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維權抗爭的兩種危機意識──敬覆陳言新老師 


【撰文:素心】
 
面對驕橫跋扈的當權者,弱勢族群的維權抗爭是風險極高的社會行動。它的動力在於民眾自覺權益被剝削的危機意識;而抗爭要取得成效,正視後續發展各方面的風險,及時予以管控制衡是另一種危機意識。如果以粗略的二元思維來看,兩者之間本同而末異,是一種看似對立,其實相輔相成的辯證關係。
 
作為動員力量的危機意識會鼓動激情,匯聚焦點,建構議題,號召行動,追求一蹴即就的實時效應;而後續發展的危機意識要沉澱理性,審時度勢、評估風險、規劃行動,接受循序漸進的延時效應。兩者各有關懷,不過都認同「初心」的超然價值。
 
一般來說,維權抗爭都是被迫出來的,除了前車之鑑,根本難以從容擘劃並作沙盤推演。不過啟動了之後,天時、地利、人和都是變數,必須緊貼情勢,以兩種危機意識作出平衡調度,才可持續發展,立於不敗之地。

昨晚是831太子站警察襲擊市民的半周年祭,警民再爆發近期較大規模的衝突,警方大舉拘捕多名示威者。EYEPRESS照片
 

「初始危機意識」與「後續危機意識」

在功能方面,前者凝聚團隊士氣,養精蓄銳,提高勝算;後者檢討得失,減低損耗,務求取得最大的成效。
           
在心態方面,前者標榜戰爭狀態,傾向於建立某種意識形態,剖判是非,槍口對外,果敢勇決,同仇敵愾;後者面對現實,參詳斟酌,三思而行,甚至檢討制衡、問責整頓,造成一定的內部矛盾。
 
在理據方面,前者以狹義的因果判斷作為行動的證成──「凡存在即合理」,「官迫」所以「民反」,於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暴易暴,以超限戰對超限戰。之後以「目的」證成「手段」,以「長治久安」證成「眼前陣痛」,再以「整體的成全」證成「小眾的犧牲」,極端者會激化為生死相搏,玉石俱焚的「攬炒」思維;後者以道德判斷和果效判斷作為行動的座標──堅持普世價值,恪守文明規範,管控預期,盤算得失,務求進退周旋,有理有節,極端者會飄浮在「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的空中樓閣。
 
在願景方面,前者依據狹義的因果關係解決當下的危機,會產生追究「第一因」的戰略思維。例如香港的問題根源在中國,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於是期望「支爆」,甚至將法輪功那句「天滅中共」的口號寫在牆上(註1)。後者以道德判斷和果效判斷著眼當前,超越你死我活的仇恨,以共同進化的思維「行公義,好憐憫」,珍惜每個人的每一滴血,撫慰每個靈魂的每一道創傷,並以此作為抗爭行動的底線──例如那些稱職的前線醫護和社工。
 
在論述方面,前者情勝於理,致力批判,立場先行,四捨五入,激化矛盾,渲染悲情──但能放未必能收;後者理勝於情,著意忠告,瞻前顧後,留有餘地,質疑問難,訴諸義理──但能破未必能立。
 
整體而言,前者是大敵當前的吶喊,聽命者扼腕切齒,一鼓作氣,破釜沉舟,為團隊灌注義無反顧的能量,積極的意義在於成全初心,化解危機,建立豐功偉績;後者是曲突徙薪的忠告,緩衝的檢討不免令人扼腕踟躕,甚至戒慎恐懼,裹足不前,積極的意義在於守護初心,保住元氣,迴避凶險,徐圖後計。
 
如果事有所成,彼此的角色亦有微妙的差別:吶喊者仍活著的話,會被奉為英雄好漢,頂戴光環,執掌眾生的命運;犧牲了的,會被封為烈士楷模,名垂千古,為眾生指引導航。而忠告者,畢竟在民情亢奮的時刻拖勇士的後腿,阻擋歷史潮流,實在吃力不討好。結果,「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彷徨」(註2),招致道德潔癖的揶揄似乎實至名歸,無可推託了──最後,只好躲在首陽山上「捱辣腐乳」(註3),心底還是那句「I love you(眾數,「我沒有敵人」,包含異見者)」(註4)
 
如果失敗呢?
 
暴政依然,彼此都只是人血饅頭,或者天地不仁的芻狗而已(註5)! 

831太子站警察襲擊市民半周年際,旺角催淚彈放題。EYEPRESS照片

關於抗爭的「錯位」危機

相關文章:

素心: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陳言新:錯判對錯位——回應素心〈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同文陳言新老師在 〈錯判對錯位——回應素心〈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註6)一文中,就拙作提出許多懇切而情理兼備的意見,雖然焦點或有參差,但兩相映照,仍足以開拓讀者的思維,或有助於抗爭運動的成熟發展。這本來就是撰寫時事評論的本意,得以成全,謹此銘謝!
 
〈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註7,以下簡稱「拙作」)發表於2019年12月初,主要以後續發展的危機意識,就維權抗爭的新階段提出一些忠告。所謂新階段,包含幾個重要的情境變遷──抗爭運動踏上國際政治舞台、抗爭場合由街頭拓展(或轉移)到關顧民生的區議會、大學校園受到政治爭議和警民衝突嚴重干擾、激進的抗爭手段引起民意逆轉的憂慮,而相關的被捕人數不斷增加,少年被捕者更為數不少……
 
經歷了大半年的艱鉅抗爭,參與者和整體社會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可是當權者愚拙失措,頑固依然,抗爭運動究竟何去何從?在新的階段裡怎樣才可以將危機轉化為契機?
 
回答這些問題,必須以深入的檢討和縝密的考量作為依據。
 
「『錯位』是不對應、不吻合、不銜接、不自然、不合理或不如所願的意思,至於是非判斷的對與錯,就要視乎處理得是否及時、是否恰當了。」這是拙作提出忠告的用心所在。
 
陳老師的回應對讀者啟發良多,本文謹以所得,摘其關鍵者投桃報李,並就拙作有欠周全之處略予補充。行文或欠雅馴,尚祈包涵見諒。其他枝節論點上的分歧和對政局觀感的差異,各有所見,是非對錯或由觀點與角度決定,不必強求一致,只好輕輕放下。至於對筆者個人的提點,身為成年人,自當澄心淨慮,反覆思量,若有寸進,再表謝忱。 

關於美國「新中國政策」和香港定位的「錯判」

其實筆者正因為對美國的「新中國政策」略有所知,感到香港的維權抗爭放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可能招致始料不及的危機,所以提出忠告。
 
筆者素來避免設喻立論,怕引起「以喻為實」的誤會,不過設喻有精簡生動的說明效果,不妨酌情運用。對香港來說,如果要找靠山,「中國」和「美國」是否兩個等量齊觀的選擇項,還需要周詳的論述。這不是個人移民換個護照的問題,正如陳老師所引述,「弱國無外交」,而「遠交近攻」本來就是強者對等較量,不想對手獲得支援的戰略。對於香港來說,這卻是風險極高的「外交」抉擇──那些「遠水」極可能撩撥起更猛烈的「近火」,所以值得三思。
 
陳老師詰問:「香港人在無槍無彈的劣勢之下,不求諸國際助攻,如何對抗中共?」(第5段)這並非拙作的關注重點,筆者僅指出朝著這個方向發展要面對怎樣的危機。而且「維權」與「對抗」、「助攻」或有落差,宜慎作抉擇。
 
此外,在上述的討論中,甲、乙兩個方案之外有沒有其他選擇是個後設的問題,它的前設考慮是:以香港的條件在政治博弈中引入外援,會產生怎樣的延伸效應?「中港關係」與「中台關係」實在有很大的差別,各自的迴旋應對空間截然不同。「對抗」和「助攻」的延伸後果我們有相應的謀略和足夠的條件應付嗎?而且抉擇帶來的影響不單及於某個年齡層,事關整體社會福祉,必須從長計議。
 
「和魔鬼交易」(第5段)、「說服希特拉」(第6段)的設喩很有抒發情意的效果,可理解為初始危機意識的體現。不過如果慣性使用,可能會造成以喻為實的誇張效果,煽起不合比例的仇恨,縱容了魔鬼,重判了「被告」,小覷了希特拉。作為後續發展的論述措辭,在「性質」和「程度」兩方面或可有所調節,如實地形容被告的惡行。
 
至於早前美國容讓中國進入國際社會,而中國政府的威權本質依然故我,陳老師說的「(二十年來)這些歲月買來的教訓」(第5段)筆者同樣感到無奈。不過,歲月買來的教訓或可待較長的歲月來評鑑。政治和外交的操作,在「實時效應」和「延時效應」之間,可有不同的定位和解讀。
 
陳老師引述年輕人說香港沒有時間等下去了(第6段),筆者亦有共鳴。何況年紀不輕,比年輕人更沒有時間等下去了。不過,初始危機意識湧上心頭,要付諸行動,還得掌握波譎雲詭的政局,戒急用忍,沉著應變。

在反送中抗爭運動的群眾活動中,有示威者高舉美國國旗呼籲美國政府介入制裁。美聯社

關於「苦口婆心」之言

拙作提出「儘管抗爭議題是當前急務,然而若非到了真正的生死關頭,我們還是要守住那些脆弱的文化載體,讓它不受侵擾,從容地成就百年樹人的千秋大業。」陳老師認為這番苦口婆心之言應該轉贈當權的那班庸官(第7段)。這個建議對拙作來說本來是題外話,但筆者並無異議,不過把有意思的忠告全數「轉贈」他人,未免太慷慨了,留一點給自己──「分享」吧。
 
至於申誡那些高薪厚祿的庸官是否還要「苦口婆心」,又是題外話了。

關於「和理非非」與暴力抗爭

「和理非非」與暴力抗爭之間的抉擇並非三言兩語說得透,「以暴易暴」如何設定反應的臨界和底線更是個嚴肅的抗爭倫理問題,很多懸念還有待證成。正如前文所述,維權抗爭一般都是被迫出來的,只有臨場反應,難作沙盤推演。因此筆者認為對「苦主」條件反射式的憤慨言行不必過分苛責。不過,當抗爭發展下去,影響及於社會大眾(例如堵路、罷工、佔領機場),許多不直接相干的社會人士都變成了苦主,而抗爭者多了一個身分,就是某程度獲得民間賦予公權力的人物,筆者稱之為「義士」。
 
義士行使公權力的正當性建基於他的修養、智謀和對社會的擔當,所以從理念上說,他們要比實際當權的那些庸官更勝一籌。而公眾人物的修養就見於當下的言行,智謀見於規劃行動的韜略,而擔當則見於敢於為抗爭行動的後果負責。
 
抗爭運動要贏取民心,就要令人相信,你一旦獲得權力仍是個文明好漢,而所謂「情緒商數」就是個起碼的觀察項目。從抗爭後續發展的角度來看,要求義士戒掉粗言穢語真的苛求了嗎?中國共產黨在打江山的年代,有一首規範團隊言行的革命文宣,名為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註8),可作參考。
 
何況,那些所謂「國罵」秉承大中華的小傳統而來。連珠爆發的詛咒和粗言穢語,株連家族、冒犯女性、侮辱長者。符號化的解讀是學者的研究課題,現場的感受和鏡頭下的紀錄是很實在的。苦主的哭喊咒罵我們大可不必介意,但要為民請命就必須認真檢點,在「黃巢」與「黃興」之間作出明智的抉擇。

陳老師又提到,「(面對暴政)非暴力(抗爭)的下場就是被流亡與坐牢」(第8段),讀到這句子,筆者腦海裡湧起另一個問題──暴力抗爭的下場又是甚麼?

關於啟發年輕人

陳老師以曼德拉、甘地和馬丁路德・金的事蹟說明抗爭者成長需時,並就啟發當下的年輕抗爭者提出了很多建議(第9段)。筆者亦同意有心人各盡所長,以不同的進路各施其法,假以時日,一定可以促成政治新生代的成長。不過有些重要的課題還是值得我們多費心思面對的。

經常有人引經據典提醒我們:歷史書裡面都是為當權者而寫的故事而已。智慧警語難免以偏概全,但含金量高,很有參考價值。近百年來,我們幾代人都在以暴力革命取得政權的統治下成長,腦海裡早就植入了革命的正面形象,至於革命所付出的代價和它的後遺症都不會是中史教科書的課題。「革命」這個詞語的浪漫色彩尤其令年輕人嚮往,由他們主導的這場抗爭有許多波瀾壯闊的想像,但現實上革命給個人和社會帶來的風險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此外,年輕的抗爭者比較純真,又有較強的初始危機意識,對於後續發展的艱危可能未及關顧,這方面實在需要有心人與他們好好溝通。

關於抗爭現場的「童子軍」和銀髮族

拙作裡筆者說了一句語氣很重的話:「童子軍,烽火現場沒有你們的位置,請回到大後方吧!」──那不是命令,是懸崖勒馬的呼喊。

陳老師回應說:「當看到童子也上陣時,那也反映了像周梓樂、梁天琦等『適齡』抗爭者,能跑能動,有腦有料的,也真的越來越少了!」(第10段)可是,我們是否要認真思考:「適齡」抗爭者愈來愈少就要讓「童子軍」上陣嗎?將來「童子軍」愈來愈少呢?怎麼辦?

同溫層裡政治正確的答案是:「他們不滿暴政,義憤填膺,是自願上陣的。」跟著的問題就是──誰讓他們處於那樣激憤的狀態?政治正確的答案當然是:「暴政!」

可是,為甚麼縱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仍堅決不派遣童子軍上前線對付真正的希特拉?

為甚麼中國在抵抗日本侵略的危急關頭,仍只派遣成年的童子軍擔任後勤工作?

為甚麼我們保護不了既敏感又純真的少年,讓他們的脆弱心靈過早啟動激情的危機意識?

再以設喻方式以便說明:儘管某人是個英雄好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身為「道旁兒」的,也不便鼓掌送他一程吧?明知前面是個黑幫的山寨,難道我們還要讓木蘭上去捐軀嗎?她願去,就讓她去?

再想一遍:究竟是誰讓他們處於那樣激憤的狀態?答案可不是「暴政」兩個字那麼簡單了。

至於銀髮族為保護孩子而奮勇加入抗爭行列,筆者完全理解。那是很感人的象徵行動,可以激勵士氣,守護有需要的孩子,但不宜寄予事功上的期望。試想,如果讓孩子和長者一起衝上前線就能感動當權者,那還叫做暴政嗎?

關於拙作的盲點

陳老師對拙作的立論態度頗有意見:

 「不問警暴之因,只責私了之果,不理高牆的壓倒之勢,而求放下苦主角色……」(第9段)

 「遠方的警隊護旗手李文亮醫生也『覺悟』到言論自由的可貴。這結果是不是先生所樂見的,我就不敢妄下判斷了。」(第11段)

真不好意思,由於拙作主題狹窄,內容駁雜,篇幅冗長不堪,忘了按照「立場先行」的規矩亮出批判當權者的護照,的確似乎有點蒙混過關了!

關於年輕人的閱讀習慣

陳老師在回應拙作時指出,那樣的長文不發表在年輕人垂注的網媒,他們絕大多數是不會看到的。(末段)

筆者明白,這其實是抗爭運動的內在危機。既然社會上有陳老師這樣的有心人願意傾聽年輕人的想法,希望年輕人亦嘗試多點理解不同角度、不同風格的論述,與各種思路的持份者交流意見,擴闊視野,造就有利的條件讓榮光早日歸於香港。

後記

拙作發表之日,2019冠狀病毒的疫情尚未猖獗,社會撕裂的始作俑者仍是驕橫跋扈的庸官集團。可是目前因疫症恐慌而產生的避鄰效應,令社會復和的希望再添了變數。也許因為買不到口罩的緣故,不論黃、藍陣營都痛罵當權者,某程度來說,總算是不同營壘的親和表現。但願這片刻生死相關的共鳴,所在意的不是天災挾持之下的「蛇齋餅糉」,一逃過生關死劫就煙消雲散。

政治一天都嫌長,評論時事總有瞬息萬變的催逼感。本來想把回應陳老師的意見按重點敷衍成短文依次發表,免卻冗長之討厭。可是當前的香港,天災人禍接踵而至,舊的議題未有著落,新的已經湧到眼前來,時不我與,實在無可奈何!

戴著口罩到街上蹓躂,只見報章封面盡是疫症的頭條。想起拙作完成當日,累計的被捕者為數六千,個多月後已超過七千人。這場未了結的人禍應如何問責?當權者和抗爭者背後的「諸葛孔明」該怎樣交代?

但願維權抗爭運動能夠跨過疫境,以更成熟的智慧持續下去。

災難當前,我們或可考慮接受延時效應,暫且放下營壘之間的糾結,以初心守護初心,到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手裡的時刻,再為失格的當權者盤點罪孽,秋後算帳!

註釋:

1.    法輪功、「天滅中共」:把那些口號噴在牆上的人究竟是抗爭者還是法輪功的傳教士,待考。法輪功在香港這場抗爭裡介入頗深,值得留意。

2.     「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彷徨」:魯迅,〈題《彷徨》〉。

3.     躲在首陽山上「捱辣腐乳」:《史記・伯夷列傳》伯夷、叔齊歸隱首陽山,義不食周粟的事蹟。「捱辣腐乳」、「I love you」諧音。

4.     「我沒有敵人」: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我的最後陳述〉

5.   天地不仁的芻狗:老子,《道德經・第五章》。

6.     陳言新,〈錯判對錯位──回應素心〈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7.     素心,〈維權抗爭的「錯位」危機〉

8.    維基百科:〈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