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尋找他鄉的口罩     


【撰文:黃容】

1月19號從香港飛高雄與家人渡新歲之際,香港疫情未出現社區爆發,懷疑個案未過百,不少人認為疫情仍燒不著屁股,但我對疫情從來未有樂觀過,抵高雄翌日,馬上跑到大賣場搜購口罩,當時貨物仍充足,隨手取了兩大盒,一盒二百個,準備一盒帶回香港,另一盒給留台家人用。

過了4個晚上,1月22日,習近平對疫情發表講話,公眾進一步認知國內疫情不簡單,更有KOL解讀為疫情爆發己到了失控階段;當日,四面八方的朋友託付幫忙帶口罩回港,本來手上有兩百個,心想繼續到不同的大賣場「搜刮」便是了,不料回頭己是一罩難求了。

所幸高雄市面仍有散裝口罩發售,如5個一包,10個一包等,跑了幾家超商,總共掃了一百多兩百個;之後去了台北、花蓮等城市,所有相關防護清潔消毒用品的貨架幾乎全被清空。

縱使買不到更多,扣掉本身所需,剩至少二百多三百個,或寄或帶足可解身邊不少人的燃眉之急,自忖好在夠醒目。

年還沒過完,1月23日,台灣財政部關務署宣佈,由翌日起,為優先供應台灣境內防疫需要,禁止口罩出境,我不禁喊了一句「天啊」,如此下來,在疫情加緊;口罩數量變財富指數的荒誕笑話底下,也不知道心焦如焚、等我回去的朋友們該如何是好,但仍心存僥倖,想說統統由自己帶出境便是了。後再看清楚公告:每人帶出境的口罩限量五盒(二百五十個),供旅客自己使用。

真是無語問蒼天,儘管一個人的力量是多麼渺少,本著能做就做的原則,卻是天不從人願,本來就幫不上甚麼大忙,結果連那一丁點兒,也幫不上。

剩下可做的只有上網尋找不同口罩供應商,兩個多小時內試過泰國、日本、韓國,加拿大甚至美國,要嘛價錢很高要嘛是貨己沽清,若非台灣禁止口罩出口,確是購得口罩的一個最便利途徑。

台灣人對政府的做法很是自豪,雖然在台灣仍一度出現搶購口罩潮,但自從政府宣佈定量供應的消息後,市面氣氛己不如前緊張,一位台灣朋友沉重的請香港人體諒台灣這項措施,我表示完全理解,對人家有個負責任愛護人民的政府,除了羡慕便無別的。

保護自己國民本來就是政府的首要任務,港共政府在這場疫情中為香港人做了甚麼?在我而言,這個政府做了唯一一件非常突出的事情,就是讓自己和身邊無數原本溫文相當的朋友滿口髒話,「仆X冚家X」變成口頭語。

說髒話當然沒有用,眼看著別國如何執行撤僑、檢疫、封關等真正的「防疫措施」,在在都是以本國人民福祉為最大依歸,光是在台灣,每人每日可以在超商限購三個口罩,雖然每天得去買,至少確保不會像我們這顆曾經閃閃發亮的東方之珠那樣無罩用。在香港的私人醫院也鬧口罩慌的同時,台灣的私家醫院或診所透過醫師公會集體訂購,儘管限量也確保醫護人員有罩用。

台灣私家醫院或診所透過醫師公會集體訂購。照片中筆者提供
醫師公會到貨充足,大家不用擔心。照片中筆者提供

港共政府的不作為,可以預見只會加劇民眾的恐慌情緒,口罩將愈搶愈烈;疫情升溫,我們的醫護人員得寫下遺書,走入傳染病房,聽候這場人禍帶給他們不可知的未來;成立不到三個月的醫護工會被迫走上陌生的戰場,以罷工作手段請林鄭封關,工會代表在「封關救港」的記者會上反覆被問到:你們怕不怕秋後算帳?聽後我想到內地公民記者陳秋實以身犯險,進入疫區採訪,他在Youtube影片上所說的:「我連死都不怕了,還怕你共產黨嗎?」

作為香港人是否只有任人宰割一途?我想不是的,就像過去七個月以來的反送中反警暴運動;香港人沒槍炮沒權貴庇蔭,有的是良知驅動的自救精神。

在替香港友人搜購口罩期間,很多人無私的來幫忙,一位朋友由於受託於我,照顧部份手上只剩幾個口罩的老人家,竟企圖將自己手上為數不多的口罩送贈;作為留台「避疫」的我對此實在羞愧不堪,唯盼此等人間有情的風景,能為當下正因港共政府所作惡行而心寒的你我,帶來片刻溫暖。天佑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