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武漢肺炎大爆發】法媒: 1月7日似乎成了習近平過不去的時間點


在這張由新華社發放的照片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二)周一到北京的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視察。美聯社

《求是》雜誌上月刊登中共總書記近平2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講話。習近平當時說,他今年1月7日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法國廣播電台周二的一篇文章指出,中國官媒最近的宣傳重點是習近平領導戰疫,而且是圍繞1月7日這一個時間點。這篇署名「安德烈」的文章指,「1月7日,似乎成了習近平過不去的時間點」。

文章稱,有些分析認為,習近平把他親自領導抗疫的起點定在這個時間點,可能有這樣幾個盤算:一是表明他早知道,既然在1月7號主持常委會部署,他對疫情早已瞭如指掌,藉以制止外界所傳的領導人不知道或領導人被蒙在鼓裏的猜疑。另一是以此堵住有關領袖懶政庸政不作為,待到疫情嚴重居然無所事事的指責。

該文稱,這樣就產生了兩個重大的時間漏洞:一,從1月7日到1月20日這段時間,習近平為什麼沒有下令採取任何具體的抗疫行動或者有任何具體的指示?二,如果他已在1月7日做了部署,為什麼湖北官員還在忙着隱瞞疫情?三,1月7號常委會他有關抗疫的講話為什麼官媒從無報道?文章說,「習近平的時間從1月7號出發,然後不斷延伸,似乎是在彌補一系列時間上的缺失」。

相關新聞:

《求是》:習近平1月7日政治局常委會就疫情防控提要求 新華社當天報道隻字未提疫情
國情解讀:突然刊登習近平2月3日講話全文 有何玄機?
法廣分析《求是》習講話:準備一旦控制疫情鋪墊

 法廣:〈1月7日 習近平神秘的時間點〉全文

官媒對習近平領導戰疫的宣傳熱度越來越高了,而且老圍繞着一個時間點。央視周一的評論題為「這場阻擊戰,習近平全程指揮」,形容詞用盡了最高級,這能怪央視阿諛嗎,最近幾周,習近平本人差不多就在不斷講「我1月7日就......」官媒稱「疾風知勁草」,歌頌習近平「疫情如今,責任如山,挺身而出是擔當」。

官媒稱,「從1月7日到現在的一個多月裏,習近平主持召開了6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一次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一次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一次面向17萬人的電視電話會議,並深入北京的社區、醫院、疾控中心,了解基層疫情防控工作情況。」

黨的總書記主持召開會議,那不是他的工作嗎?且不管它,有趣的是官媒在這裏強調「1月7號以來……」其實,最早提出1月7日這個時間點的,是習近平,是他在2月3日的常委會上以第一人稱單數的方式表達的,後來在17萬人大會上,習近平又重複了「從1月7日以來」,然後官媒一哄而上,「1月7日以來......」。

1月7日,似乎成了習近平過不去的時間點。研究習近平自己提出的這個時間點很有意思,按理說,作為總書記,既有強大的宣傳機器鼓噪,根本無需自己出來喋喋不休,以第一人稱單數反覆解釋,從那個標誌性的時間—1月7號起,「我」做了什麼,我召開主持了多少次專門研究抗疫的會議,這背後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一般而言,一個領袖的威信在於別人維護,威嚴在於威而不露,讓別人說,讓別人提,而不是自己說,更不是自己反覆說。粗略查閱一下中共領導人的講話,這種情形在其前任領導人身上很少發生過。習近平如此專權,如此強勢,反而要如此去做?強勢的毛澤東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知道,在他統治的那個年代,主動吹他的,因為害怕吹他的,發自內心維護他的,不計其數。

有些分析認為,習近平把他親自領導抗疫的起點定在這個時間點上,可能有這樣幾個盤算,一是表明他早知道,既然在1月7號主持常委會部署,他對疫情早已瞭如指掌,藉以制止外界所傳的領導人不知道或領導人被蒙在鼓裏的猜疑。二是以此堵住有關領袖懶政庸政不作為,待到疫情嚴重,居然無所事事的指責。他不但行動了,而且行動的很早。然而習近平不會不知道他把時間點定在1月7號,會冒着另外一個巨大的風險,那就是,既然他早知道,為什麼在之後十幾天的時間裏,為什麼沒有實際的動作?也就是說,這樣一來,產生了兩個重大的時間漏洞,第一,從1月7日到1月20日這段時間,習近平為什麼沒有下令採取任何具體的抗疫行動或者有任何具體的指示?第二,如果他已在1月7日做了部署,為什麼湖北官員還在忙着隱瞞疫情,百步亭的4萬人聚餐宴會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地方上照樣開兩會不算,而且開會期間,竟然沒有公布一例確診?即便習近平本人,直到1月20號,才做出一個簡單的防疫批示?第三,1月7號常委會上他有關抗疫的講話為什麼官媒從無報道?

習近平的時間從1月7號出發,然後不斷延伸,似乎是在彌補一系列時間上的缺失,按照他提出的時間表,1月7號一下子跳到1月20號,1月22號是他下令武漢封城。但是,封城造成重大恐慌,武漢500萬人逃城,900萬人水深火熱,到處傳出湖北人遭歧視的呼聲。習近平沒有任何動作,直到春節前夕,他唯一的一次亮相是率領眾常委團拜,在團拜會上發表講話,在這一講話中沒有一個字提到嚴重的武漢疫情,沒有一句慰問受苦的湖北人民。

習近平真正行動起來,是大年初一那次常務會,那是在輿情洶湧,疫情嚴重失控,且衝擊全中國的危險時候,被迫行動起來。那次會上,習近平做出的一件事,委託李克強擔任小組長,習近平這個幾乎兼任所有重要小組長的領導人,為什麼會把抗疫小組長這麼一個重要的職務讓李克強承擔,至今還是一個謎。不過,隨後發生的一切證明,李克強這個小組長完全被架空了。

1月28日是一個節點,習近平終於意識到這場疫情發展的結果會對他的權力構成巨大的衝擊,此時不親自出馬,恐怕再無時間,便利用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訪華之際,說出「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而且,按照西方多家媒體報道,北京已在幕後說服了世衛,不要宣布武漢疫情對世界衛生構成重大衝擊的事件,習近平見譚德塞,信心滿滿,譚德塞也盡說好話,讚揚中國透明,根本沒有提中方為何貽誤時機。但習近平沒有想到,時也勢也,世衛組織難抵輿論壓力,兩日後緊急宣布全球進入緊急狀態,把志得意滿的習近平裝在裏邊。中國一下子在全世界顯得非常孤立。2月5日,只有上門來訪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幫習近平解圍。隨後,2月6日發生了「吹哨人」、醫生李文亮死亡事件,中國民眾對這位12月底披露武漢疫情而遭警方訓誡的醫生的死惋惜不已,由此引發出強大的輿論攻勢,那可以說是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一場真正的討伐當局的行動,民眾提出來最響亮的口號,要求言論自由,網絡公開辯論,隱瞞信息造成了武漢疫情蔓延世界,儘管這一自由持續了48小時。

從那以後,從習近平不斷召開常委會,政治局會議,以及多種其他會議,甚至還有17萬人大會,習近平可能真正意識到了某種危險,這場疫情,正在嚴重削弱着他的形象,他要盡力去彌補,彌補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親自出面,講自己抗疫的故事,一種是發動宣傳攻勢,強調習近平的領導能力。從那以後,官媒開始不斷讚揚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1月7日,疫情正在武漢氾濫,舉國上下卻不知其為何物,現在,竟然成了習近平領導抗疫的神話般的時間。

為什麼需要動用如此大的力量展開宣傳攻勢,《紐約時報》認為,中國政府讓吹哨人噤聲,隱瞞重要信息,淡化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威脅,使這一流行病在全國上下導致數千人死亡,現在,面臨着中國公眾對其失誤的怒火,執政黨共產黨正在試圖修復自己的形象,將自己塑造成全球抗疫領導者。但是,對於習近平和中共來說,重塑形象的企圖是一場重大賭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