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公道對待罷工醫護人員


【撰文:蔡熾昌】
作者為考評局前秘書長

上星期天星期日檔案《咫尺戰場》令人十分觸動,看到芳華正茂的醫生Wendy 以自己無牽無掛,毅然加入「Dirty Team」,讓有兒女的同事可以少一位加入。得悉她雖未寫下遺囑,但已把銀行戶口的資料交託朋友,不禁落淚。本來軍人打仗是天職,可是裝備不足而要上戰場面對不知在哪裡的敵人,合理嗎?公平嗎?人道嗎?當前醫護面對的就是這種不正常的情況。醫療人員疲於奔命照顧病人,工時長,工作條件惡劣(長時期穿著保護衣工作絕不好受),不敢回家,以免家人受感染,令人肅然起敬,衷心感激。關上電視機,心情沉重,久久不能自已。心想,假如他們是我的親人,我會怎麼樣?不敢想,心中充滿疼惜和矛盾;想起7,000位罷工的醫護員工,心情起伏。

這次罷工的目的並非為醫護人員的利益,反而是為香港整體利益──「封關」,堵截病毒從內地進入香港,否則一發不可收拾;而且,香港的醫療資源也不足以應付這個局面。政府充耳不聞,醫護人員才被逼罷工。

多位醫學界權威袁國勇、黎青龍、沈祖堯、許樹昌、何柏良等對封關和罷工曾公開發表意見,都表示理解罷工的原因並非員工怕死或偷懶,是希望當局正視前線工作的困難和醫療設備的不足,難以應付因不封關帶來的醫療壓力;他們都希望政府能盡快封關,堵截內地病毒擴散到香港。他們也希望醫護人員在此艱難時刻緊守崗位,但認為以言論刺激醫護實屬不智,站在道德高地斥責醫護怕死更是不合理,希望當局回應醫護的訴求。市民聽到特首的回應是「極端手段威逼政府是不會得逞的。」

林鄭終於擴大封關範圍,但在宣布時還強調措施是來自審時度勢的考慮,與罷工無關。是耶非耶,公道自在人心。

罷工五天後,「醫管局員工陣線」決定停止罷工,足見有關醫護人員都是心繫病人,大局為重的。著名文學作家盧瑋鑾教授(小思)對醫護停止罷工有深刻的體會,她引用「所羅門智斷兩母爭子」的聖經故事,認為此刻可見誰最愛香港人,醫護人員不忍香港病人受苦,寧願受委屈而復工,不是敗於政府手上,相信不少市民認同。據了解,一位發起罷工的醫生,己自動參加Dirty Team(筆者心中的Noble Team),不知道林鄭有何感想?

香港目前面對「疫」境,醫護人員日以繼夜與病毒搏鬥,全港市民都對醫護人員送上支持、慰問和祝福,政府高層理應振臂一呼,鼓勵大家同心同德,群策群力,一起闖過這個難關。英國戰時首相邱吉爾1940 年8月20日在國會稱讚皇家空軍英勇抵抗德軍空軍轟炸英國時說過 "…never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令英國國民同仇敵愾,士氣如虹。

但最近媒介報道特首要求醫管局嚴肅處理組織罷工的員工,不容許「害群之馬」留在醫院工作。在此關鍵時刻,香港正需要上下一心,支持艱苦作戰,人手緊絀的醫護團隊,為甚麼我們的特首竟然發出這樣荒謬的聲音?這是「管治新思維」嗎?是甚麼邏輯?到底她心中在想甚麼?她真的能帶領香港走出低谷嗎?不過,當你想起她得意洋洋地說過「戴了也要除下!」的口罩名言,你可能只有苦笑。

醫管局及其管理層不乏有識之士,期盼他們在此關鍵時刻,發揮良知和良心,妥善處理罷工事件,公平對待有關人員。懇請他們考慮:

(一) 這次罷工的動機和目的與一般罷工不同,適宜考慮周詳,做到合情合理。

(二) 罷工人員的心路歷程是充滿掙扎的,罷工五天便主動復工,是心繫病人。

(三) 一般而言,「放過」罷工者會對不罷工的不公道,也會立下壞的先例,但今次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例外,罷工者得到不少同事的理解乃至支持。李青龍教授自己不罷工,但曾到瑪麗醫院街站支持同工。某醫院的部門主管寧願辭職也不願「交人」。見微知著,足見今次是特殊情況,值得考慮特事特辦。

更希望當局盡快明確告訴員工不會「秋後算帳」,讓有關員工全情投入工作,早日戰勝疫境,真正愛香港的市民是明白的。

最後想講一個小故事。春秋時期晉秦交兵,晉軍元帥先軫調兵遣將,敗秦師於崤山,活捉秦軍三位大將孟明視(百里奚之子)、白乙丙(蹇叔之子)和西乞術,獻於晉襄公(晉文公子)。其母文贏,秦穆公之女,說服襄公釋放三將歸秦,讓其父治其兵敗死罪。先軫得知趕到,勃然大怒,向襄公唾面,並罵其無知,竟聽婦人之言而放虎歸山,必將後悔!襄公醒悟,並無怒意,拭面而謝,承認過錯,並派人去追。襄公能忍先軫,因他體諒先軫之犯上純粹出於忠心為國也。敬請醫管局高層垂注,香港幸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