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與田北俊合作生產口罩為選舉鋪路?中科潘焯鴻否認有關 僅稱「積極考慮參選」


口罩供應短缺,港府被指不作為,港人唯有自救。2018年年中揭發沙中線紅磡站剪短鋼筋的吹哨者、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2月23日在facebook發帖文宣佈,與土耳其商家合資設廠生產口罩,帖文一出引起網民熱議,紛紛留言表達感謝。但是,原本做工程的潘焯鴻為何撈多瓣?是因為口罩生意有利可圖?工程生意大跌?還是密謀為參選鋪路?

潘焯鴻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坦言,自去年五月中科在本港已沒有任何工程生意,如今生意全部在中國大陸、澳門和海外,經歷過沙中線事件、反送中運動、再到「口罩荒」,潘焯鴻自言政治取向「黃咗啲」,但他否認設口罩廠是為了選舉鋪路,僅表示會積極考慮參選,「為選舉我唔洗做呢啲嘢,點解我攞錢出來做呢啲嘢?」

潘焯鴻承認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有份投資設口罩廠,而田北俊今年1月中接受傳媒訪問時曾表示,不排除組政黨,提拔有質素的人士參選立法會。當中兩者是否有關連,潘焯鴻是否其中一位獲支持的人選?潘沒有否認,僅表示「唔少人同我傾過,但我都要諗好多嘢。」 

相關新聞:田北俊打本 中科潘焯鴻土耳其設口罩廠 90多萬元投資料半年回本 香港由黃店發售

中科興業與土耳其商家合資設廠生產口罩,當中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有份投資,圖中的口罩並非土耳其廠的產品。田北俊facebook

自2018年5月,「剪短鋼筋」、「追溯日期文件」、「RISC form文件缺失」一連串沙中線工程醜聞被揭發,當中的吹哨者就是紮鐵分判商老闆潘焯鴻,他去年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形容,因被港鐵打壓,生意後來大跌七成,今天再談到中科生意,潘焯鴻稱,在本港的工程生意已經跌至零,去年5月做最後一宗生意,之後便解僱所有香港工人,現時只剩下項目管理人員。

他記得中科試過多次被政府刁難,「舊年勞工處搵返一年前的一次地盤巡查,因為一個吊勾的安全扣扭彎咗,咁嘅事一般都唔告,都係警告,個吊勾仲要唔係我哋公司,有理無理告咗我哋十條告票」、「上個月無端端勞工處有人上來話要check我哋勞工保險,我俾咗個certificate佢,佢話唔得,佢要我俾保單佢睇,不斷騷擾住我哋。」他不期望可以在林鄭政府的管治下,中科可以投到任何工程。

中科目前主要在內地、澳門和海外均有生意,而在疫情期間,生意則暫時較少受到影響,「影響唔係無,都有,我都去唔到(當地),相對香港的impact對我無咁大。」但他指出,外地生意卻賺得更多,「香港人工好貴,海外人工成本好低,香港可能佔七成,佢哋只係佔三成,變咗人事管理容易啲,就喺施工方法定輸贏。好做過香港,亦都無咁多古靈精怪嘢。」

潘焯鴻稱,中科在本港的工程生意已經跌至零,去年5月是最後一項工程,之後便解僱所有香港工人,現時只剩下項目管理人員。周滿鏗攝

既然工程生意並沒有失利,為何貿然去生產外科口罩?潘焯鴻解釋指,年初時因眼見政府在疫情期間不作為,並故意製造口罩荒,唯有想出港人自救的方法,包括搜購東南亞、歐洲的口罩回港免費派發。他說,至今已「快閃式」派發了數萬個口罩,亦沒有刻意拍照記錄,期間獲得好友田北俊的注意,表示希望一同參與派發行動,並向他提議不如投資設口罩生產線,避免助長市場的炒賣,潘焯鴻負責擔任買手,最終在土耳其物色到廠房,並與當地商家合資設廠,投資成本約190萬,平均出資約90多萬,田北俊佔大部分(未有透露確實金額)。工廠將會負責代理生產一款土耳其口罩,現時月產約300至400萬個口罩。

潘焯鴻形容,政府故意製造口罩荒,並提出本地口罩生產資助計劃,目的是為了讓建制派得利,有助9月的立法會選舉,因此他希望透過免費派發口罩、呼籲更多富商多管齊下,以阻截政府的「陰謀」。過去一年,潘焯然經歷了生意大跌、反送中運動和今次武漢肺炎疫情下的香港,他直言自己的政治取向「黃咗啲」,去年曾參與幾次遊行,而潘是理工大學舊生,他亦曾到理大支援。

田北俊(右一)、自由黨黨魁鍾國斌(左二)和上水區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上月在上水地鐵站外快閃派口罩。田北俊facebook

那麼,今次口罩設廠是為了選舉鋪路嗎?潘斷言否認,「為選舉我唔洗做呢啲嘢,點解我攞錢出來做呢啲嘢?」、「9月先選舉,而家先2、3月,而家做會唔會蠢咗啲?」雖然如此,潘透露他和田北俊的朋友關係,而田北俊有份投資中科在土耳其的口罩廠,加上田今年1月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到不排除與另外兩名自由黨榮譽主席周梁淑怡及劉健儀、以及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合組政黨,並提拔有質素的人士參選立法會。

被問到他和眾人之間有否關連,潘焯鴻回應,「我哋有食飯,少不免有討論政治,坦白講,大家唔同看法,我相信佢哋組黨的形式係唔實際,係唔應該,反而用另一個模式,佢哋覺得邊一個有為,去支持嗰個人,可能係理想的方法,唔係綁住佢要佢跟黨走,反而是佢覺得個人有特質,對香港有利,佢選出來係有自由的議政、投票權,咁反而係可行啲。」那麼,潘焯鴻會是其中一個人選嗎?潘焯鴻聽畢,只笑笑,沒有否認,他之後表示會積極考慮參選,「唔少人同我傾過,但我都要諗好多嘢。」

潘焯鴻說,在反送中運動上,他見到香港人有中科的影子,猶如當時他形容的「大衛」挑戰「歌利亞」,「係沙中線上面,我係付出,做夠啦,甚至係有啲冤獄,話我為錢為乜為乜」、「本來見到政府咁腐敗,社會咁沉淪,其實中科的人見得最清楚」、「去到反送中運動,我見到出去做前線的做前線,遊行就遊行,和理非的做和理非,大家唔單止醒覺,其實同中科一樣都願意付出,為香港做啲嘢,有無成果呢?其實未有。」「我應唔應該積極啲再去諗一啲方法可以投入啲,除咗中科監察住建築界,唔一定參選,但我仲諗緊。」

早前有專業人士聯署呼籲香港人積極登記成為選民,尤其鼓勵功能組別選民積極參與立法會功能組別投票,潘焯鴻亦有份聯署,但據他了解,工程界有兩名年輕工程師有意參選,故若他最終決定參選的話,挑戰功能組別的意欲不大。

潘焯鴻近日在facebook繼續大鬧港鐵管理層。中科監察facebook

如今中科在香港或不能再投標做生意,會打算逐步撤走香港的公司總部嗎?潘焯鴻稱不會,反而日後會加強監察本港建築工程界的運作,包括計劃入稟司法覆核沙中線調查委員會即將提交的中期報告,潘焯鴻說:「你邊個大佬做錯嘢都好,我就搞死你,最終大家唔好做錯嘢囉」、「因為政府、港鐵同禮頓想我死啊嘛,話俾你聽,我更加唔會死,我用幾多成本包林鄭月娥同陳帆死先,禮頓港鐵死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