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勿放棄治療


【撰文:吳港住】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皆因中國政府重蹈沙士覆轍,早就知道事態嚴重卻仍依舊「沒事兒,沒事兒,領導們先走」。近日中國網上流傳一個笑話:甲問乙「你信仰的上帝怎麼沒來救武漢?」答說:「上帝早就派了八個人來拯救我們,結果被抓了。這還真不能怪上帝!」指的是,中國有八位醫生早得悉事態嚴重,數月前就警告公眾,卻以「造謠」被捕,近日才得以平反,但疫情已覆水難收,形勢堪比當年蘇聯亡國滅黨前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香港政府好的不學,瞞上欺下卻手到拿來,沙士的慘痛教訓短短十七年就忘得一乾二淨,終釀成完美危機(Perfect Crisis)。[1] 事已至此,大家都掌握事態發展(What),在此不贅。重點是,到底哪裏出了錯(Why)?更重要是,政府有心無力/有意不作為,香港人如何自救(How)?

袁國勇

從香港的公共健康出發,袁國勇教授早就指出阻截中港之間所有人流是最佳防疫方法。[2] 政府以甚麼藉口不願全面封關,踢十下才讓半步?說是封關會「造成歧視」,所謂「Xenophobia」(更恰當的字眼其實是「Sinophobia」,可譯作恐中/排華)。林鄭援引世衛指引稱「不應採取可能助長歧視的行動」,[3] 自以為發現新大陸,臉書上的高人卻洞悉該指引是針對中國以外的所有國家,不在針對中國的一系列指引之列;說此指引適用香港豈不是鼓吹港獨? [4] 不過,此等「高大上」的問題輪不到我等凡人顧慮,在此亦不贅。

當然,自從各國出現首宗武漢肺炎病例之後,全球人人自危,無理的種族歧視並非全然虛構:有人在中國出生,但移居歐美數十年從未回國,哪來傳播肺炎的風險?更不用說歐美民眾單憑目測,凡是看到黃種人就一口咬定「你也是中國人」,整個大東亞都有幸可以共享成為中國人的榮耀。

話說回來,防疫措施要是有正當科學根據的話,根本並非歧視,而是確保公共衛生的關鍵,更要當機立斷馬上執行。有病就得治,還要針對病因。正如一個人病了,一見發燒就猛吞退燒藥 #逃離武漢,治標不治本,最後還是要國家派出專機接送回國 [5],就像中國駐英領事早前派專機接送律政司司長到北京治療,麻煩到國家領導人始終不太好。

有病就要看醫生的道理不需要專家指出,只是基本邏輯、常識,眾多尊貴官員一定清楚,可是一應用於公共政策上就一塌胡塗,為甚麼呢?我們就暫且從疫情抽離,將時間倒帶一個月,回想達官貴人怎看社會動盪:錯在暴民欠缺守法意識,漠視他人財產,解決方案當然是三萬精兵善用群眾管制裝備,為市民樹立正確的法治觀,止暴製亂。

市民支持醫護人員罷工,施壓特區政府全面封關抗疫。EYRPRESS照片

我卻有一個與之相反、離經叛道的解讀:香港病了。病因是百多年來「行之有效」的殖民威權政制,只靠止痛藥如經濟發展、沒有民主底蘊的所謂法治來壓抑政不通、人不和的必然病徵。久病不治,止痛藥也吃到有耐藥性,自然就發高燒,一燒就燒了六個月,街邊路障、大學校園燒得火光熊熊,記者、手足的血肉之軀也被中國製的高溫化學武器燒到見骨。政府的回應呢?發燒就吃退燒藥嘛,譴責示威違法暴力,將街上示威者抓光不就沒有示威了嗎?一劑不行就加重劑量,執多幾劑就大功告成,Hong Kong is ON!

順住這個脈絡來看,政府回應武漢肺炎的方式亦不難理解:罷工嗎?譴責醫護怕死,強調「罷工是不正確的」[6],溫馨提示醫護做好本份,暗示不聽話就「後果自負」。醫院職員偷 30 個口罩?[7] 真是自私的違法行為!法治意識不足,譴責一百萬次!

那麼如果同樣將香港的公共健康危機當作一個病來分析呢?今次病因是醫療體系資源不足、疫區人口湧入,口罩等戰略物資亦見短缺;擁有沙士經驗的醫護則是香港的免疫系統,就算政府早已錯過最佳防疫時機,都仍賭上捨身救人的道德光環來做正確的事。相較之下,尸位素餐的高官白領高薪,還要惡人先告狀,指責抗疫前線的醫護自私怕死,誰才是官僚制度的寄生蟲一目了然。

罷工當然並非常態,正如發高燒代表人調節身體溫度的功能沒有正常運作,但是發燒卻是身體提醒我們事態嚴重,要認真治病的最後警號。要是醫管局強行打壓罷工,就似肺炎病人猛吞退燒藥,見退燒就以為康復,容讓肺炎侵蝕身體,肺部衰竭之後其他器官也活不了,整個人「攬炒」。一旦香港的醫療系統承受不住祖國人民的熱情光顧,瘟疫出現本地社區爆發,就算是林鄭高官也逃不了。當然,可能林鄭身處高位,事關個人安危仍心繫祖國、以全國人民福祉為己任,這等高尚情操,我等凡人不會理解。By the way,有見林鄭憂國憂民,很多人指出禮賓府旁港中醫院的荒廢舊址遠離煩囂、心曠神怡,似是肺炎病人養病的上佳選址。

市民支持醫護人員罷工,施壓特區政府全面封關抗疫。EYRPRESS照片

好了,那麼我們大部分人並非身處風眼的醫護,身為普通的香港人又如何自救?小弟不是國師,看不見有甚麼異象妙計可以救港,只能分享自己所見所聞。首先,就算不是民建聯之類似乎有特別供應的團體,坊間近日亦不少有心人千方百計成功購入口罩在社區派發,反映的其實又是六月以來的陳腔濫調:自己香港自己救,每個人問心無愧的話,不同崗位的香港人盡力而為,原來也能成就很厲害的事。

當然,不能否認的是,過程中有很多手足犧性了太多,甚至有人覺得只是徒勞無功的「送頭」。老實說,小弟自問沒有覺悟承受太大風險,寫篇文章都要用筆名。既然自己沒份在前面衝,那麼只要承受風險的手足認真了解每個行動的代價,認為值得做、對整件事是好的話,我又有甚麼資格批判他/她,甚至「捉鬼」呢?所以,既然身在風眼之中的醫護人員都有絕大比數通過罷工的覺悟,我可以做的、最卑微的付出,就是不為做實事的人帶來麻煩,不要站到當權者那邊一齊 victim blaming 以換取一刻廉價又虛假的優越感,而要向不理解的人努力解釋,就此而已。這種想法不是贖罪券,因為只要我還未跟先行者一樣作出犧性,每當我聽到「香港人反抗/報仇」時都仍然於心有愧。這種痛,提醒自己不可以忘記手足努力,就算「階段性勝利」都不可以「袋住先」。

第二,毋庸置疑,這場抗爭大家都想贏,但是歸根究底,我們追求的其實是希望香港有一個更好的未來。雖然本文主旨之一就是回歸科學、常識,有病就要治,但是解決社會問題要點到即止 [8],不應出師有名就將情緒發洩在比自己更弱勢的人身上。科學邏輯理性一般而言是重要的,但是極端的工具理性往往掩蓋更大的邪惡:君不見中國建立維吾爾集中營,美其名為職業訓練中心,促進經濟發展;希特拉以公共健康為藉口,先將老弱病殘污衊為國家負累,鋪好路就清洗威脅極權統治的猶太人。今日勇敢的香港人被叫做「曱甴」自當憤慨,他朝光復香港,請別像共產黨一樣,上台後就背棄早年的民主承諾,今日更變成當年誓打倒的階級敵人。簡單說,就是不要成為自己曾經討厭的人。

「人血饅頭」在香港的語境中多指無良地借別人犧性或慘況謀取私利,但是看《藥》的原意,其實真正令魯迅痛心的是人民愚昧令革命義士白白犧牲,就像這一代的香港人至少在之前1989、1997、2003、2014、2016年等無數次「覺醒」過後又復沉淪。2019年的香港人又再「覺醒」,會否重覆犯錯還是未知數。當然,香港社會很多方面早已病入膏肓,但香港就只有一個,死了就再回不來了。就這一次,請不要再放棄醫好她。

參考資料:

[1] The Atlantic: Hong Kong's Perfect Crisis

[2] 【武漢肺炎】袁國勇:最理想全面封關 阻截所有人流 疫苗稍後可攻毒測試

[3] 【武漢肺炎】林鄭拒全面封關 稱世衛促勿採取助長歧視行動 

[4] WHO: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Situation Report - 11

此論點實是拾人牙慧,在此附上原文供讀者詳閱:
假才子:林鄭借世衛過橋變相港獨

[5] 外交部:決定派包機接海外湖北公民回國

[6] 范鴻齡指醫護罷工不正確 袁國勇認為不應一面倒指責

[7] 瑪嘉烈醫院女職員涉偷口罩及外科手套被捕

[8]: 不是中國人凡事喜愛「打和 SUPER」那種和稀泥,而是手段要與目的相稱("not more than necessary to achieve the goal")的中庸之道。

* 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法政匯思立場。本文旨在評論時事,並不以任何程度認同、鼓勵或煽動任何違法、傷害他人,遑論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作者、法政匯思及眾新聞概不就本文的發布、傳播、閱讀及使用等導致任何人於金錢上、財產上、名譽上或其他方面承受的損失負上任何法律責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