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上流寄生族》教會我們的殘酷現實


《上流寄生族》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等4個獎項。圖為導演奉俊昊手拿小金人。美聯社

繼成為史上首部奪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之後,《上流寄生族》(Parasite)再次創造歷史,贏得奧斯卡四項大獎,更成為首齣非英語電影奪得「最佳電影」,風頭一時無兩。一齣有深度的電影,往往能夠讓觀眾以不同角度去解讀,影評百花齊放,大多數人認為《上流寄生族》為貧富懸殊和階級問題發聲,亦有些人持不同觀點,認為電影也表達出貧窮源於個人問題。

相信導演奉俊昊的原意是前者,電影亦符合奧斯卡和康城影展的「政治正確」。不論你的看法是怎樣也好,在觀看這齣黑色喜劇的時候,你或許和我一樣有以下的思考:
 
(1)為何「窮人」金家會住在「半地牢」的房子?為何「富人」朴家住在幾千呎豪宅?金家做錯了什麼?朴家又做對了什麼?
 
(2)「窮人」金家一家四口逐一以欺詐手段進入「富人」朴家工作,手法一次比一次離譜,這種「發奮向上」的手法值得被原諒嗎?「一切都是制度的錯」就能夠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3)金家母親曾經說過一句經典對白:「朴家之所以是好人,是因為他們富有。」但在電影中段,當他們一家控制了大宅之後,其實金家也沒有好好對待同樣是窮人的前管家。窮人的人性貪婪值得社會大眾同情嗎?又是社會制度的錯?
 
以上的問題其實都沒有正確答案,結局震撼亦感人,讓人想再看多一次,思考上述的問題。犯法、衝擊道德的金家與表面上沒有作惡的朴家,誰對誰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們兩批窮人與富人撞在一起,寫下了資本主義的悲劇。

《上流寄生族》劇照。

電影刻劃出人性的貪婪與醜陋,讓觀眾看得內心掙扎,之所以在國際間引起極大迴響,更是因為戲中提及的貧富懸殊和階級問題超越國界和語言上的界限,說出了全球資本主義社會都正在面對的殘酷現實:
 
第一,向上流動的機會不平等。在社會資源分配上,相信絕大部份人都不是支持共產主義或「結果平等」,我們只是支持「機會平等」。奈何,向上流動的機會(特別是教育的機會)根本不平等,導致階級世襲。戲中的富人子女能聘請私人補習老師,參加各樣課外活動擴闊眼光,在舒適的大屋裡溫習。而窮人金家的住所環境惡劣,連上網訊號都有問題,亦有醉酒佬經常騷擾,難怪金家長子考了四次大學都失敗。
 
第二,識人好過識字。這個問題在華人或亞洲社會裡頭特別嚴重,雖然社會對學歷非常重視,特別是競爭激烈的韓國,只要你不是名牌大學畢業,根本不會有工作面試機會。但諷刺的是,戲中金家一家四口進入朴家「求職」的過程,其實都是靠關係,這個就是所謂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窮人無法進入富人的生活圈,窮人缺乏自力更新的互助人際網絡,長遠會造成社會分隔,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第三,無法化解的階級矛盾。電影結局悲壯,相信令不少人看得目瞪口呆,窮人的「霉氣」成為了導火線,而主因是社會資源和權力分配不公,「窮人」金家看不到向上流動的可能性,彷彿世世代代都只能夠為「富人」打工,就好像前管家一樣。要向上流動,應該向金家長子學習,追求有錢女,似乎比腳踏實地更實際。
 
以上,就是我們每一天所面對的殘酷現實,導演用黑色喜劇手法引爆了這個炸彈,之後該怎樣解決那些社會問題,則不是電影人的責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