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真的可行嗎?


拜讀黃裕舜先生於《信報》刊登的文章 〈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講述「關懷國家但聚焦我城的本土主義」如何能夠緩和香港緊張的局勢,使中國和香港得以達致雙贏。筆者在文章的字裏行間中,感受到黃先生縱身處異邦,仍關懷我城,實在是難能可貴。提出「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出發點好,能夠實行的話當然很好。然而,可能是黃先生在學術上主要聚焦研究西方政治,將中國和香港當成了羅馬帝國與城邦,忽視了中國與西方國家本質上的不同,所謂的「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歸根究底是不可行的。
 
港共政權推行暴政,從上年到今年,從無間斷。不說太遠的事,單是這幾天選管會竟然建議長者可以優先投票,以及香港警察大規模搜捕曾於十一月尾理大圍困戰身處理大的示威者,已經反映港共政權根本連不打壓市民也不煩意,更遑論實行黃先生所言的「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
 
至於港共政權的直接上級中共政權,更是現今世界上最獨裁,最野蠻的政權之一。從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殺、打壓維吾爾族到去年六月十二日開始於香港發生的慘劇,責任皆完全在中共政權上。如果中共政權真的有誠意解決問題,先不論五大訴求,將林鄭換掉選出賢能者接任,不就已經將問題解決了大半?退一萬步來看,如果中共政權明白強硬方式無助解決香港社會的深層次問題,於2017年的特首選舉,一早就應該支持曾俊華而不是支持林鄭月娥。查實,香港市民從來也不是鐵板一塊。筆者相信,如果當時特首選舉,當選的是曾俊華,香港人絕對不用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在所不惜地抗爭。
 
黃先生提出的「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最大的漏洞實為不了解獨裁體制的本質。獨裁體制下,只有「無端獻媚」者、「報喜不報憂」者,才得以得到獨裁者的青睞,皆因獨裁者懼怕下屬功高蓋主,威脅到己身,因此重用的差不多必定是奴才。有能力有決心實行黃先生所提出「一國兩制下的新本土主義」者,在獨裁體制下,不是被拒諸門外就是被投閒罝散。

去年十二月十八日國際人權日遊行,有市民舉起「還我真普選」的標語。EYEPRESS照片

查實,要提出能夠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案,先了解人與群體的本質,可謂至關重要。港共政府對香港不負責任,罔顧香港人本身的利益,原因無非是因為香港沒有真普選。因此,香港人繼續抗爭,堅守五大訴求,循多條不同的戰線進攻,以真雙普選得到實施作為最終目標,才屬正路。類似黃先生所提出這些小修小補的解決方案,實遠離了問題的癥結,不着邊際,對大局很遺憾地可謂沒有甚麽幫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