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姐姐抗疫】外傭放假唔准出街 要在家鄉幫手撲口罩 「僱主要very very clean」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一罩難求」成了社會新常態,只要見到街邊出現人龍,就知道多是排隊買口罩。有人就想到找外傭從菲律賓、印尼等地入貨,但外傭本身又是否有足夠口罩?

國際移工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在港工作的印尼籍家傭Eni Lestari表示,有外傭稱每星期只獲發三個口罩,亦都有僱主要求家傭假日不要外出,相信是為了節省口罩用量。近日,不少傭工都忙於替僱主在家鄉撲口罩,Eni說,香港大部分僱主是好的,會提供口罩,但按前線傭工反映,估計也有印傭沒有獲得口罩。她續指,香港政府沒有幫到少數族群、也沒有幫到香港人,令到香港家庭沒有安全感,直指政府不作為。她記得,曾經試過與朋友外出食飯,有港人侍應向她們慨嘆:「姐姐,this is so expensive, can you buy from your country? (口罩很貴,可否請你從你的祖國購入?)」

國際移工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主席Eni Lestari ,圖為她於2016年在「聯合國難民和移民首腦會議」的開幕禮中演說。聯合國影片截圖

Eni上周日(2月2日)與20、30名印傭開會,席間有三至四成人表示僱主沒有提供口罩;並有10名印傭表示要向僱主爭取,才獲准休假外出,在雙方爭議過程中,甚至有僱主表示如她們外出,即會終止合約。但她承認這不是很全面的統計,將會在下周日到維園進行問卷調查,希望得出更客觀的數據。她相信,僱主不提供口罩的原因相信是為了節省用量。

記者在大埔墟街市外訪問了一些外傭,她們表示僱主每日提供口罩,但有要求假日不要外出的情況。印傭Yanie表示,每次外出都可以在家取得一個口罩,每日要外出兩次,在家則不會戴口罩。她的印傭朋友亦指,每日可以在家取得2至3個口罩,假日外出的話都可以獲得口罩。Yanie說,僱主叫她假日不要出街、在家睡覺,但她都會選擇外出,因為在家無所事事。她又指,每次她出門,僱主都會提醒她戴口罩、回家要洗手,而洗廁所的次數也增至每日要洗三至四次,她笑言:「because they want very very clean...so 麻煩,哈哈哈。」 

Yanie(左)與她的印傭朋友,在社區中心席地而坐,其中一位朋友(中)說今天忘記取家中口罩,唯有用紙巾加布口罩。莊曉彤攝

拉著買餸車仔的菲傭Jeniffer,坐在街市門口外等僱主買餸。她同樣表示,每次出門都可以在家中取得一個口罩,每日可獲兩至三個。但其實僱主一家存貨不多,僱主在香港找不到貨,於是問Jeniffer菲國可否買到口罩。Jeniffer最終透過親人在菲國購得10盒口罩,下星期到港,解一家人燃眉之急。她指,從菲國買入的口罩,一盒都要索價1150菲律賓披索(折合約176港元)。僱主亦有叫她假日不要外出,擔心她染病,Jeniffer說會選擇留在家中。

為僱主一家撲得十盒口罩的Jeniffer。莊曉彤攝

另一名菲傭(未有透露姓名)戴著兩個口罩、一對手套,拉著一輛買餸車仔、手抽三個環保袋,從大埔墟街市走出來,急急腳的正要前往另一個街市。她說,僱主為她提供口罩,但稱不是醫用外科口罩,所以叫她戴上兩個口罩以策安全,手套則是每次用完即棄。她在家中會戴一個口罩、出外就戴兩個。口罩以外,她還有自備濕紙巾抹手:「I have my son 's advice, i have the one (濕紙巾)抹抹抹。」

雙重口罩加手套,是現場所見出入街市人們裡面,最高階的防護裝備。莊曉彤攝

Eni Lestari 指,如僱主未有提供口罩,印傭只好從網上購物平台或者本港印尼雜貨舖買口罩(試過有150港元一盒的口罩),但這是一、兩星期前還可行的方法,現在已經相當困難。她對於僱主表示理解,指許多僱主是中產階級,都要撲口罩。

另有一些免費獲取口罩的途徑,包括印尼領事館上周派口罩,每名印傭可獲發10個;又有印尼商人派口罩,每人可以取得5個。Eni認為港府應該要介入口罩供應問題,「現在是最需要政府的時候,應該要控制口罩價格、穩定供應。」她批評港府完全不作為,不僅沒有幫到少數族群,也沒有幫到香港人,質問政府:窮人怎樣負擔得起290元一盒的口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