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海洋公園擴建違初衷,暫作隔離營可濟時難!


正當武漢肺炎病毒肆虐,疫情不斷升級,香港全城處於恐慌之中,早前政府在立法會要求撥款百億元翻新計劃不果,海洋公園副主席劉鳴煒在接受now電視「大鳴大放」節目訪問時,又舊調重彈,聲稱新發展計劃經過兩年研究,借公園地理優勢,結合歷奇及教育元素,帶給旅客獨特體驗,已是最佳和可持續的方案,希望立法會和公眾支持。

海洋公園副主席劉鳴煒希望立法會支持百億翻新撥款。now「大鳴大放」訪問截圖

海洋公園目前現金流僅餘4億元,因疫情日趨嚴重,現已暫時關閉,財困情況顯然雪上加霜,但海洋公園的水上樂園未落成已超支六成,管理層提不出合理可行改善辦法,不斷注入資金只是擔沙填海,絕不可取,肯定不會得到立法會和公眾的支持。

海洋公園固然是迪士尼樂園以外香港旅遊業一大景點,但長年經營不善,卻是不爭的事實。面對鄰近地區愈來愈多同類具旅遊特色公園的競爭,加上市場嚴重傾斜依賴大陸自由行旅客,以商業模式運作,事事孳孳唯利的海洋公園應否持續下去,實成疑問,值得認真檢討。

海洋公園的問題由來已久,實非自今日始。記得二零零九年七月海洋公園自把自為,以擴建工程增加開支為由,完全罔顧公眾利益,帶頭加價,已惹起公眾強烈不滿和反感,完全違反海洋公園成立的宗旨和目的。我當時撰文大力批評,戮破海洋公園管理階層聲稱「海洋公園毋須政府資助,是自負盈虧的非盈利機構」的謊言,指出海洋公園的管理層忘本,完全無視海洋公園是法定的非牟利機構,並非商業組織的事實,帶頭加價,根本政治不正確,有違公眾利益。

最重要的是,海洋公園現時孳孳唯利的經營方式,已經本末倒置,完全違反海洋公園成立的宗旨和目的。

海洋公園成立初衷,是要負起教育市民和青年學生責任。海洋公園網站

今天情況也是一樣,孔令成、劉鳴煒一類富二代同樣忘記初衷,違反海洋公園成立的宗旨和目的。眾所周知,海洋公園的土地全由政府免費提供,早期營運經費主要來自馬會資助,目的除了為本港市民提供康樂活動之外,更負有教育市民大眾和青年學生的責任。但由上任盛智文出任主席開始,海洋公園的經營手法已與商業機構無異,一切向錢看,以賺錢為首要目的,面對迪士尼樂園的競爭,更變本加厲。今次要求增加撥款百億去完成超支的主要是擴建水上樂園的計劃,有否必要,擴建後能否奏效,都成疑問,即使經濟有效,與教育市民大眾和青年學生的目的又有何相干?如果海洋公園要貫徹初衷,首先所有具教育意義的活動和項目,對香港市民都應該全部免費,非本港才須收費。水上樂園和機動遊戲活動純粹牟利,收費無可厚非,但亦應該親疏有別,優惠港人,否則擴建計劃與公眾利益無關,只有利旅遊業界,不獲公眾支持,不難明白,更不消說經濟成效令人疑問了。因此,海洋公園的收費應該分開兩種:教育部分對港人免費,非港人則收費;水上樂園和機動遊戲部分另一種收費,但港人可獲優惠。

實事求是,長遠而言,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海洋公園入不敷支的財困問題,就是放棄海洋公園的水上樂園和機動遊戲的商業部分,將騰出的土地興建山頂式或壽臣山式的豪宅,或者貝沙灣一類的中產高級住宅區,賣樓收益肯定足以持續原來的教育民眾和青年學生活動,不改初衷。對於這些搵真銀活動,相信來自商界的董事會成員如孔令成、劉鳴煒之流,一定優為之。

武漢肺炎在香港的最新情況。衛生防護中心網站

其實,現時最實際又對社會最有效益的做法,就是際此武漢肺炎病毒威脅香港廣大市民生命安全的危難時期,將海洋公園暫時借用作隔離營。原因很簡單,既然海洋公園已經停業,而現時香港的疫情又日益加劇,愈來愈多曾經前往大陸或接觸過確診個案的香港居民或非香港居民需要隔離觀察,以防止病毒在社區爆發,一發不可收拾,但民望極低無人信任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既沒有足夠隔離地區,又覓地處處碰壁,惹起民眾和政客抗議,何不善用資源,就地取材,徵用政府全權擁有的海洋公園用作臨時隔離營,以赴時艱?

現在政府終於決定對所有由大陸入境的人,不分國籍,實施十四天隔離政策,在在更須用作隔離營的地方,所以連唐英年也建議政府徵用石崗軍營和迪士尼樂園,興建臨時隔離營,所以同時徵用海洋公園,合情合理。

海洋公園自成一角,遠離住宅地區,可說是目前在多種條件限制下的最佳選擇,特區政府若以公眾利益為重,以民為本,應該認真考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