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同理或無情,只是一念之間


【撰文:鄧永謙】
作者為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主任

巧姐(化名)因丈夫患了重病無法工作,唯有一個人擔起家庭收入嘅重任,除咗拾荒工作之外,夜晚仲搵咗份私廈嘅倒垃圾嚟做,就係為咗能夠糊口。問佢會唔會覺得好攰想抖下?

巧姐好快就回應:「冇得抖架!手停口停呀!唔好話,千祈唔好 「咪」埋雙眼太耐,真係驚一睡不起架!」巧姐吾係怕死,係怕「咪」埋眼熄咗燈冇人理佢老公,孤零零一個又唔知俾人掉去邊間老人院。

「喺香港做老嘢(長者)最冇人理架,特別我哋窮嘅呢啲呀,邊有人理你呀,你死你賤。所以呀,靠自己呀,一定要靠自己。」

照片由筆者提供

巧姐身處呢個社會中無奈建構咗自己一套做人嘅道理,就係冇人理靠自己。事實係佢哋係唔係理所當然要被遺棄?至少佢地肯做回收嘅工作,都應該尊榮番佢地嘅行業,而唔係好似施政者咁不屑一顧?大家試諗吓,喺香港呢個高度文明嘅城市裡面,施政者同我哋竟然容讓呢群長者身處困境,巧姐呢對長者所面對同承受嘅,係包辦晒所有現時社會有關基層長者要面對嘅問題,包括各行業對長者勞工嘅極端剝削、社會對晚年就業者嘅第二次否定、政府對長者貧窮問題嘅支援不足、處理安老事宜嘅缺欠,以及對其生活保障欠缺了解等等。拾荒者同佢地嘅處境正正就係喺缺乏社會支援下產生咗以上種種嘅困難同問題。

喺未能解決到支援問題之前,我哋仲有眼前嘅口罩可以分享俾巧姐:

「我有啲口罩呀,特登過嚟呢邊送俾你哋當做見面禮,之後我會再嚟探你哋架。」一路講一路跟住佢嘅車尾,見巧姐推住車仔越見急促,我諗佢應該有啲趕住去回收舖磅紙皮。路邊突然有位途人不顧一切從對面馬路衝過嚟,未有留意巧姐架車仔正迎面撞到正,呢位途人隨即好大聲喝斥巧姐:

「你盲架?睇唔倒人架!你個死垃圾婆,推住架嘢就惡晒呀,睇路呀死垃圾婆!」呢個人講完之後再加十零句粗口就隨我哋遠去。佢將「死垃圾婆」呢個稱呼重覆咗兩次,明顯語調係帶有刻意侮辱嘅成分。我有啲慶,問巧姐:「佢咁講你,你唔嬲嘅咩?」

巧姐大笑講:「哈哈,我喺呢頭成日都係聽倒人咁講架啦,有乜好嬲喎!」我帶住鬥氣嘅聲線回應:「嗱!唔係架!咁我夠覺得你哋係環保先鋒囉,唔係執垃圾!」巧姐冷靜回應:「我剩係聽到人哋叫我做垃圾婆咋後生仔,哈哈,環保先鋒邊度輪到我哋呀!」唔通佢覺得我嘅回應好膠....

一個稱呼,帶出咗身份價值認同或否定,我哋鍾意點稱呼佢哋、形容佢哋,或點樣評價佢哋,都有我哋嘅自由,不過問題係,喺評價佢哋之前,我哋有冇真正進入過佢哋嘅生活同工作?一呼一吸同步去感受?佢哋有咩做咗出嚟令你感覺佢哋係執垃圾?同樣,有咩令你尊榮佢哋?其實,原來同理(心)或無情,只係一念之間。

同樣,掌權者同無權勢者喺社會之間嘅關係,亦係視乎雙方對對方係同理抑或無情,政府又何嘗唔係忽視基層長者面對生活困難嘅需要?同時又未有具體實際可行嘅政策措施,去肯定同建立晚年長者喺社會嘅身份同價值?關係永遠係雙向嘅,若果你忽略蔑視人民嘅訴求同需要,人民自然對你失望同不滿,若你以同理嘅心去聆聽同回應,人民自然尊重你,願意並肩同行。可惜咁多年嚟,無權勢者喺呢個極權管治嘅城市,向來都得唔到應有嘅尊重,亦冇被同理地接待,只係換嚟俾掌權者稱佢哋為:「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嘅群體。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