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世衞的改名偽術 不如叫「廢嫌」算吧


【撰文:簡永哲】
作者曾任職傳媒,是球迷、影視迷,喜以較輕鬆手法,評論時政,諷刺時弊。

一個人的名字重要,一個病的名稱更加重要,罔顧事實地增減刪改,輕則要像胡亂把香港當作沙士發源地的何議員般,即日道歉,重則可以引發外交大戰。在武漢肺炎由中國蔓延至全球後,世衞將病毒正名為「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無加入率先爆發地武漢或中國等字眼,意圖為病毒「洗底」。世衞否認有偏袒,聲言日後新病毒都用此格式命名云云。不懂醫學的平民也會問,如果今年不幸地又有新冠狀病毒呢?叫COVID-20新新冠肺炎?更不幸地一年爆兩次,就叫COVID-20.1新新新冠肺炎?2012年爆發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 (Middle-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讀到主播口窒的名字,當時也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中英文名至今無變,世衞要為中東人士平反的話,請快一點。如果要避提爆發地方,那發病位置是否也應「正名」,肺炎改稱「心臟兩旁炎」好嗎? 倒不如就叫「廢嫌」算吧!

照片來源:世衛網站

新疾病/病毒改名屬專業範疇,但任何人也希望名稱反映事實、容易理解及易與其他病分別,好讓大家加以警惕,而不是要一個謎語般的「新名字」。世衞解釋,為了不涉及地理位置、動物、個人或群組,採用新命名方法,有指其中一個原因,是2009年H1N1人類豬型流感,被簡稱「 豬流感」,導致有人大量亂殺豬隻。

改名總有緣由,例如港鐵改站名,當年為何明明位於大角咀的站,要稱為「奧運」?緣於96年李麗珊及其他香港運動員在奧運會有傑出成績,故以此命名。近期一點,屯馬線當初屬意稱「東西線」,簡單易明,後來按地區取命「屯馬線」。未來連接東鐵與西鐵的「北環線」,是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的命脈,暫稱「古洞站」的新站,西面連接錦上路,東面連接上水和落馬洲中間位置;最終北環線及古洞站會否被「正名」,不太重要,始終鐵路最重要有實際作用,名改得不好,瑕不掩瑜,方便到將來在周圍安居的數以十萬計市民,無錯誤訊息便可。

改名有時沒有邏輯,像足球員中文譯名,巴西球員Love,直譯意思是「愛」,但要旁述員一場波不停愛愛愛不完,或要講成「愛交畀美斯」,有點奇怪,最後有人譯作「路夫」;英格蘭球員Drinkwater,直譯「飲水」?結果譯作「真禾特」, 但花名叫「飲水哥」,這些都無傷大雅。

說回疾病名稱,「香港腳」其實是足癬,英文名完全無HK字眼,名字由來久遠,疑與香港天氣濕熱「焗臭腳」有關,不作深究。日本腦炎的病源體三十年代在日本被發現,英文名至今仍是Japanese Encephalitis,此病主要經蚊傳播,世衞何時撥亂反正?

沙士是香港慘痛歷史,2003年3月世衞將之定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香港繼續以粵語譯音「沙士」稱之;內地則稱為「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但其實有誤,SARS實為非典型肺炎的一種,兩者並不相同。另外,當年中東呼吸綜合症受影響的地區主要包括阿拉伯半島及其周邊國家,超過8成確診個案是由中東國家報告或從中東國家直接輸往其他國家,縱使中東地區人士有微言,但事不離實,世衞至今沒有「正名」。

2017年,來自埃塞俄比亞的譚德塞,接替陳馮富珍出任世衛總幹事一職。網絡照片

人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專業範疇內,理應沒有無緣無故的名。疾病或病毒名亂「加料」,如將源自廣東河源的「沙士」,夾硬加「香港」二字在前,是竄改歷史,亦是對299名死者大不敬。亂刪走病毒名當中某些重要資料,叫隱瞞事實;亂改名的,叫推卸責任,或者諉過於人。要「夾硬嚟」的話,港人可否提出,廣東話「肺」字與廢物的「廢」字同音,應用其他字代替「肺」?如將今次世衞改名事件稱為「世衞廢嫌」或「嫌世衞廢」又如何?若前總幹事陳馮富珍仍在任,說不定平機會會將這個幽默反映事實的玩笑,當作「可能構成歧視」處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