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大被同眠法門(四)


要細胞核放棄原來的劇本,
改為現場飛紙仔是否真是完全沒方法?
如果你這樣想,
那麼唸咒唸經冥想默觀,
就不會被發現出來,
並流傳久遠了。
當「科學方法」窮途末路時,
別忘記我們還有招被看扁了的「感情用事」。
在昔日的社會裏,
「感情用事」是主流,
我們和身體的溝通,
幾乎都靠感惰用事,
那當然講到原始直立人出現之前的日子,
那時人的大腦進化階段仍未成熟,
人和身體的聯繫不是經「大腦」想出來,
然後由想出來的方法去指揮人體去行事。
未進化完整的大腦,
用的渠道是所謂「直覺」。
不是像現代人靠記憶裹的經驗,
用腦獨立去推拷出來,
然後從「外」而「內」下指令。
原始南猿人的大腦內,
用以寄存長久記憶的海馬體仍未發展成熟,
頂葉的語言區亦未發展出語言的能力,
他們沒有現代人「從詳計議」的能力。
換句話說,
他們賴以生存的不是在外的獨立思考,
不是靠我思故我在的二元概念。
他們主要靠大腦古老的邊緣系統的杏仁核功能,
一隻遇危即吠的守門犬作「突發新聞」報告,
以便及早逃離有危險的環境。
這種利用五感資訊,
直接激活交感神經的方式,
是一種直接的內部溝通,
行動迴路亦直接同時被瀲活,
為了生存,
大腦的邊緣系統,
發出神經電流,
刺激下視丘的「興奮系統」,
心跳加速、
血壓升高、
呼吸加快、
肌肉緊張。
來自腦部電流一下激活腎上線,
戰或逃機制全面啟動。
這時,
全身進入一個決戰在即的處境之中。
這種內部溝通,
我們現在有沒有用?
有,
現代人有了思維判斷的獨立能力後,
這種內部溝通只用於完全沒有時間思考的處境下,
而在平時,
我們是靠外部思維的結論來行事,
很少再用內部溝通渠道的。
由這個機制可看出,
即使人不是直接向細胞下達指令,
但我們確是有條荒廢的舊神經棧道,
去改變交感神經系統,
而促使體內的環境改變的效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