛健委發出的《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並有8名醫護人員因透露疫情資訊被指造謠。根據中國研究人員撰寫並刊登在醫學期刊《刺針》的研究報告指,首宗病例在12月1日發病。究竟國家衛健委在12月31日,向港府提供了甚麼資訊?港府可有被蒙在鼓裏?有沒有全盤向港人說出所知詳情?港府有沒有嘗試過主動爭取獲更多內容?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泌尿外科醫生郭家麒認為:「2003年之後香港同大陸的傳染病互通機制,表面上係有嘅。但個機制喺今次有無發揮效力呢?我睇唔到囉。最簡單一樣嘢,當大陸政府去公布呢個病毒嘅基因圖譜時,香港都唔知,係大陸放咗上世衛嘅網頁,叫人自己搵。所有消息,我睇到特區那班官員,包括陳肇始、衛生署長(陳漢儀),都好似喺夢中,佢哋無任何一個方法攞到直接嘅國內通知或者最新疫情。」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泌尿外科醫生郭家麒。港台圖片

中國變強國,傳染病通報沒進步

沙士之後,中國在2003年5月7日通過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第20條要求醫療衛生機構發現「發生或者可能發生傳染病暴發、流行的事件」,應上報縣級衛生部門,層層上報,應在不多於9小時內上達國家衛健委。第24條更鼓勵舉報突發事件:「對舉報突發事件有功的單位和個人,縣級以上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應當予以獎勵。」今次疫情,首宗病例出現在12月1日,而首則官方公布的疫情資訊,卻是在12月31日。

郭家麒指:「基本上呢個疫情,我唔知道邊個開始隱瞞。武漢市市長周先旺都出咗嚟,湖北省省長(王曉東)亦都自己出咗嚟。周先旺講咗,呢件事有不足嘅地方,但佢無講清楚係隱瞞定抑或封城,總之話自己唔啱,究竟係政治姿態抑或真心話自己錯呢,我真係唔知。而家個問題出現咗,究竟係武漢隱瞞、湖北隱瞞抑或中央隱瞞,唔知。中國大陸訊息係好封閉,基本上無人知道個流程係點,外公布裡面,佢冇講過喺邊一日武漢市政府通報全國。」

郭續說,資訊封閉是「累死中國自己嘅最大原因」,因為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貿易、航班數量、旅客人流都是發達國家的水平,但訊息通報仍是第三國水平。「點解伊波拉無咁大件事呢?無人封西非,因為西非都唔通全世界、啲人又唔會去西非,佢都唔使ban,啲人都唔去。中國大陸每日人流數以萬計,病毒就隨著呢啲人流通往全世界,造成今日點解被全世界禁或者將會禁,因為佢哋無法子信任中國大陸個訊息系統。」

沙士距今17年,當年的中國與今天的強國出現了很大變化,但在傳染病通報上,卻沒見進步。

在雲南機場,有旅客用膠袋包住全家人。Twitter

郭家麒說:「其實2003之後,我自己2004年喺立法會工作到而家(2008至2012年度除外),我當時一睇(立法會沙士報告)我都笑笑口,難聽啲,佢話同中國大陸有一個直接嘅機制,問題係中國大陸嘅直接機制,邊個按制係你管唔到。」他續指,衛健委內設有黨委書記,以黨利益行先,沒有黨的首肯不會發布消息。「全世界嘅CDC(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出news,佢會知會老細一聲但唔會等佢覆,唔使permission嘅,因為CDC係independent,美國係,英國都係,唔使請示總統、首相。」

郭家麒續稱:「唯一就係香港所有嘢似乎都係跟住大陸政府,譬如當武漢主動封城,特區政府之後話我哋而家封。第二個例子就係,當大陸政府話要停港澳自由行,特區政府之後出來話我哋而家停自由行。香港係衰過東南亞國家,東南亞國家唔係直接受中國威脅,因為佢無同香港一樣咁多人流。香港最多中國人流,最大傷害係香港。俗啲講,中國唔當香港係嘢,所以那些溝通、消息唔會比人哋早知,所有政策亦都唔會比人早得悉,亦都唔會期望佢(林鄭)會保護關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