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兩場抗疫戰 警隊大不同 由17年前SARS超級電腦說起


先旨聲明,筆者認為在對抗武漢肺炎的抗疫戰,任何參與的公職人員,無論是醫護、清潔工人、前線警察、救護員等等,都應該獲得合適的物資及衣物抗疫,不分顏色、不分政見,這是文明及公平社會,以至勞工權益的ABC。

在Failed State 狀態的特區政府,抗疫資源緊絀,只叫巿民「慳啲」,在公營醫院中拼搏的醫護人員,口罩裝備嚴重不足時,這幾天卻出現前線警一身「 高規格裝備」,去處理基本風險如運送隔離巿民場景的新聞畫面, 不少看到的巿民對各界人員裝備的「不對等」,無不感到「痛心」, 緣何特區政府內會有如斯劇烈的「貧富懸殊」。 

巿民開始關注,政府中無論人手及資源也是最多的部門警務處(紀律 人員編制31,154人,2019年度財政預算開支206億元)於今次抗疫的角色及參與程度。筆者希望跳出純以今次抗疫物資分佈的討論,嘗試回顧2003年時警隊在參與對抗SARS疫情的具體 狀況,包括使用警隊內部絕密武器:超級電腦,去追查SARS患者的關係的往事,去思考警隊在2020年對抗武漢肺炎戰的角色及心態。

沙士時警隊超級電腦偵緝疫症

時間回到2003年3月底,當時仍名為「非典」的非典型肺炎已在港爆發,經歷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的醫護及病人陸續感染,疫情擴大並於淘大花園爆發,淘大花園E座成為重災區,5個家庭共 14人感染,高峰時一日有達80人感染,而港府當時對疫情如何傳播,仍未有一個清晰的頭緒。

當年沙士警隊協助追查﹐並有向傳媒介紹其超級電腦參與抗疫成效,現場亦展示如何追蹤連結各患者的關係圖。

4月1日凌晨,淘大花園E座全面隔離,警隊派員將被隔離居民送到兩個渡假村,而當年仍是「Asia’s Finest」的警隊見疫情未受控,據報「主動請纓」,建議出動刑事及保安處的「神器」,俗稱超級電腦的「 重大事件調查及災難支援工作系統」(MIIDSS),協助港府衛生署追查疫情及患者的關係。

沙士當年警方派出約30名警員、24小時不停輸入涉及疫情的數據,以便電腦系統可根據輸入患者的姓名和住址等資料, 歸類、整理、運算和分析,協助港府追查疫情。

當年4月底,警隊追查已有一定成績﹐並有向傳媒介紹其超級電腦參與抗疫成效,現場亦展示如何追蹤連結各患者的關係圖。 回看當年報導,警方在3月派出約30名警員、24小時不停輸入涉及疫情的數據,以便電腦系統可根據輸入患者的姓名和住址等資料, 歸類、整理、運算和分析,得知每個感染及懷疑感染非典型肺炎患者的關連圖,由派警員聯絡和 追蹤關連圖中涉及的人士和地點,以得知疫情爆發率較高地方等,並確定患者的活動範圍是否包括人流密集的公共地方,例如街市或學校。

負責統籌該系統運作的總督察陳麟在當年訪問中指, 警方用超級電腦,分析淘大花園及附近六個屋苑如牛頭角下村、 德福花園等地的82個中招感染個案,追查時亦釐清疑似是病源的一名私家醫生,其實是被16歲女病人傳染等等。

負責統籌超級電腦系統的總督察陳麟,在當年訪問中指, 警方用超級電腦,分析淘大花園及附近六個屋苑如牛頭角下村、 德福花園等地的82個中招感染個案。

雖然上述運作在現今科技看來並非太複雜的追查,但要想想當年為iPhone推出前的4年、網絡及大數據的運作仍屬極有限度。警方出動超級電腦再配合醫管局的病症資料庫,確是在追查疫症方面有所建功,而這項名為「偵緝疫症」的項目,更令港府奪得2004年的斯德哥爾摩科技挑戰大獎 。

其實,政府運作中,警隊向來有較佳的資源,擔當政府動員的「大後盾」角色,重點是能否有效使用;超級電腦在SARS前只用作刑偵調查,如蘭桂坊慘劇及嘉利大廈大火案。據報道,2003年時的警隊管理層,包括當年副處長(管理)馮兆元,以及借調查去衞生福利及食物局的助理處長(服務質素)黃敦義,主動向政府提出此建議及參與運作,建功之餘,亦充份體現到當年警隊管理層態度,如有效運用資源去擔當「救急扶危」的角色,多走的一步也開啟該系統的新功能,除刑事調查外,新增疫症追蹤的功能,甚至是2004年南亞海嘯上助辨認香港死者身分的災難應變功能。

至2008年時,警方亦成功申請到4398萬元的撥款,令超級電腦升級至第三代。但究竟升級了的超級電腦,係今次對抗武漢肺炎的疫情上,有沒有任何角色,近日不停在宣傳抗疫工作的警隊,即未見有所提及。 

17年後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17年過去,疫症再臨,一般巿民亦不希望因反送中運動政治撕裂中,警隊的變化而影響政府聯合抗疫的能力。在今次疫情爆發之初期,未見公眾對警隊有大多特別「關注」。不過,Failed State下卻發生民政事務局去動員童軍,而非警察或全職公務員,去隔離營做義工巡邏派物資,已是荒天下之大謬。

抗疫初期,公眾也曾見在政府尋找合適隔離營之時,警隊主動借出八鄉少年警訊訓練中心作隔離營的良好舉措,可惜的是,抗疫一路走下來,政府的Failed State這個另類「傳染病」已極速蔓延,病入膏肓。警隊的運作暫未見有再展SARS 時的靈活進擊,卻偶爾展現出與一眾問責高官漠視民情的「離地」狀況。

青衣長康村康美樓隔離行動,大批警員全套PPE防護裝備與現場救護、衛生署等政府人員裝備的強烈對比外,全副保護衣警務人員又「 玩自拍」及胡亂丟棄裝置等,無不予人「豬門狗肉臭,路有凍死骨」 的感覺。

青衣長康村康美樓上周一(10日)晚上的隔離行動一幕,除大批警員全套PPE防護裝備與現場救護、衛生署等政府人員裝備的強烈對比外,全副保護衣警務人員又「玩自拍」及胡亂丟棄裝置等,無不予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感覺。如警隊決定繼續墨守「豐厚資源」,再對外間批評視若無睹,不難可以預見又會是一個「災難式」行動的開端。

延伸閱讀:警員集體路邊除連身保護衣 4大錯誤易令警民陷感染風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