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澳門能否成為新國際金融中心?──經濟分析補遺


於香港時局紛亂之際,社會輿論吹起新風,指澳門或會成為新的國際金融中心。在2019年12月17日,《大公報》文章引用澳門中華總商會主席馬有禮的說法,指「澳門可以吸引內地有實力的企業來設立總部,通過澳門開拓國際市場。除了國家對澳門建設葡語系國家人民幣清算中心的支持以外,澳門具有自由港、低稅制、無外匯管制、政局穩定、銀行體系健全、完善的金融監管法制等優勢,這些是澳門發展國際金融業的獨特競爭力。」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宋小兵更在評論文章〈澳門街會成為金融中心嗎?〉豪言,指「華爾街也是一條街,可以成為金融中心,澳門也應該可以。」宋小兵認為,澳門成為香港之外的新國際金融中心,能滿足中國國際戰略的新需要。

俗稱澳門街的澳門營地大街,是澳門最古老的一條街道,可以打造成為金融中心嗎?網絡影片截圖

不過,看淡澳門前景的坊間輿論也有不少。認為澳門難成新國際金融中心之說,至少有三類:第一,香港年輕金融人渾水認為,資金與人才能夠自由流動,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必備條件,但澳門的入境管制卻較香港嚴厲與不可捉摸,香港美國商會主席葛理福(Robert Grieves)及會長早泰娜(Tara Joseph)在2019年12月初被拒入澳門便是值得參考的案例。第二,《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認為,澳門弱點有二:一,澳門明顯較香港更受「中國化」問題困擾;二,在澳門開業的中資銀行分行數量也只及香港總數約十分一,且大部分屬於企業銀行,甚至利用澳門離岸賬薄參與香港企業貸款。第三,澳門新任行政長官賀一誠認為,「澳門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想法不實際」,原因之一,是現今世界各個主要國際金融中心都沿用《普通法》,但澳門法律體系卻採用《成文法》,無論在銀行開立企業銀行賬戶,反洗錢執行等等,澳門商業活動風險也因而較高。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早已分析全球各個國際金融中心如何成形。擁有透明、可預測、能降低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的營商法制與管治環境,是所有國際金融中心成形的先決條件。近年澳門「新土地法」爭議多少反映,這都是澳門弱項。基本上,所有談論澳門國際金融中心發展前景的評論,都不曾留意澳門「新土地法」爭議案例、從中探求啟示。

2011年,澳門特區政府銳意處理域內閒置土地問題,但當時官員認為,土地被延誤發展,不一定全是發展商的責任,政府處事低效、犯下行政失誤也是問題根源,於是將所有閒置土地概分為「可歸責土地」與「不可歸責土地」(意指土地閒置責任不在發展商)兩類。但在2013年,澳門通過新《土地法》,政府隨後引用此法,一律收回所有閒置土地,形同自行推翻官方所訂的「可歸責土地」與「不可歸責土地」的閒置土地分類政策。2016年,香港《明報》報導,縱然兩間在港上市企業泛海國際(129)及嘉里建設(683)於澳門所擁有的土地屬「不可歸責土地」,但最終仍被澳門政府收地。當時泛海國際指,澳門新《土地法》有違澳門《基本法》保障私有財產的條文,於是籌備訴訟,計劃與澳門特區政府對簿公堂。

事實上,澳門特區政府行事低效、有礙澳門經濟發展並非新事。賀一誠在當選成為新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之前,便曾於2019年8月競選答問大會指,令澳門政府「便民便商」是治理澳門的要務。賀一誠說:「外地商戶來澳開餐廳,但獲發牌需1至2年,目前不只是人資問題,同時無法申請經營牌照,是不便商的環境,一定要改變有關方向,讓他們容易在澳門經商。」

澳門新任特賀一誠在應付武漢肺炎疫情方面,表現比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色。

尊重產權、方便營商、銀行體制跟國際接軌,是商業社會發展基石。從這點看,可以見到,澳門商業社會似乎仍未練好基本功,澳門的國際金融中心夢仍然遙遠。不過在中國武漢肺炎疫潮一役之中,澳門政府控制人流供應口罩安排停課暫停賭場營業、制訂惠民融資政策的表現遠較香港政府應對奪目,這似乎也說明,澳門角色轉型亦非永遠不可觸碰的夢,畢竟世事如棋。至於在發展之中,政府應扮演何種角色,這是大題目,有機會我們再詳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