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武漢肺炎大爆發】法廣比較胡錦濤與習近平:中國人太悲慘,被迫懷念「河蟹」年代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頁上載一篇文章〈看着武漢街頭的習近平 想起廣州街頭的胡錦濤〉,撰文者安德烈以習近平到武漢考察武漢肺炎防控工作,與2003年沙士期間胡錦濤到廣州街頭比對。

安德烈說,2003年,法新社記者問胡錦濤「問什麼事最讓他傷腦筋」,胡答是「非典」。安德烈寫道,胡錦濤當權的時候並不比習近平透明,沙士疫情亦是在軍醫蔣彥永揭露後才真正公諸於世。但是,2003年4月14日,在沙士疫情猖獗的時候,胡錦濤來到首先爆發疫情的廣州,看完醫護人員,然後在事先未打招呼的情況下,出現在廣州繁華的商業街北京路。安德烈說,胡錦濤「雖然也是中共領袖,人性不會高於黨性,他的話難免有作秀成分,但還是讓人感動,他的語氣裏還是有一種對人的擔心,他知道同胞受難他不能撇開責任」。

至於習近平,安德烈說,「救災遲緩,慰問遲緩,事情有利了就拿天下之功為己功,一切都是『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氣勢跋扈,專制專斷」。安德烈寫道,「有人說,中國人太悲慘了,每個人都被逼得懷念那個『河蟹』時代。還有人說,『想起胡錦濤,是很無奈,看看眼下這位,更讓人絕望』」。

〈看着武漢街頭的習近平 想起廣州街頭的胡錦濤〉全文

胡錦濤2013年回答記者的一段話被網絡翻了出來,引起許多評論。法新社問什麼事最讓他傷腦筋,胡錦濤回答「非典」。他形容自己當時「心急如焚」,若不能有效遏制疫情,不但對不起國人,也對不起各國人民。比起今天官媒鼓吹的要世界感謝中國的專橫無禮,「胡真顯得謙謙君子」,久違了!

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也曾遭遇嚴重衛生危機,胡遇到的是SARS,習面臨的是新冠病毒;胡的時候並不比習透明,SARS疫情是在303醫院軍醫蔣彥永揭露後才真正公諸於世,新冠疫情最初被武漢醫生披露後,黨政部門竭力隱瞞人傳人的重大事實,直到爆發成重大災難,傳染全國,現在已形成全球性災難。

然而,今天許多中國人想起胡錦濤,甚至對這位素有不作為,眼看着「擊鼓傳花」,一天天爛下去的前國家主席不滿的人也掩飾不住地感嘆,有人說,中國人太悲慘了,每個人都被逼得懷念那個「河蟹」時代。還有人說,「想起胡錦濤,是很無奈,看看眼下這位,更讓人絕望」。胡至少有另外一面讓人難忘。

2003年4月14日,胡錦濤到廣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考察。新華社照片
同一天,胡錦濤到了廣州市北京路步行街,向群眾揮手致意。廣東頻道網站照片

SARS全面爆發後,胡錦濤來到了疫情第一線,2003年4月14日,在疫情猖獗的時候,他來到首先爆發疫情的廣州,看完醫護人員,然後在事先未打招呼的情況下,出現在廣州繁華的商業街北京路,在街頭看望民眾……胡錦濤就是因為這一舉動後來被民間稱之為「濤哥」。胡錦濤的搭檔溫家寶總理在親民方面絕不輸於胡,疫情囂張之際,挺身慰問老百姓,溫家寶給人這方面留下的印象似乎更深:凡是大災大難現場,都有他的身影,有些批評者譏諷他是一位演員,但這樣的演員在習近平統治下絕蹤了。

習近平到了武漢也過其門而不入,只到火神山醫院旁邊的武漢職工療養院,透過視訊與抗疫醫護和病患會面。網絡照片

在親民方面,習不要說平時從不去災害現場,他不去,連帶他的班子無人敢去。這次爆發新冠疫情的核心地帶—武漢,死了那麼多人,近10萬人被封鎖近兩個月,習近平就是不去慰問。直等到3月10日才去了武漢,與胡錦濤在廣州街頭與老百姓輕鬆握手隨便言談的場面比起來,習近平的出現令人恍若有隔世之感,除了挑選好的幾位社區人員,沒有見到真正的百姓,只去了兩個地方,一個是軍方管理的火神山醫院,他僅僅是隔着屏幕慰問醫護人員和患者,而且,不少人指出他其實去的是緊鄰的武漢職工療養院;另一個去的地方是東湖小區,沿途人家,一戶一警,戶戶駐警,高樓上布滿了狙擊手,習近平與其說看望民眾,不如說遙望被鎖在房中的武漢人更確切。一些視頻顯示,有住戶人家看到習近平走來,喊出「習主席好,武漢加油,中國加油」的口號,看起來很像是演員喬裝,因為其中一人問:「是不是開始」,而且喊的都是口號,不像普通老百姓的話。且試想每戶人家駐有警察,老百姓豈敢亂說亂動? 再看那街上,滿街空蕩蕩,沒有人,習近平一行走過,大約有上千名黑衣人出現,那是什麼人,只能是公安人員。

所以,今天網上才廣泛流傳着胡錦濤當年的一段令人唏噓不已的講話,這是2003年10月21日在曼谷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法新社記者問胡錦濤一個問題,什麼事曾讓他感到最傷腦筋,胡錦濤的回答很坦率:「非典」。他說:

當幾千名同胞遭受非典威脅的時候,當上百名同胞死於這個疫病的時候,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我心急如焚,如果不能有效地遏制疫情,使其泛濫開來,甚至擴散到國際社會,那麼作為中國的領導人,我們對不起13億中國人民,也對不起世界各國人民。

有人說,在聽慣了當今我黨咬牙切齒「不忘初心」的誓詞以後,濤哥雖然也是中共領袖,人性不會高於黨性,他的話難免有作秀成分,但還是讓人感動,他的語氣裏還是有一種對人的擔心,他知道同胞受難他不能撇開責任,而且,胡還有一種「胸懷」吧,至少和習比起來是如此,就是非典治不好,他覺得不光對不起中國人民,還對不起世界各國人民。

今天這些話就都收起吧,習救災遲緩,慰問遲緩,事情有利了就拿天下之功為己功,一切都是「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氣勢跋扈,專制專斷,當有本國人弱弱地啟示,是否應對造成的災難說一聲歉意?只是本國人,世界人民對疫情傳播的埋怨是有的,但遠遠想不到要中國人表示歉意,病毒嗎,無祖國。但那位人士的話說出後,遭到圍攻,黨的宣傳機器全部開動了,什麼美國要向中國道歉呀,什麼世界應該感謝中國呀,還有恨不得立即從美國遭到新冠疫情起源於甚至製造於美國,種種,不在話下。

濤哥時期,因前任江澤民鼓吹悶聲發大財,官員貪腐一路延續,終於喪失了一切底線,九龍治水後期,對維護憲政人權的打壓也異常嚴重。但是,真不能跟習近平時代的殘暴比,那時候,微博上還可以時不時看到一些自由的言論,民間也經常有人發聲,蔣彥永能把非典向外公開揭露,也足見那時候比現在有容忍得多,直到零八憲章誕生。他們抓走了劉曉波……那時候,溫家寶有時會談到人權、憲政等普世價值,溫家寶會公開站出來歷數文革的罪惡。

在今天,這一切都聽不到了,你說這是在演電影,這樣的電影不可能存在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