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牧師揭7便衣警毀露宿者家當、踩下體 警方最初拒認 翌日公布1涉事警停職


7名便衣警員被指於上周一(2月24日)到深水埗通州街公園,無故毀壞一批露宿者的家當及食物,其間一名女警涉嫌扯一名男露宿者的頭髮,並踩他的下體。長期協助露宿者的牧師林國璋,周二(3月3日)揭發事件後,即日收到自稱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員來電,指警隊當日沒有出隊,質疑林如何確定施襲者是警員,多番要求他在fb澄清,惟林拒絕。

有份協助露宿者的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連續兩日去信康文署,要求保存事發時段通州街公園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警方隨即改口,承認深水埗警區在通州街公園一帶進行反罪惡行動,並公布1名涉事警員被即時停職。

深水埗通州街公園的露宿者向林國璋牧場申訴,指便衣警用鎚仔(右)毀壞他們的家當(中上、中下)。一名女警兩手扯一名露宿者的頭髮、左腳踩踏其下體(左為示意圖)。林國璋fb相片

林國璋在過去8年恆常探訪及協助深水埗露宿者。他上周二(2月25日)如常到深水埗通州街公園探訪時,一批在該處聚集的越南露宿者向他申訴,指上周一(2月24日)下午有7名身穿黑衣的便衣警員(6男1女)到場大肆破壞,無故用露宿者的鎚仔,打爛他們的膠箱、椅子及食物等。當中一名女警將一名體弱多病的男露宿者壓在地上,扯著他的頭髮,更用左腳踩踏其下體。其間警員曾用言語侮辱露宿者為「乞兒」,又聲稱有權要求他們離開。

林國璋形容,露宿者甚少主動向他申訴,「如果佢哋遇到差佬搜白粉,或者邊個畀人拉,佢哋甚至唔講畀我聽。」他有感事件令露宿者心靈受傷害,「啲柴米油鹽冇得罪你,10罐豆豉鯪魚,揼到有9罐唔食得,掉咗喇;有1罐就凹咗,我keep咗嚟做證物。」他亦收起警方當時使用的鎚仔作為證物。林認為,警方這次針對露宿者的行動,是為了搜出違法物品,找不到就以言語、武力「發洩」在露宿者身上。

林國璋了解事件後,為露宿者購置食物補給。與此同時,他向邵家臻及甘浩望神父反映事件,並決定於周二(3月3日)開記者會公開事件,要求政府善待露宿者,並向相關露宿者道歉及賠償。

林國璋(右三)與甘浩望神父(右四)、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人員及多名民協人員開記者會,冀為露宿者抱不平。邵家臻fb相片

周二下午、記者會之後,林國璋收到自稱警察公共關係科的「陳幫辦」來電,稱警方見到他在fb的採訪通知,形容警隊內部對林所述的情況感到「震驚」。林引述「陳幫辦」指,警方在該段時間並沒有出隊,質疑林何以確定那些人是警員,又指林應該用「涉嫌」、「可能」等字眼,不應一口咬定是警員所為。陳建議林在fb澄清,惟林斷然拒絕。

林國璋解釋,有在場的露宿者認出警員,「因為佢哋(露宿者)成日喺公園,警方耐不耐又嚟查吓,你話佢哋識唔識吖?如果喺深水埗行,邊個係雜差、邊個係咩,你都熟晒啦。加上佢哋成日被警察捉上差館,又係見到啲差人,差人係佢哋『朋友』、生活一部份。我咪選擇相信佢哋係警方。」林指出,過去的聖誕節前夕,防暴警察在 12月19至21日一連3日到場,掉露宿者的物品。林表示,「陳幫辦」嘗試說服他,著他不應用過去半年對警方的印象去看待今次事件,又指警員沒有動機去做該些事件,雙方在電話糾纏了半小時,彼此都沒有讓步。

記者會當日及翌日,邵家臻兩度去信康文署,要求署方保存事發時段通州街公園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並安排他及林國璋看影片,以作搜證調查。深水埗區副康樂事務經理林子健向邵表示,事情涉及他人私隱,需先諮詢私隱專員公署及相關機構。

林國璋坦言,他只是打算在記者會公開事件,沒有計劃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亦不期望警方會跟進事件。然而,周三、邵家臻去信康文署後,警方回應傳媒查詢時,改口指當日深水埗警區曾在通州街公園一帶進行代號「晴天」的反罪惡行動,而該次行動中沒有人被捕。立場新聞引述警方回覆指,警方過去3個月在通州街公園一帶,進行 570 次反罪惡行動,共拘捕 9 名男子,涉嫌販毒及藏毒。林國璋指,警察公共關係科沒有再聯絡他,但警方對傳媒的說法正是「自打嘴巴」,「如果你出動咗咁多次,你明白點解人哋(露宿者)認得你啦。」

警方當晚再經政府新聞處發稿回應事件,指有警務人員涉嫌毀壞現場物件,警方高度關注,案件交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進行刑事調查,1名涉事警員被即時停職。警方重申,絕不容許警務人員有任何違法違紀行為,稱聲會公平公正、嚴肅依法跟進事件。

林國璋表示,當日在場、隨後接受記者訪問講述遇襲經過的露宿者阿山,周四(3月5日)應西九龍重案組要求,到警署錄口供,而他亦在同日收到報稱屬西九龍重案組的「周幫辦」來電,請他協助調查。然而,林徵求法律意見後,傾向不協助警方調查。

越南籍露宿者阿山周二接受傳媒訪問,講述上周遇襲過程。《蘋果日報》圖片

林國璋為基督教善樂堂前堂主任,2012年發起關懷露宿者的「守護兄弟行動」。那時,通州街天橋底有一批本地人及一批越南人露宿,他們在橋底搭建了數十間小木屋。林國璋每逢星期二都會到橋底露宿,星期三起來再購買食物給露宿者,帶病者去看醫生,有時也會陪露宿者上庭,或去探監等,他因而有「瞓街牧師」的稱號。

林國璋憶述,前年開始,警方打著「搜毒」旗號,陸續大舉拘捕露宿者,封鎖他們的小木屋,警方封鎖兩日後,再轉由食環署接手,拆卸該些小木屋,「啲人被拘留幾日,出嚟間屋冇咗喇。」政府拆屋後,在該位置落石屎,再用鐵絲網圍起,「個個禮拜都係咁,我哋眼白白睇住佢一間、一間拆咗。」林批評,警方後期的做法更為離譜,他引述露宿者指,有警員甚至向露宿者「塞」白粉,並向露宿者說:「返到差館,包白粉掃唔到你指紋,就會放咗你㗎喇。」

通州街天橋底曾經有多間露宿者搭建的小木屋,去年初已全被鐵絲網圍封。周滿鏗攝
失去天橋底的家園,露宿者唯有遷入通州街公園。周滿鏗攝

原本在通州街天橋底的露宿者,逐漸遷入通州街公園,林國璋未有再陪他們露宿,但仍然恆常到公園探訪他們。林指出,政府趕走天橋底的露宿者,「眼不見為乾淨」,繼而興建豪宅,讓社區仕紳化,根本無意安置露宿者。

相關報道:【圖片故事】露宿者之家──通州街公園日與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