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開明老左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去年十月卸任前,改變一貫刻意低調作風,以「開明左派」姿態高調月旦時政,更多次公開表態有意角逐特首選舉,雖然只聞樓梯響,始終無入閘,但其民望指數比起多名真正特首候選人還要高。他近日接受傳媒訪問,坦言承認北京高層明確勸止他參選特首。

曾鈺成被視為開明左派。何君健攝

空有滿腹經綸卻無法盡展所學報效香港,曾鈺成明顯英雄氣短心有不甘,令人唏嘘之餘,不禁想起另一個「開明左派」人物——黃文放。

人稱「放叔」的前香港新華社副秘書長黃文放生前曾經講過一個故事: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奉召上京參與制訂收回香港主權方案早期工作,一次休會期間,他問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承志:「九七之後我可不可以做香港特首?」放叔當時居港已超過半世紀,是香港永久居民。

廖承志很明確對黃文放說:「不可以。」為甚麼呢?廖承志解釋,因為他是中共黨員,身為黨員必須遵守組織紀律,不可以違背組織指示辦事,因此如果他當特首,必須聽命於中央,就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了。聽完廖承志一席話後,放叔自此放棄了選特首的念頭。

黃文放認為,廖承志的說話代表了北京對執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高度原則和認真態度,不過有關講話當時沒有記入會議記錄之中,之後也再沒有任何領導人作出類似表述。放叔曾經不止一次在傳統左派人士聚會中回憶此事,曾鈺成可能也聽過放叔講古仔。

前香港新華社副秘書長黃文放也被視為開明左派。網上照片

曾主席今次被拒入閘跑馬仔,背後是否與其疑幻疑真的中共黨員身分有關?黨外人士當然無法得知,但觀乎近年中港政治情勢急劇轉變,特別是梁振英上台和西環干政五年,「黨人治港」與「港人治港」之間似乎已劃上等號;問題只是在北京最高領導層心目中,哪些「港(黨)人」最值得信任?

曾鈺成以「開明老左」形象從政,努力化解建制和泛民之間矛盾,調和時下香港社會對立和撕裂,當然獲市民大眾讚許,但民意高從來並非北京之選,反而容易惹猜疑,而且你愈「開明進步」就愈凸顯其他人「保守落後」,遭傳統左派和假愛國陣營排擠杯葛甚至抹黑。曾鈺成估計他被勸退之原因是政見「與現時主管港澳事務官員相差太遠」,反映出北京始終不接受所謂「開明左派」,情況與當年黃文放曾要求參與特區籌委會和香港回歸事務,但遭社長周南反對一樣。

北京為甚麼害怕香港的「開明老左」呢?在上周二晚七大電子傳媒舉辦的特首選舉論壇上,有個現場觀眾曾提出一個問題,詢問曾俊華是否願意承諾將來不做「香港版李登輝」?不知道這位觀眾是有心還是無意,竟然問出了北京高層心中要害問題!曾俊華顯然不明所以,只顧左右而言他,答非所問。

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美聯社資料照片

中共有句老話:「堡壘最容易由內部攻破。」這也是北京高層最最害怕見到的局面。1989年春夏那場幾乎令中國變色的民主運動,北京猶有餘悸,因而對竟敢支持學生的前總書記趙紫陽恨之入骨;年底蘇維埃聯盟解體,北京更觸目驚心,結果始作俑者戈爾巴喬夫被指「千古罪人」遭批倒批臭。但若論最典型的和平演變例子,卻在台灣。

台灣由過去長達四十年的蔣家威權統治,演變成當今亞洲最民主化的地區,並逐步走上本土化道路,最關鍵在於兩個人:一是蔣經國,二是李登輝。無獨有偶,兩人青年時都曾經加入中國共產黨。

蔣經國少年留學蘇聯師從馬列,與鄧小平和廖承志同窗;七十年代初,他在台灣主管經濟大力推行農業改革,思路與劉少奇在大陸搞「三自一包」(自留地、自由市場、自負盈虧、包產到戶)幾乎同出一轍。但蔣經國執政晚年忽然大徹大悟對政治採取開明態度,宣布連串出人意表的重大改革,解除戒嚴和開放黨禁報禁,台灣從此脫離專制不再回頭。

中華民國前總統蔣經國。美聯社資料照片

李登輝是蔣經國繼仼者,因獲蔣賞識而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他繼承蔣經國遺志繼續推行政改,終結了代表威權統治的「動員勘亂時期」和腐敗荒誕的「萬年國會」,又全面推動民主運動,成功實現總統直選。至於李登輝掌權後逐步分裂國民黨,令台灣形成多黨政治,結果催生民進黨和激發台獨思潮,則是後話。

如果說,李登輝是台灣的「民主之父」,蔣經國應該是台灣的「開放之父」,若兩者缺一,台灣歷史都會改寫;而最令北京中共高層害怕的是,蔣、李兩人都是在他們掌握最高權力之後,才取得這些「驕人成就」。

對於酷愛民主的人士來說,當然祈求中國大陸能夠出現個蔣經國,打破一黨專政威權統治,也期望出現個李登輝推動香港走向真民主真普選,但對中共當權者卻是心腹大患,因此北京時時刻刻警惕和防範在內部出現「蔣經國」和「李登輝」的一切可能性。

然而,要由內部攻破堡壘,首先必須熟悉這個堡壘的結構、特性和弱點。論對中國和中共的熟悉程度,環顧當今香港,試問有幾多人比得上曾鈺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