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錯判對錯位——回應素心〈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撰文:陳言新】

素心先生對是次逆權運動作階段式的檢討,冷靜而周詳,提出了幾個觀點,都針對錯位,即是「不對應、不吻合、不銜接、不自然、不合理或不如所願」衍生的危機,我以為其中實有錯判之處。

首先是 〈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一文,錯判美國領導世界形成的新中國政策。對於運動「贏」得特朗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者外交措辭十分曖昧,於是先生列出六大可能的角度,我總結為「小心被『侵侵』利用」。其實,國與國之間的外交,從來就是彼此利用。如果因為「他要為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人』帶來長期的好處」而拒受《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所帶來的平衡與對沖,其實是不是有點太抽離現實呢?難道希望一個美國總統會考慮香港人的利益優於美國利益?有利用價值,就是有價值,運動前恐怕香港人也不會這麼確認。美國重返亞洲政策,若在九一一事件前推行,正值回歸之後四年,那時人心向中,香港大多數人會站在中國這邊,但經過這麼多年中港融合,香港人的中華身分認同感已大不如前了。現在美國重返亞洲,就是大勢所趨。面對同樣抉擇的台灣,經過香港逆權運動的啟導,也已轉投美國了。我想問:我們若不投向美國,難道繼續投向中共是更好的選擇?有更好的選擇嗎?

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1月27日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為美國法律。

其次是 〈維〉 文錯判了香港的定位。從來弱國無外交,香港連國都不是,君不見陳水扁當年想摸小布殊總統的衣綞子都是痴人說夢嗎!對抗一個滲透全球的獨裁政權,有大國可投仍要猶豫不決嗎?若有人跟我說吃了這口美式蛋糕會得糖尿病,難道之前吃了廿多年的中式甜品就不得同樣病症嗎?以上還是最差的打算而已。

更重要,侵侵簽這法案,不是出於個人的喜好抉擇,而是經過兩院幾乎無反對之下的票數通過的,而兩院又是民意的代表——人家可是有人民監督的,美國更是以重視人權與自由為憲法的國家,與我們的價值一致,何解先生竟然扭抳起來?別告訴我這是談婚論嫁問真心,一切只是外交,OK!?是的,我可能太過功利主義,但小國如鄭,時也命也,周旋於春秋大國之間,但求生存,保民安而已,生我為子產,何以求作孔子?香港不是魯國,而是威尼斯。雖彈丸商業之地,自有對世界的貢獻,不宜妄自菲薄。面對大國,別把自己身價定得太高;面對邪惡,也別把自己定得太死。即或果然如先生所言,香港將陷不利,那麼請告訴我美國會對香港會怎樣不利?這些不利,比起中共現在魚肉香港人,要更為不利的才算數呵。

對的,文中的確考慮到「香港民眾卑微的抗爭目的只是維權而已,忽然在國際博弈中扮演『遠交近攻』的角色」,多謝先生的提醒。我想香港人在無槍無彈的劣勢之下,不求諸國際助攻,如何對抗中共?先生常以港人親美表態為憂,「加上『噓國歌』、損毀國旗和『天滅中共』的塗鴉,將會授人以柄,令抗爭之路再添凶險。」不如我們這樣看,過去,我們一直以祖國為榮,以共黨為懼,以同胞為共同體,不敢造次,代表大多數民主港人的民主黨與公民黨,也不無儘量求與以上三方為善,廿年的委曲求存,仰人鼻息,結果如何?消滅普選、DQ民選議員,爛尾大白象工程、沙士新冠狀毒照單收,太多了,簡直罄竹難書!另外,過去美國以大國之尊,共和民主兩黨輪替執政,何曾不以親中容共為國策,親歷六四,仍天真的以為擔保中共進入世貿的市場機制,開放文化交流,就會引導中共接受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終究與世界文明接軌,廿年下來,又圖到什麼?他們的覺醒自有彭斯的演講,可作參考,我不贅言。和魔鬼交易,只會變浮士德;向敵人妥協——別妄想人家把港人當同胞,只會養虎為患。那就是這些歲月賣回來的教訓。

在持續大半年的反送中群眾運動中,不難看到屢屢有市民高舉美國國旗,尋求美國支持。美聯社

年輕人是這樣回應那些大中華膠的:「你想感化希特拉?而且,香港也沒有時間。」這方面,你不得不承認,香港的新世代,在精神的感通,是以國際,而非中國為依歸的。還有,你不表個態,人家幾億美國人怎麼知道你香港人的取態?所以,我認為如果將運動限於爭取人權,是畫地為牢,人權若不建立在民主與憲法之上,只是堆沙為壘,毫無基礎。五大訴求增加普選,被藍絲譏之為貪得無厭,此說可謂無知的倒退。普選不是寫在基本法中,是二零一七年就要實踐的嗎?

當今疫情因庸官下跪,而致小島將有滅頂之險,再看宏文說及「儘管抗爭議題是當前急務,然而若非到了真正的生死關頭,我們還是要守住那些脆弱的文化載體,讓它不受侵擾,從容地成就百年樹人的千秋大業。」這些苦口婆之言,不知怎的,我覺得應該轉贈給月領幾十萬的高官,因為他們攬炒的能力與意圖,和過去幾個月的抗爭人士的相比,實有雲泥之別。

最後,先生對「私了」,不敢苟同,某種程度,我也是。「期望新生代的義士儘快確認自己的身份,放下苦主的角色」,也對,但連粗言穢語,也應戒絕。我覺得那只能號召到耶穌和釋迦牟尼那般聖人來抗爭了。諷刺的是這類理想主義者成就千秋立言之業,多不革命。網紅文昭曾言:要作有理想的實用主義者,那是說給這個求存時期的香港抗爭者聽的。要知道運動開始,在示威現場,在連儂牆前,被暴力對待也不還手的抗爭者,多有所見,還記得那位被壯漢連椿了十幾拳而倒地不起的年輕人吧,他原來是練武之人呢!是有了721白衣人私了之後,才有連串的私了。那是體制失衡,警暴日昌自衛之舉。何況勸架的多是黃絲。當年六四,吾爾開希還向領導人下跪呢,我們的黃之鋒也曾絕食過,對中共政權及其傀儡政府,非暴力的下場就是被流亡與坐牢。

721西鐵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是反送中運動一個轉捩點。

被打還手是求生的反應,何況這是一場年輕人主導的運動,曼德拉入獄前是武裝革命領袖,出獄後以和平手段解除南非種族隔離政策,已年逾七十;聖雄甘地回到印度領導非暴力抗爭,時年四十六;馬丁路德金以牧師之尊,發起反種族隔離抗爭,也時年卅三。最年輕的耶穌反猶太教,也已到卅。先生與其號召聖人參與抗爭,不如落實一點,向年輕人說之以害,列舉過去種種暴力革命的後遺症,如法國大革命換來恐怖統治;再說之以利,列舉道德力量如何剋敵制勝,不只革命成功,還成就泱泱美國。好過不問警暴之因,只責私了之果,不理高牆的壓倒之勢,而求放下苦主角色,要年輕義士與苦主角色脫鈎,是個好的方向,但宜給予出路指引,先生可是成人啊!

我體會先生的命令,乃出於親痛之情:「童子軍,烽火現場沒有你們的位置,請回到大後方吧!」但當看到童子也上陣時,那也反映了像周梓樂、梁天琦等「適齡」抗爭者,能跑能動,有腦有料的,也真的越來越少了!至於叫銀髮族也退回大後方,似乎目前還沒有什麼關於「守護孩子」這種銀髮組織在示威現場上的貢獻研究,我也不便爭辯什麼。

最後,先生在疫情蔓延時提出兩大陣營,本身就須要「友好地」縫合,治療彼此的創傷後遺症!放心好了,近日,身邊藍絲因買不到口罩,而和黃絲一起臭罵林鄭,越來越多;遠方的警隊護旗手李文亮醫生也「覺悟」到言論自由的可貴。這結果是不是先生所樂見的,我就不敢妄下判斷了。

但有一事,我可以肯定的是,這種長文,放在眾新聞這種媒體發放,年輕人,起碼絕大多數的年輕人是不會看到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