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武漢肺炎大爆發】醫療從業員一家三口中招 武漢所有指定醫院都滿了 8成病人每天街上奔波


武漢一個會議中心改為臨時醫院,圖為工作人員在安排床位。美聯社

《德國之聲》訪問一名居住武漢、化名「羅倫斯」的醫療從業人員,講述當地在武漢肺炎擴散之際的醫療及民生情況。羅倫斯表示,武漢所有指定治療新冠病毒的醫院都滿了。排隊的環境下,全都是咳嗽病人,「如果你是一個健康的人,長期會曝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中。我爸跟我媽都確診陽性」。

在這篇題為〈專訪:疫情擴散之際,我們只能自救〉訪問中,羅倫斯說,武漢政府與中國政府在處理疫情上肯定是很糟糕。因為一開始就封鎖消息及公布「不會人傳人」。很多年紀大的人,比較相信新聞上說的東西,便很掉以輕心的出去參加社交活動,結果很大一批老年人便感染。

他說,現在最新方針,是把所有疑似與患者集中在酒店房間。但是,這方案可能只是政府想管控人員流動,並不是有人力把所有隔離的人做醫療服務。

〈專訪:疫情擴散之際,我們只能自救〉全文如下:

德國之聲:武漢封城至今已超過兩周,可以請您敘述一下您帶家人到醫院就診時目睹的情景嗎?

羅倫斯:武漢所有指定治療新冠病毒的醫院都滿了,沒有指定的門診也很多人。每天基本上需要排幾個小時的隊,才能有醫生協助檢查。整個科排隊的環境中,全部都是咳嗽的病人。如果你是一個健康的人,長期會曝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中。我爸跟我媽都確診陽性了。

我們一開始是去同濟醫院,醫護人員基本上都有合格裝備。但是,環境是非常差的,因為所有注射、抽血跟等待檢查的病人全部都在一個小房間內。醫護人員全副武裝的在裏面抽血打針,他們完全沒有把病人隔開。武漢第六醫院也是非常多病情嚴重的病人躺在那邊接受注射或是吸氧,其他人都在排隊等著給醫生看。排隊時,有些病情嚴重的老年人邊等邊哭。

基本上,病人得不到有效救助,而醫院病床也都是滿的,所以也無法讓病情嚴重的病人住院治療。他主要是開點藥,讓你回家繼續隔離。如果是你排很久讓醫生打針的話,醫院的態度也是比較推托。即便確診了,醫院也不會給每個人都開確診。有些人會開個CT給你,即便CT顯示肺部已經感染,不是每個人都能做核酸檢測,而做核酸檢測也要排隊。

這個核酸的檢測是一個非常容易暴露病毒的過程。醫生都有防護,但是病人取樣的時候是需要一個一個排隊,在零防護的情況下接受檢查。那這個零防護的病人有很大機率吸入前一個病人所產生的氣溶膠,也相對把病毒吸進去。 所以如果他是一個健康的人,他如果排在一個病人的後面,他很可能就會感染病毒。因為在取試紙的時候是不能戴口罩的。所有的醫院都沒有合格的環境可以取這個樣體。

德國之聲:過去幾周武漢及湖北省各地不斷傳出醫療物資短缺的情況,但也看到中國各省不斷運送物資到武漢。 請問目前物資短缺的狀況有所改善了嗎?

羅倫斯:民眾一般還是買不到口罩、消毒酒精等醫療防護的器具,而醫院也是非常緊張的。目前主要有一部份的捐贈物資到位了,所以醫院的情況稍微好一點,但也不可能按照正規流程,三四個小時就換口罩,6到8個小時換防護服。 現在物資無法讓他們達到這樣的情況。 很多醫護人員都連續工作八個小時,而八個小時內整套裝備都換不了。 湖北周邊其他的鄉鎮物資都更緊缺,幾乎所有的縣市都告急,不斷呼籲外界提供協助。

德國之聲:目前各界對於中國政府公布的確診及死亡數字仍存有一些疑問。從你的觀察,武漢當地目前的確診及死亡數字是比中國政府所公布的高出許多嗎?

羅倫斯:我認為目前的確診案例跟死亡案例肯定高出很多。每個病人到發燒門診排隊,但他只是排隊做CT檢查,但CT檢查不能作為確診依據的。而他們就被安排回家了。他們還要去排隊做核酸檢查,做了核酸檢查後,才可以真的確診是否得了新型冠狀病毒。如果沒有做核酸檢查的話,即便有肺部感染或因病情嚴重死亡的案例,都不會依照新型冠狀病毒來確診。你必須做核酸檢測後,才會視為確診病人。

我父親做了核酸檢測後,被鑑定為確診病人,但是具體上報了沒有也不清楚。我母親做了CT但沒有做核酸檢測,所以她的情況肯定不會算進確診案例。死亡病人也是一樣的。有可能是肺部感染引起別的併發症,那醫院也不會將那個案例算為是新型冠狀病毒致死的病例。

目前家裏沒有私家車的病人,只能靠小區內的一兩台出租車或是自願者的車到醫院。120專線已經無法負荷大量的需求,已經完全忙不過來了。有的病人只能自己走路走到醫院去,而他可能因為病毒引起呼吸不順暢,他可能在路途中呼吸不過來就過世了,這樣也沒有人會把他列入確診死亡範圍內。

德國之聲:中國政府仿造非典時期「小湯山」醫院所建造的火神山醫院周一正式啟用。 您認為這兩個醫院能夠有效協助緩解武漢醫療院所目前面臨的壓力嗎?

羅倫斯:就雷神山跟火神山兩家醫院來說,他可能可以緩減一下正規醫院的壓力,但是據我來看,他所能提供的2000多個床位,還不太能夠緩解醫院的壓力。因為醫院的壓力主要是工作人員的疲勞,然後防護用品得不夠,所以他們無法正常輪換班次。另外病人很多療程也很長,醫院病床的周轉率跟不上,導致病床很緊張。如果說你建立了兩個病床總量2000的醫院,但病人還沒從其他醫院轉出去,又會有更多病人進來。他現在已經開放很多病床很少的小醫院來參與救助。

德國之聲:身為醫療行業的一員,您怎麼審視武漢政府與中國政府處理這次疫情的方法? 您認為疫情會對武漢與中國經濟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羅倫斯:武漢市政府跟中國政府在處理疫情的上面,肯定是很糟糕的。因為從一開始消息封鎖,以及公布的結果是不會人傳染,所以很多年紀大的人,他們比較相信新聞上說的東西,他們便很掉以輕心的出去參加社交活動。結果很大一批老年人便感染了。後來,政府的處置方法基本上是靠醫院跟病人的自救,到現在為止都是在靠醫院工作人員加班工作,以及病人很辛苦的跑來跑去,排隊看病,基本上就是自救。

政府所謂的小區救助,實際上是沒有起到效果的。因為你打小區的電話,電話就會讓你去醫院。他也只是負責把你送到醫院,而有可能你回來的車得等很久。我覺得政府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是完全失敗的。現在來說,整個疫情仍然處於失控的狀態。

所有的病人還是需要日常生活跟購物,而正常的市民也會跟他們存在一個空間,有感染的機率。他們每天都要奔波於家裏跟醫院之間,基本上也沒有所謂的比較好的隔離措施。 而且這個病造成呼吸困難後,還會有咳痰的現象,所以他很大程度上,要病人無時無刻都戴口罩是很困難的,因為如果他呼吸困難,他會把口罩拿下來呼吸。 而病人在醫院裏面吸氧或咳嗽的時候,都不會合格的戴口罩。

現在最新出台的方針是把所有疑似跟患病的人都集中在酒店房間內,但是這個方案可能只是政府想管控人員流動,並不是有人力把所有隔離起來的人做醫療服務。作為一個武漢人,現在武漢基本上物價上漲很多,中國也爆發了禽流感,所以禽肉的價格也會上漲,供應也會緊張。如果說長期封城的話,農民得不到飼料跟肥料,他們的產量也會降低。經濟的影響就非常大了,因為所有企業都推遲上班,然後物都產生很大影響。

餐飲跟旅遊業跟零售業基本上會最先被拖垮的,因為這幾個項目都無法進行。如果後面患者死亡的數量增加的話,經濟情況也會不好,房地產也會跟着下跌。現在殯儀館也是非常忙碌,因為他們會讓家屬把骨灰拿回家,也不會有任何祭奠的情況。

德國之聲:那您雙親目前的情況如何?

羅倫斯:我父親他現在病情比較嚴重,血氧含量如果不吸氧的話,已經連90都達不到。他還有心臟病的狀況,所以他昨天心臟病也復發,整個人很難受。我打了120的專線也沒人管。目前我們在小區排隊,看能否到醫院去治療。火神山跟雷神山需要其他醫院轉診過去,因為他不對外收病人。

我媽的情況稍微好一點。她的右肺感染,但是血氧的飽和度還好。她主要是咳嗽跟低燒的狀況。她晚上睡覺會流汗。因為他們還需要自己處理吃飯等日常作息,結果晚上還要照顧我爸爸的病情,所以也是很少休息。現在主要是你去醫院排隊,他們也沒辦法收治,所以他們現在也只能靠自己的關係看能否安排到醫院的病床,然後讓他們能夠接受治療。他們現在基本上就是在家裏吃藥,連打針都很困難。我爸爸已經燒了五天了,大約都39度。 他每天只能吃退燒藥,控制體溫。他呼吸困難,睡也睡不好。我自己買了一個製氧機給他在家裏吸氧,讓他的血氧飽和度保持在93以上,我不知道如果情況持續惡化下去該怎麼辦,因為現在我面臨一個很無助的狀態。政府也不管你,只能靠自己自救。 百分之八十的病人目前還在武漢街上每天奔波,而他們也可能在過程中將病毒傳染給健康的人。 所以我認為,這個疫情目前仍然沒有受到應有的控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