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劉文成自傳》1:簡歷及自序


簡歷

劉文成,廣東東莞,1929 年生於北平,本侵華後走難,1941 年到香港,經歷日治三年零八個月;1946 年和平後入水務局當學徒,至 1967 年升至水務幫辦。早期受左派思想影響,參加 1967 年「反英抗暴」罷工,曾被捕入摩星嶺集中營十三個月。1969 年因仍是水務工會理事被控告,工聯會要求三視(仇視、蔑視、鄙視),港英法例又入芝麻灣監獄(連同二十多位工會職員)兩個月,留下案底。其後經歷多種職業,努力回復水務專業,並任英國水務工程學會主席多屆至 2003 年,創立香港給排水學會,任主席四年後退休。

序 

一生中經歷了 1967 年的事件才知道世間上有這麼的一個集團──可以利用人在萬分困苦中的一絲卑微的期望──過一個人的正常生活,它對人們作出萬般美麗的承諾,令這些善良的香港老百姓,把兩代的生命付托給它,以為用自己和下一代的生命和它一起奮鬥,會得到一個眾所祈望的新中國。

英佔香港一百五十多年歷史中(1841-1997),最值得人們去探討、研究和吸取教訓的就是 1967 年的左派暴動──「反英暴動」事件。香港本無事,黨人來擾之,事件是由中國文化大革命延伸至香港,左派為了表忠及爭做馴服工具而不顧港人利益的一次狂妄行為。

67 事件是中國特色的政治醜聞,它錯誤地在香港動員當時人口中少數的親共份子,搞出一件血腥的大慘劇,令幾十人因它的錯誤而枉死。被發動而參與的左派工人、學生及群眾被檢控或入獄者近 2000 人留有案底,做成終身悔恨。 鬥委會鼓勵工人以木棒,水喉通對打,搶警槍,用炸彈擲警及政府建築物、公共車輛等造成社會恐慌,以證明他們聽黨的話,跟鬥委會走,做個忠實的暴徒!動員鼓勵左派參與防暴隊對抗,號召罷工、罷課及罷市等,其後發展至滿街炸彈,害死無辜兒童及燒死林彬,成為六十年代一件震驚世界事件,因用紅衛兵的極左手段害人亦害己,被多數市民反對及港英鎮壓而徹底失敗告終。其後無聲無息,不負責任地不了了之。難道這就是鬥委會完成的歷史任務?

遺下的是香港人對中共的憎恨,對當時鬥委會及現在的左派,包括建制派議員的鄙視,罷了工的工人其後被迫復轉改,等於上山下鄉推去荒野而被徹底地遺棄,有參與者入獄後留有案底成為不良份子,領不到良民證,回歸後政府亦不理至今,造成刻骨銘心的怨氣。對大多數市民經歷一場香港歷史上的左派暴動,使他們看清楚正義與非正義的分水嶺,對他們的後代亦是很有用的歷史教育。

事後共產黨負責人講了幾句話:「左派群眾盲目鬥爭,反英抗暴搞錯了,這是一匹糊塗賑,不提也罷,再提不利和諧」,以及一些類似的話就把這件醜陋的事實保留至今;沒有反思,沒有總結事件的教訓,偷偷摸摸地不敢公開認錯, 更在所有歷史書中抹去真相,作為黨的錯誤,不准講,不准提。保留這些錯誤和缺點,現在不斷在現實中使用,企圖抹去這段歷史。歷史是不能抹去的。但至今人們因主事一方故意將這件事掩蔽,不讓人們知道真相,一些為這件事發言的人都講些言不由衷或顛倒黑白的言論,黃定光說:林彬是死於社會動亂。(誰發動社會動亂,是國民黨抑或是港英?)陳鑑林說:林彬之死非左派責任。(是港英抑或是右派派人燒死林彬?地下鋤奸司令部是代表誰?)周南說:「是左派群眾盲目鬥爭」,與中共無關?祈峰說:反英抗暴搞錯了。誰應負責?張浚生說:這是一匹糊塗帳,不提也罷,再提不利和諧。企圖將領導此事件的錯誤政策要人們不准講,要當年參與的受害者人人老去,就達到他們的目的,以為這樣就可永久抹去這歷史,其實正是欲蓋彌彰,使更多人追查這段歷史。

建國六十多年過去了,現狀是各人所見的令人擔心的國情,希望現在的年青人多讀書,了解這世界各國的實情,選擇自己的前途,獨立思考,勿受潮流影響,將這些教訓讓自己的兒孫及青年人都知道這段香港的歷史,而我則萬分感慨,悔恨自己在過往的事情中無能力分析善惡而投入錯的一邊,但可幸的是不致於沉迷至今,能及早醒覺離開它。在往後多種工作中可以揮灑自如,直到今天仍可清清楚楚記憶六、七十年來的往事,是非黑白也能分得清楚,結果也能將這件事從記憶中講出真相。劉文成・2017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