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都比「正苦」好


【撰文:鄧永謙】
作者為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主任

有時睇得新聞多講清潔工友,自己都係想親身去聽吓睇吓佢地真正嘅狀況係點,正所謂手足成日講:「你親眼見倒嘅就係真相,唔使fact check!」。本住求真嘅態度,都一直落去監察住工友嘅情況,希望第一手明白多啲佢哋嘅需要。清潔工友固然係高風險嘅工作,但我自己就覺得公厠工友喺佢地當中係最高危嘅。點解?你諗吓,每日要去清潔一個處理香港人排泄物嘅地方,長期與細菌為伴,濕氣同氣凝膠都充斥住喺成個空間,喺嗰度長期工作嘅工友簡直係烈士,有種搵命搏嘅感覺。

負責公共洗手間清潔工作嘅譚叔(化名)打理得厠所井井有條,一入去已經聞到啱啱清潔嘅漂白水同清潔劑嘅味道,洗手間嘅內籠燈光鮮明,未見到有絲毫發霉嘅黑點同異樣嘅怪味,問工友係唔係啱啱清潔完,譚叔就媚媚道來:

譚叔打理的公共洗手間井井有條。照片由筆者提供

「係呀,我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清潔一次,係成個洗手間洗一次咁,一定要落漂白水架!如果唔係消唔倒毒架,啲屎坑呢啲人去完就要即刻刷,唔可以等一排先洗,因為你唔擔保去厠所嗰個會係帶菌者,尿兜就你知啲人痾到周地都係嘅,咁就要成個尿兜連附近啲牆身呀,企嗰個位呀咁都要刷,因為要刷甩啲漬同味架,盡量就希望唔好俾啲細菌同啲味留咁耐喺呢度囉!」

「哇!譚叔你嘅服務真係拍得住酒店商場嗰啲標準喎。」我十分欣賞咁講。

譚叔:「冇嘢架,公司就交咗個厠所俾你去做,人就得一個,你可以選擇求求其其去做架,亦都可以認認真真對得住自己,咁都係你自己揀啫,咁可能大家對公厠係冇乜要求嘅,話知佢冤崩爛臭呀理得佢死呀,但我都可以對自己做嘅嘢有要求架嘛,係唔係呀?」

「譚叔咁你自己喺呢度做咗咁耐,而家疫情咁嚴重,你驚唔驚會有感染嘅風險呀?」我急住問佢。

「冇架,邊度有得驚嘅啫,你唔做咪冇錢,要生活嘛,咁你冇人替你咪又係死?個厠所又唔知搞到污糟成點啦。」

不過你唔好話喎,我覺得我負責得呢度我一定要做好佢喎,呢個係公眾責任嚟,尤其係呢啲時間就更加要著緊去做到足呀,我係有呢個責任做好佢嘛。

聽譚叔講到呢度我即時好似見倒譚叔個頭好似發光咁有個光環喺度,好有嗰種神聖嘅氣場,可能你會話洗厠所啫使吾使咁認真呀!我喺到諗呢種咪我哋成日講嘅使命感囉,呢種我為人人嘅社會責任我喺譚叔嘅身上感受到,名乎其實嘅做好份工佢。

諗番今次疫情下,施政者點樣喺自己身處嘅崗位,繼續用佢地引以自豪又僵化嘅行政系統去運作,處理封關同檢疫嘅問題上錯漏百出,歪理無稽嘅形式與部署,一時令市民啼笑皆非,一時又令我哋憤怒難過,面對疫情好似失去方寸咁。對比起工友,雖然工種與階層嘅差別,職能與責任嘅不同,但其實兩者同樣係需要盡自己能力,喺自身嘅崗位做好抗疫防疫嘅本分,我見到嘅譚叔佢唔單止做好自己嘅本分,而且喺態度上有好高尚嘅情操,佢冇因為自身嘅職業而輕視自己嘅責任,冇漠視使用者嘅安危,反之佢充分表現出嗰份對社會責任嘅委身同投入。

以疏散長康邨康美樓這一役為例,相片中坐著的兩位看守現場的警察,全副連衣防護衣、面罩和外科口罩裝備,旁邊負責清潔消毒的工友就只有口罩一枚,實在一大諷刺。張凱傑攝

相反,工友同管理工友嘅政府部門相比,政府對工友嘅待遇就真係太唔完善,冇幫佢哋喺工作上做好防疫措施嘅預備,連警察嘅裝備都好過工友,但係其實清潔同醫護嘅工作,感染風險一樣咁高危,最諷刺嘅係工友要去到隔離嘅地方清潔,連保護衣都冇,就好似帶佢地去送死一樣。

譚叔呢份工作嘅情操,實在俾嗰啲又唔係為香港人著想、又唔做好自己嘅本份做好聆聽民意嘅工作、夾硬做一啲對社會產生不良影響嘅事情、同埋一味就係要擦鞋討好別人嘅施政者,佢嘅公民素質好過呢班人千萬倍,香港呢個地方最需要嘅就係譚叔呢類咁為人著想,充滿同理心嘅人,而唔係嗰啲假仁假義,自私偽善嘅掌權者,用香港嚟去滿足達成佢地極權管治嘅慾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