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醫管局降低隔離病房保護衣規格 Dirty team醫生黃任匡:打擊前線士氣 埋身護理Level 1未必夠阻隔病毒


醫管局周三(19日)更新了「在不同環境個人防護裝備建議」(Recommended PPE in different settings),將保護衣的標準降低:進入有懷疑/確診病例的隔離病房時,醫護人員本來應穿著AAMI Level 3的保護衣,更新標準後降至AAMI Level 1。醫管局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表示降格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世衛)早前更新的建議。

正在屯門醫院「Dirty Team」工作的內科醫生黃任匡解釋,分別在於Level 3的防水、Level 1的不能防水,如果只是日常護理工作,風險差異不大,「但如果你埋身(工作)呢,譬如你如果預計病人會咳,或者你做某些嘢,有機會有水或者飛沫濺出嚟嘅話呢,AAMI level 1就未必能夠阻隔到啲病毒。」他又認為此時將防護裝備降格相當打擊士氣,而且令到同事更加擔心、緊張。

他續指:「當然另一方面我亦都明白,存貨肯定係不足啦,雖然佢死口唔認......咁而家梗係你用到無喇,就嚟用晒存貨,你先會突然間嗌人唔好用嗰啲咁高規格嘅嘢啦。但係就,如果要咁樣做嘅話,我覺得要解釋得清楚俾同事聽,等啲同事明白先咁樣行,會好少少囉。」

2月19日,醫管局文件顯示,將進入隔離病房的保護衣規格降由AMMI level 3 降至AMMI level 1 (見紅圈)。
2月10日的醫管局文件,進入隔離病房的保護衣規格是AMMI level 3 (見紅圈)

翻查世衛文件,最新一份防疫裝備指引的更新日期是2月7日,列出了四款有效防疫的保護衣,包括「AAMI PB70 all levels acceptable, or equivalent」,即AAMI 所有級別的保護衣都可以接受。而前一個版本的防疫裝備指引更新於1月27日,列出兩個選項,分別要求使用AAMI PB70 Level 3 或 Level 4 的保護衣,以達到阻隔液體或血源性病原體(blood borne pathogens)。換言之,世衛的標準在2月7日已經降低。

世衛1月27日更新的指引,指保護衣規格至少要有AMMI level 3。

而醫管局在2月19日更新裝備建議時,才決定降格。作為醫護前線的黃任匡表示,事前沒有醫管局代表與他們溝通,但認為影響不算非常大,「但係就,如果要咁樣做嘅話,我覺得要解釋得清楚俾同事聽,等啲同事明白先咁樣行,會好少少。」

他認為最受影響的是護士、物理治療師/專職醫療人員以及病房助理,病房助理有時要幫病人換衫,「埋身」工作風險較大。他續指,「嗰張圖下面都有個頭盔嘅:如果你覺得會有splashing(液體飛濺)嘅話,你就著件膠嘅圍裙喺黃色嗰件AMMI 1 上面,都可以考慮嘅,唔一定用AMMI 3。」也就是將責任放在醫護前線個人身上。

入Dirty Team前剃了頭的屯門醫院內科醫生黃任匡。照片來源:蕭雲Facebook

黃任匡又解釋裝備降格不會構成非常大的風險,早前法國醫院及屯門醫院分別有病人在確診前留院普通病房、骨科病房,「so far喺普通病房或骨科病房接觸過確診病人嘅醫護人員,或者手術室嘅醫護人員,大吉利是都無事。咁佢哋都無著PPE(個人防護裝備)嘅,就咁戴個surgical mask(外科口罩),但係呢啲人好彩都無做過高風險程序,譬如頭先講嘅抽痰,或者做急救,所以都無人受到影響。」

但黃任匡續稱:「呢一刻來講,你對同事嘅心理影響好大。因為大家而家仲係好驚、好panic(恐慌),喺醫院裡面、行內大家都仲係處於好驚嘅狀態。譬如好似前日確診咗嘅一個婆婆,斷骨啱啱做完手術,嘩大家即刻恐慌。過去兩、三日已經有差唔多20個照顧過佢嘅姑娘或者醫護人員,已經陸續入院,有啲又發燒,好彩so far都無人中招,但喺呢啲咁嘅關口,你突然提出話(防護裝備)要降格嘅話呢,大家就會係...更加擔憂同埋不滿,而呢樣嘢係重要嘅我覺得。

「我覺得管理層處理呢啲嘢除咗要理性分析之外,你都一定要處理同事嘅情感。同事喺裡面已經好辛苦,精神壓力亦都好大,咁你做呢啲嘢一定係好打擊士氣。」

黃任匡又表示明白醫院有存貨不足的問題,「雖然佢死口唔認,唔認呢個降格係唔關存貨唔足事,但係傻嘅都知,你無啦啦做咩而家要降格啫,舊年你唔走去降格,而家嚟降格。咁而家梗係你用到無喇,你先會突然間嗌人唔好用嗰啲咁高規格嘅嘢。」

醫管局1月24日的文件,介紹基本PPE(左)及全副PPE(右)。

黃任匡在「dirty team」工作了差不多三個禮拜,還有幾日就會結束這期在隔離病房照顧確診/疑似武漢肺炎病人的工作。現行安排下,他沒有washout period(清洗期),即離開dirty team後即時回到一般內科病房工作,顯然會構成傳播風險。黃任匡唯有自製washout period,「我自己就選擇將dirty team工作嗰三個幾禮拜,我就完全唔放假,將嗰啲假擺晒喺尾,再加多幾日non-clinical duty(改做文書工作),咁樣就變成類似一個禮拜washout period。」

他指,屯門醫院內科每日收70至80個病人,當中有50至60個要入隔離病房,由dirty team照料。他亦都坦言壓力大,有點不勝重荷的感覺,「而我哋成隊dirty team 講緊醫生有十幾人,但已經係好重嘅workload,得十幾個人每日處理50、60個病人,係好辛苦嘅事,再加埋精神壓力都大嘅,即係你會驚自己瀨野(感染武漢肺炎)。」

「對於我哋呢啲一把年紀嘅人來講,會好辛苦,因為你幾廿歲人成晚唔瞓覺,不停喺度收症。太陽出喇,都仲係做緊,係好辛苦。但如果你計(工作)時數,同平時唔係差好遠。」黃任匡言談間亦顯疲態,隔著電話都聽到他想打呵欠時扯高喉嚨的聲音。

他想念家人,當然想念家人,「平時放咗工返屋企,你可以有得休息,同屋企人有啲family time,有工作以外嘅生活。而家就斷六親,屋企人又唔見得,朋友又唔見得,同事亦唔建議太多(社交活動),話盡量唔好一齊食飯,自己喺一角食就算喇。都幾咩嘅,人係群體動物來嘅,成個月完全好似獨居老人咁,其實都係有啲辛苦嘅。」

醫管局回覆眾新聞查詢的全文:

「醫院管理局設有嚴謹的感染控制指引及培訓, 讓不同工作崗位的前線醫護人員,了解及熟悉於相關工作環境下, 進行不同醫療程序時需要採取的感染控制措施, 包括穿著合適的個人保護裝備。醫護人員會根據病人的傳染病類別, 包括飛沫、空氣或接觸傳播,按指引穿著相應的保護裝備。

醫管局參考世界衞生組織早前更新的建議, 醫護人員於處理懷疑或確診感染2019冠狀病毒病的病人時, 可以穿著黃色保護衣(AMMI level 1 isolation gown)。如預計會出現飛濺情況,可以考慮穿著藍色保護衣( AMMI level 3 isolation gown)或穿著黃色保護衣(AMMI level 1 isolation gown)外加上防水圍裙。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開始, 醫管局及公立醫院陸續收到社會各界的物資捐贈, 醫管局感謝社會熱心人士對前線醫護的支持。 醫管局有專門部門處理熱心人士提出的捐贈,獲贈物資中, 不乏口罩等防護裝備,會盡快發放予同事使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