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鄭在馬會事件上的敗筆


【撰文:魯立】

特首選舉論壇,林鄭在其他兩位候選人圍攻下,犯下了不少低級錯誤。例如她說曾俊華的桌面從來沒有文件,不但被對手輕描淡寫一句要 Work Smart 便化解了,更被不少網民在網絡上拿來作抽水文章,一時間又為對手贏了不少「心心」和「笑笑」。

不過,魯立認為,她全晚最大敗筆,是回應馬會事件時的態度。

林鄭今次競選團隊,有不少與馬會關係千絲萬縷的人物。馬會前主席夏佳理,是林鄭競選辦主席團成員;香港賽馬會見習騎師學校校長陳念慈,則出任競選辦副主任。 本來,林鄭曾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又做過民政事務局常秘,又以前政務司司長身份參選,她的團隊當中有體藝社福界別活躍份子參與,絕對不足為奇。

偏偏在參選前爆出西九故宮事件,又牽涉到馬會作為「表外融資」的支持單位,林鄭和馬會的前陳往事,忽然間變得敏感。可是,要知道,馬會自從七十年代的改革,一直以來都是政府以外推行各項體藝社福計劃的最大支柱,其投入程度,甚至比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秘而不宣的事實,就是馬會在香港的權力結構中,存在某種特殊地位,香港任何民間機構都無法比擬。

今年1月6日,夏佳理以西九管理局董事局成員身分,陪同當時仍然是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會議,為西九故宮事件解畫。何君健攝

2016年,馬會的博彩收益為326.8億,而其他的營運收益,則為33.3億,對比約為1:10 。所以可以說馬會最賺錢的經濟活動,就是博彩業務。

馬會龐大的博彩業務,在香港是獨市經營,而幾乎所有在香港有壟斷地位的機構,不但要與政府保持極良好的關係,甚至在不同範疇上要扮演推行政策的最重要角色。例如同樣曾由夏佳理出任主席的港交所,就是香港被規管的財金生態環境當中,落實政策的最重要平台。近年港交所為了配合特區以及中央政府,不但作出極多改變,也因此變得越來越政治化。

又例如港鐵,除了是鐵路優先政策下政府偏好的公共運輸工具,它也是城市規劃發展的關鍵。沒有鐵路覆蓋的地區,在今時今日基本上不可能有大型的都市建設發展。行外人未必會見到這種規劃思維,但熟悉香港都市發展史的人就知道,發展才是港鐵最重要的社會功能。

再舉多一個例子:兩電。兩電雖然不似港交所和港鐵,在企業架構上完全沒有政府的直接介入。可是兩電是環境局轄下,最重要的持份者,最重要的環境政策,幾乎都與兩電有關。反之,兩電也盡全力配合各樣公共政策,以維繫著與政府密切的關係。

以上幾個例子,只是香港政商界千絲萬縷的關係網的一小部分,假如要逐一介紹,恐怕要寫一本書才夠篇幅。魯立只是想借這些片面的現象讓更多人明白,香港的行政管治結構,從來都是某種「統合主義」(Corporatism),而不是純粹的資本主義,又或者所謂的自由放任主義(Laissez Faire)。事實上,功能組別和選委,也是反映著這種公共行政架構而衍生出來的政治制度設計。

從不同的觀點,對「統合主義」會有不同的評價。在主流左翼眼中,「統合主義」社會中佔據了特殊地位的企業和機構,借政府威權來維持壟斷,換言之是一種透過公權謀取私利的交易。在另一邊廂的自由市場支持者,則認為是公權力在侵蝕市場經濟,是一種腐化。

借用以故的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講過的一句話來形容香港:「站在中間路線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因為你會同時被兩邊的車撞倒。(Standing in the middle of the road is very dangerous you get knocked down by the traffic from both sides.)」

看客觀的結果,無論是馬會、港鐵、港交所和兩電,在促使公共政策上,比政府部門都做得更出色,而這些機構在營運本業,也算是交得出世界級成績,完全不似其他國家那些受保護企業。香港舉世無雙的「統合主義」,無論是林鄭月娥,抑或是曾俊華,只要是有多過六年政務官經驗的人,都應該很難否定它們的存在價值。

不過,一直以來,政務官都不會公開為香港的「統合主義」護航,從來都不會。因為香港的管治,從來都高舉自由市場的旗幟。這一代政務官,已經忘記了,又或者根本不知道,這一支旗幟是從何而來。

虛妄的自由市場旗幟

話說,在六、七十年代,西敏寺已經意識到香港管治的困難,以及有可能出現的主權問題。就在這個時代背景下,西敏寺派了一個曾經在越戰期間到越南西貢出任大使的麥理浩到香港擔任總督。這一著棋,就算不是事後孔明,也看得出當中有精心部署。

麥理浩是外交官。不,應該說是大英帝國在日不落帝國的餘暉中,最顯赫的一位外交官。在麥理浩之前,總督都是出身於殖民地部的行政人員。但戰後世界各地都是反殖去殖運動,殖民地部亦再沒有容身之處,最終合併到外交部,而麥理浩也在這個時代背景下,以外交官身份成為了香港第廿五任總督。

行政官的手法,是蕭規曹隨;外交官的思維,卻是將帝國利益,當作一盤棋。麥理浩在抵港履新前,曾經深入研究分析香港的處境,並向外交部提交建議書,計劃要將香港在最短時間內,變得與中國大陸有所分別。相關資料,不少都已經過解密,有心者不難找到對證。

要知道,當時的中國大陸政府,仍然在文革的火紅成代,任何一個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要令香港和中國大陸有一定的文化差異,除了麥理浩推行的福利擴張、市政局局部代議政制改革、清潔香港運動、反貧等,最重要是在身份和意識形態上,令中港有所區分。有經歷過戰後香港的人都知道,在七十年代前,幾乎沒有人自稱是香港人,可是在七十年代後,香港人的身份意識卻隨著流行文化的發展,不經不覺地建立起來。

與此同時,香港亦因爲經濟的蓬勃發展,建構起自由市場的神話。其實細心分析,不難察覺到七十年代的香港,既在大肆擴張政府干預,又同時成就自由市場經濟的形象,兩個目標南轅北轍,當中舉足輕重的,就是「統合主義」下的各種具特殊功能和地位的機構。換句話說,香港所之以是今天的模樣,完全是出於這些機構的靈活變通。常常拿來跟香港比較的新加坡,在立國後廿多三十年來都掌握不到的管治奧妙之處,也就是這一點。

馬會事件的更深層矛盾

林鄭月娥要是知道香港的管治之道,就不會膚淺地以抹黑論來回應。

這些「統合主義」機構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形象,一直以來都不差;近年的轉變,要是由魯立一言以蔽之,其實都離不開中港矛盾。

港鐵的形象是甚麼時候走下坡?高鐵。港交所呢?魯立會說是李小加的中國夢。而馬會當今面對的公關危機,說穿了也是由西九故宮開始。

當然,以上的話林鄭月娥不可能,也不敢說出口。可是,她沒有理由不知道問題癥結所在。曾俊華就更加心知肚明,助他扶瑤千萬里的那一陣風,其實也是中港矛盾。這也是今次特首選舉,沒有人說出來最核心的不方便真相。

林鄭月娥是否一定代表中央的立場?曾俊華又是否一定完全站在香港人的利益?昨天在選舉論壇前,魯立寫了一篇批評曾俊華的文章(「著了魔的曾俊華團隊」),被不少「薯仔」罵了半天。其實魯立只是想提醒大家,曾俊華可能根本不是大家心目中,那樣完全站在「香港營」說話的候選人。

林鄭月娥很努力地嘗試演出這一套「顧全大局」,結果在許多人眼中,變成了「顧全大陸」。事實上,無論是西九故宮,抑或馬會用地事件,甚至乎所謂的「林鄭心目中的三座大山」,林鄭月娥的拿捏都失了準,完全沒有從原則層面,為香港的制度以及政府的決定,作出有效辯護。

對不起,「死撐」絕不是有效辯護,而林鄭月娥的「抹黑聲明」,就是一種「死撐」的表達方式。魯立可以大膽講句,若非林鄭在這些問題的處理如此笨拙,今天她已經穩坐釣魚船。

噢,無錯,忘記了向各位分享一點從林營得來的路邊社消息:林營在最後這個星期,終於感到壓力,怕未能在第一輪投票中勝出。

最後,希望各位在網上圍爐之餘,細心想一想,民主的精神其實不是「換人試試」,而是要民眾醒覺,任何有權力的人都有機會被權力腐化,所以在任何情況下,崇拜政治偶像是愚不可及的行為;對林鄭月娥如是,對曾俊華亦如是。事實上,「統合主義」下政府和各大壟斷機構的公共行政及利益的超穩定結構,將會令任何一個出任特首的,最終都是變成同樣的貨色,行為亦將會大同小異。

作者簡介:某大公共服務機構傳訊部一名不起眼的員工;曾任職傳媒、跨國企業和志願組織;經過兜兜轉轉,方發覺工作到最終意義,還是為了一個鐵飯碗。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