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50年不變毋須庸人自擾


新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多次說自己是個低調的人。何君健攝

「如果5年前有人同我講,我5年後要做大律師公會主席,我會話,你都傻嘅。」資深大律師林定國說。

世事難料,結果他今年接任當上大律師公會主席,肩負重任。他接受《眾新聞》訪問期間,多次形容自己低調,現實是他知道當前社會氛圍愈趨兩極化及出現撕裂,法治可能會遇到更大的衝擊,他坦言不能擔心得太多,要正面面對。對於「50年不變」及法制是否可延續,他抱審慎樂觀的態度,更反問:「為何要庸人自擾呢?」

於2013年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林定國,翌年首度出任大律師公會副主席。他坦言,之前從沒有參與過大律師公會的事務,沒有擔任過執委會委員。他笑言,未出任公會副主席前,執業近20年,連大律師公會位於金鐘高等法院低層二樓的辦公室踏足不知有沒有5次,「大律師公會係咪喺LG2(低層二樓),我都要諗一諗」。

林定國形容,當上主席是一個機緣巧合,「我都想低調,從來邊係高調嘅人,唔係艱苦經營,刻意追求」,又說「我係安穩搵兩餐晏仔,有時間去吓旅行、食吓嘢,過好普通ok生活已經好滿足」。話說回頭,原來最初是資深大律師石永泰於2014年做主席第二年任期時,找他幫手出任副主席,他開始慢慢了解公會的運作,接着資深大律師譚允芝當了兩年主席,他繼續任副主席。

今年譚允芝卸任,林定國覺得不至於責無旁貸,但既然機會來到,亦有人支持,便決定接受這個挑戰。林表示,本身與石永泰並不相熟,當年對方為何找自己做副主席,他着記者自己去問石,他假設對方覺得他有小小用,又謂石說話夠說服力,結果他應承。林說,做主席責任大及有一定壓力,並笑自己「咪瀨嘢喇」;話雖如此,他說要真心多謝石永泰給他機會。

 

林定國在2013年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何君健攝

做主席並非刻意追求,原來當大狀也不是他自小追求的志向。出身小康之家的林定國,中學就讀香港華仁書院,他記得最出名的同班同學是歌手李克勤。修讀理科的他分析自己,「做醫生,劏老鼠都劏到隻老鼠流晒血,都無謂搞到有醫療失誤,自己又冇乜科學頭腦,做工程師又唔想,法律新鮮有啲得意,debate(辯論)都有參加過,覺得自己language(語言能力)都ok。」 ,基本上排除其他選擇之下,原來只剩法律這一學科,結果考入港大讀法律。

他於1992年開始執業,97回歸後,法律界發起過四次黑衣靜默遊行,一次都沒有參加過。追問為何不參加,他嚴肅地說:「我必需講清楚,參加又好,唔參加又好,尤其是唔參加,唔係話對件事本身唔支持背後嘅理念,係純粹個人表達方式唔相同,我覺得每個人都可選擇自己嘅方式」。他印象中讀大學時參加過89年六四遊行,另一次是2003年7月1日的50萬人大遊行,「當時(2003年)社會有好多問題,係有啲煩」。他重申「我都想保持低調」。

正正現時社會都出現很多問題,社會氛圍愈趨兩極化及政治化,決定接受任主席這個挑戰時,有否想過及擔心本港法治會遇到更大的衝擊?林定國直言知道亦有想過,「呢啲嘢好難估,有時以為無事發生,一樣可以發生好多事,有時以為會有事發生,但可能突然又靜落嚟。同埋香港唔同年代都有唔同嘅事發生,你邊擔心得咁多呢?」當然,大家也要有高度警惕。

問他近年哪一件對法治造成最大的衝擊,林定國覺得是整件「佔中」事件。他解釋,現時社會上面對很多關於法治的議題均與「佔中」有關,事實上,七警案及稍後開審涉及違反禁制令的案件源頭都是來自「佔中」,「佔中」事件觸及香港巿民對法治的理解及信心,甚至對司法制度產生很多問號。

社會討論法治的議題變得激烈及兩極化,另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今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曾提及,社會上部分人士,包括曾受法律培訓的人士,為增加政治籌碼,不時以法治作為口號,這情況確實不幸。問他是否認同袁司長所講,而法律界內是否也走向兩極化呢?

林定國表示,法治是有不同層面,「你抽一部份嚟講,唔可以話你錯,只能話唔全面」,即使有法律知識及背景的人士,不同人對法治都可有不同理解,無論背後有什麼動機,香港是有言論自由,他覺得最重要是巿民要用理性及邏輯去分析這些言論的內容。他指出,公會正是一個政治中立的專業團體,至少不應該會有人懷疑公會背後有何動機,純粹「以法論法」。至於社會上有參與政治的人物是否以法治作為政治籌碼,他則不解讀袁司長的說話。

過去幾年,香港經歷多事之秋,更凸顯法治及司法獨立這基石的重要。問及是否有信心「一國兩制」的「50年不變」和法制在2047後可延續;而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曾表示,《基本法》內沒有列載《基本法》將於2047年6月30日自動失效的日落條款,現時已超越50年期的三分之一,2047年後的安排,應該在2030年左右要獲得解決。

林定國不諱言,為回答這條問題,要翻看《基本法》數次,找出當中只有一次在第5條提及「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接着,他緩緩道出他個人看法。他先稱:「成本《基本法》無話50年之後要修改或者失效,無咁嘅條款……除非有人成功啟動修改基本法的機制,否則從憲制文件嚟睇,呢個制度係會繼續存在喎!」並續說:「憲制文件都無話會有失效期喺度,香港人唔需要為呢樣嘢擔心,莫講究意有無談判籌碼,係在於有無需要先,如果無嚟個需要,做乜要庸人自擾先?」

林定國認為,要努力堅持「一個兩制」本身有存在的價值,對國家的發展來說,香港仍有其獨特優越之處,包括擁有獨立的司法制度,法治及法制在世界排名十分高。他重申其個人立場,「而家基本法咁寫,一日未修改,一日就要堅持……我永遠擁護一種積極樂觀嘅態度」,強調這想法是審慎樂觀而不是天真。

(專訪大律師公會主席之一)

 

林定國小檔案:

家庭狀況:已婚,妻子是律師
學歷:香港大學法學學士,英國諾丁漢大學國際法碩士
執業年份:1992年取得大律師資格開始執業,2013年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執業範圍:民事法
嗜好及興趣:旅行、看書、書法、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