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田北俊插旗搵新人出選走中間路線 「票源或有七成淺藍三成淺黃」 曾俊華幕後支持


 

立法會選舉進入半年倒數,政圈各派開始磨拳擦掌。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接受眾新聞專訪,透露他與曾俊華、周梁淑怡、劉健儀有意「棟枝旗」,扶助志同道合、愛國又愛港的後生仔(指30、40歲),參加地區及功能組別選舉,走中間路線爭奪建制派的「關鍵幾票」,稱團隊成員包括:沙中線工程吹哨者、中科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以及曾經助曾俊華競逐特首的羅永聰。田北俊指,接受成員取向屬淺藍或淺黃,故團隊是黃、藍「溝埋」的綠色,分析「票源或有七成淺藍,三成淺黃」。但他重申並非搞政黨,亦與自由黨無關。

自認「黃咗啲」的潘焯鴻早前已表明「積極考慮參選」;羅永聰被問到會否參選時說:「你想我死咩,點會呀?」

田北俊自言個人政治取向屬「藍色」,「愈有錢就愈藍」。首富李嘉誠在民間有「最強黃絲」之稱,田北俊卻視他同屬藍營,「佢企番嚟香港仔嗰邊,呢個我絕對係欣賞。黃嗰邊讚佢,藍嗰邊唔敢鬧佢。」

去年初夏,港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觸發史無前例、持續半年未止的社會動盪。街頭戰火連天,至近月武漢肺炎來襲,才稍為緩和。在那風頭火勢之際,73歲、本已半退下政壇火線的田北俊,跟一班同樣已屆退休年齡的朋友,包括曾俊華、周梁淑怡、劉健儀,有感「一國兩制」開始變形、走樣,「我哋好擔心,咁落去,係咪維持到2047?」

田北俊表示,他們有意為今年立法會選舉「做啲嘢」,但並非組政黨,「我哋出嚟棟枝旗。呢個年紀都唔會搞咩政黨。」政壇元老明言不會親自落場,「你諗吓2047,係我同John Tsang(曾俊華)可以做啲嘢,定係而家啲後生仔可以做啲嘢先?」即係點做嘢?「唔係我哋出嚟選舉,我哋係支持啲年輕人出嚟選舉。」

企中間「愛國」又「愛港」 

「我哋就鍾意企中間,即係當一國兩制嘅運作,當國家對全世界,當國家對美國、英國、東南亞、日本,我哋就企喺中國嗰邊,我哋愛國嘅。大部份時候,我哋喺香港呢邊愛港,同愛國係冇衝突、冇矛盾、冇發生任何事情嘅。」

不過,田北俊指,香港偶有「關鍵時刻」,例如2003年50萬人遊行反對23條、去年先後有100萬人及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建制派需要有不是「一吹雞就歸隊」的「關鍵幾票」。「當咁多市民出嚟、有意見,我哋就要企番喺香港人嗰邊。如果乜嘢事都企喺國家嗰邊,就冇『愛國愛港』,只有『愛國』,唔需要有『愛港』呢兩個字。」

田北俊說,他既擔心時下年輕人,他們不認自己是中國人,只認是香港人,對「一國兩制」中「一國」的認同、看法愈來愈差,「對佢哋,我亦都覺得有問題。佢哋只有『愛港』,冇咗『愛國』呢瓣。」他又顧慮中央、中聯辦對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愈來愈差,「電視見到日日喺掟爛嘢,打爛地鐵、中銀。」

過去大半年的社會動盪,令田北俊等政壇元老感憂慮:「希望啲後生仔唔好做暴民。」資料圖片

如果我哋仲唔出嚟做啲嘢,等兩邊繼續咁發展落去,就幾難捱到2047而香港唔出事,所以我就覺得,我哋應該出嚟支持啲參選者,(他們)明白我頭先講嗰套大道理,唔係去港獨,亦都唔係一吹雞就歸隊。

「我哋就想搵啲咁樣嘅後生仔出嚟參選,亦都希望佢哋喺直選同功能組別都贏到個議席。」田北俊形容他們是「開明建制派」,既愛國又愛港,他們不講醫療、教育、房屋、福利,而是講「高層次」的概念。

希望啲後生仔唔好做暴民,淨係喺度破壞社會。亦都唔使做順民,順民即係話我都放棄啦,你想點就點啦。我哋都希望佢哋唔好移民囉。 


與建制爭直選功能組別議席

至於會在哪個區、哪個功能組別出選,田北俊表示,參與的人選、界別仍待情況更為「明朗」才會公布。「我同John譬如話棟枝旗,就係意識形態擺喺度,話我哋會幫手,你哋埋堆啦……我哋而家個團隊,又唔係正式嘅政黨,又唔係話我哋要畀錢請佢哋做嘢,好多都係義工,佢哋走埋一齊,我哋只不過提供咗一個平台,畀佢哋自己走埋一齊去互助,傾咗之後,邊個幫邊個都未搞得清楚,我唔會去理。」

田北俊補充指,很多功能組別議席他們都有考慮,「特別係建制嗰邊嗰啲,我哋要關鍵嗰幾票,唔係話去泛民嗰邊去搶。」自由黨現有飲食界、紡織及製衣界、批發及零售界、航運交通界4個功能組別議席,田北俊指,新團隊不排除會競逐,「如果我哋話,淨係喺建制派度爭取呢幾個議席,人哋會覺得我哋有啲偏坦,點解你自由黨嗰啲(功能組別議席)唔鼓勵後生仔去爭取,人哋(其他建制派政黨)嗰啲(議席)你又去爭呢?如果我哋做到關鍵嘅幾票,而家自由黨都做唔到,自由黨而家都係一吹雞就歸隊嘅,咁點解我哋唔去爭取(自由黨的功能組別議席)呢?答案就係我哋全部(建制派議席)都會去爭取囉。」

田北俊主動提到,他雖然是自由黨榮譽主席,但已經不會處理自由黨的黨務,這次他與另外兩名自由黨榮譽主席及曾俊華「做啲嘢」,與自由黨並無關係。被問到新團隊的名稱,田北俊指:「仲策劃緊、未plan好」。

相關文章:【專訪】田北俊拒跟李梓敬對話 評自由黨「繼續係咁,同民建聯無分別」

田北俊批評,現在的自由黨是「一吹雞就歸隊」,已非當年的「關鍵小數」。資料圖片

新團隊旨在成為建制派的「關鍵幾票」,故泛民的議席並非目標。「因為我哋係藍色,唔係黃色。我哋藍色得嚟可能嘅形容應該係淺藍,咁淺藍啲票會唔會喺某啲直選、功能組別有啲淺黃嘅票支持我哋呢?係唔奇嘅。」

「我哋個目的就唔係去打對手、黃嗰邊,因為我哋贏咗一個黃嘅票、黃少咗一票,咁我關鍵票關鍵唔到㗎喎。我哋要關鍵票,如果真係照出面好多人估計,可能建制淨番37票、泛民有33票,如果37票中我哋有3票,(建制)37就變咗34,咁嗰3票就可以喺關鍵時刻同政府講,如果你再好似《逃犯條例》咁,6月9號我哋唔撐你㗎,你得34票咪過唔到囉,過唔到不如唔好做囉。」田北俊舉2003年23條為例,指當年自由黨手握功能組別 8 票,最終拉倒23條,「咁喺關鍵時刻,先幫到香港忙吖嘛。」

「關鍵幾票」即是幾多票?田北俊指,要視乎最終建制與泛民的議席比例,如果是37比33,會是「關鍵3票」;假如是38比32,4票才是「關鍵小數」;若果39比31,則需5票成為關鍵,如此類推。他補充指,實質上他們未必需要那麼多票成為「關鍵幾票」, 因為建制派有議員會擔任主席,議員亦未必齊人開會,「就算去到39對31,都唔排除3票就做到關鍵3票。如果要關鍵3票出嚟表達意見,可能另外有一票、兩票一齊過嚟,例如田北辰、石禮謙……(議會內)如果冇人夠膽做(反對政府),咪全部舉手舉腳贊成、支持,就令香港發生呢幾年發生嘅事。」

支持潘焯鴻、羅永聰

誰是他們支持的「後生仔」?田北俊打本搞口罩廠的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輔助曾俊華競逐特首的前財政司司長政治助理羅永聰?田北俊承認:「Jason Poon(潘焯鴻)係一個例子,阿聰係一個例子,其實而家仲有好多其他呢啲咁嘅人搵緊我哋。」還有哪些其他人?他不願透露:「阿聰同Jason係你提,我就認係嘅啫,我就唔會主動畀啲名你,如果你搵到啲咩名話係嘅,你咪嚟搵我囉。」那麼,他們旗幟之下有多少人?「事實上就好多(人),但出選就唔會出好多,因為開口埋口都係話建制、開明嗰幾票咋嘛。」

田北俊表示,欣賞潘焯鴻在沙中線事件的表現,「喺沙中線,同禮頓、港鐵,佢夠膽做啲嘢,我都幾欣賞。嗰啲咁技術嘅嘢,如果你唔係夠膽為社會公義去講,冇人知㗎。」資料圖片

眾新聞隨後向羅永聰查詢是否有意參加直選,他聞訊後笑言:「你想我死咩,點會呀?」羅永聰對於田北俊稱他是團隊一員反應甚大,「平時見面,傾偈畀意見,我係有嘅,但你話我係咪真係喺個團隊裡面去幫佢呢?我就會覺得係誇獎咗我,我邊度、何德何能喺佢團隊裡面呢?」羅續指,跟他「傾偈」、「攞意見」的人,並不限於田北俊,政治素人、泛民、建制都有找過他,「所以你講話『團隊』,我覺得好尷尬,『團隊』好似我喺嗰度㗎喇,好似own咗我、淨係喺裡面咁樣。個現實操作就係,唔同人嚟搵我,我都同佢傾㗎。」

被問到田北俊有意支持的「後生仔」還有什麼人,羅永聰拒絕透露,僅指田北俊可接觸到的光譜非常闊,無論黃、藍營陣都有人可以「傾到偈」,而與田理念相近、「傾到偈」的人為數不少。羅重申:「唔係『一班人』,如果用『一班人』去理解,個方向就錯晒。其實係唔同嘅人,佢(田北俊)認識佢哋,嗰啲人亦會主動搵佢,有好多唔同圈子嘅人傾偈都有……唔好誤會係一個單一嘅整體,唔係囉,係唔同(人),來自四方八面嘅都有。」他們會在哪些界別出選?羅永聰形容,仍處於「煲水階段」,「我唔係佢哋(田北俊、曾俊華、周梁淑怡、劉健儀)每次食飯傾偈都喺度,但我就聽唔到咁清楚、咁具體。」

羅永聰(右一)被視為曾俊華競逐特首時的「幕後軍師」。資料圖片

料票源七成淺藍、三成淺黃

反修例運動之後,社會極度分化,中間派彷彿兩面不是人。田北俊憑什麼認為中間路線有機會贏得議席?

田北俊指,不會評估成功率多高,才決定參選與否,又指無論做生意或從政,也有經過失敗,然後東山再起的個案。不過,他預期可以吸納到政治光譜中淺藍及淺黃的票,並以立法會選舉比例代表制分析指,新界東、新界西各9席,其團隊的候選人若得約一成選票,便能贏得一席。「只要45%黃、45%藍,有10%係淺黃、淺藍,我已經可能攞到個議席。」

他相信,很多市民與他們想法相似,都希望「社會和諧」、「警民衝突減低」,也希望香港人與內地人互相不滿的情況降低、一國與兩制「和諧啲」,「我覺得係好多(票源)嘅。到投票,佢哋投番我哋中間路線。如果你用黃溝藍,咁可能係綠色啦……我覺得我哋綠色可能係淺藍七成,淺黃都有三成。好多淺黃嗰啲寧願黐埋我哋度,都唔黐埋深黃嗰邊。」

團隊有否做過民調?如何評估中間路線的勝算?田北俊說,民調、評估仍言之尚早,「特別係香港而家個情況、北京同香港嘅關係、北京同嘅貿易戰,而家疫情搞成咁樣,全世界經濟,包括美國,都係好大件事。或者到9月初立法會選舉,市民嗰一票點投,係好難評估㗎喎,而家真係評估過早……你今日做嘅民調,都唔會答到你一個具體。」

田北俊支持的潘焯鴻,近月在土耳其設廠生產口罩,計劃將首批100萬個口罩部份供應本港一間黃店作零售。田北俊受訪時確認,有份投資90多萬元讓潘到東歐搜羅口罩及設廠,不過,他表示對中科與黃店的合作不知情,又指如何賣口罩是潘自行決定,事前沒有知會他,他亦不會過問,「你問我,我就唔支持嘅,我就覺得應該兩邊都派。」

田北俊與鍾國斌等人,上月在上水火車站外天橋派口罩,易拉架有田北俊的大頭照,寫著「給香港一個希望」。田北俊Facebook圖片

相關報道:
與田北俊合作生產口罩為選舉鋪路?中科潘焯鴻否認有關 僅稱「積極考慮參選」
中科潘焯鴻土耳其設口罩廠 投資90多萬料半年回本 香港由黃店發售

 「大統戰」

如今黃藍極度分化,做「牆頭草」恐怕不易,但田北俊說:「你問我,我就話搞緊大統戰。我覺得呢啲應該中央啲統戰部做,香港政府應該做,泛民都應該做。大統戰,我只係統戰到香港一大堆咁嘅人,牆呢邊我又擸過嚟、牆嗰邊又擸過嚟,咁我咪多啲。」

商界馬首是瞻的香港首富、長實創辦人李嘉誠,在反送中運動期間開腔呼籲執政者對年輕人「網開一面」,又出錢資助受社會動盪影響的商戶,到近月香港鬧口罩荒,他再出手向市民、醫護提供口罩,民間形容他是「最強黃絲」。同屬商界的田北俊表示,李嘉誠必然是「藍」,但他欣賞李嘉誠「 佢企番嚟香港仔嗰邊」。

李嘉誠早前從紐西蘭購置5000套保護衣,送予香港前線醫護。網上圖片

如果照上次(區議會)選舉係六四,黃嘅、泛民贏,即係(黃絲)嗰邊佔多。如果嗰邊咁樣讚李嘉誠先生,可能對佢嚟講仲好,因為多人嘛。有幾多藍絲真係鬧佢變黃絲呢,我亦都冇乜留意。一個超級富豪,我覺得好難做黃絲,一定係藍。全世界邊個真係做生意賺好多錢唔係藍,變咗黃?包括我自己,我都係藍,我未有耐未有李嘉誠咁有錢,但我覺得愈有錢就愈藍㗎喎。但如果市民咁樣讚賞佢,有好多嘢,佢企番嚟香港仔嗰邊,呢個我絕對係欣賞。黃嗰邊讚佢,藍嗰邊唔敢鬧佢。

那麼,李嘉誠是否做到田北俊口中的「大統戰」?「我覺得李嘉誠做到一樣嘢,就係香港政府想撥火、撥個仇富情緒,就撥唔起喇。而家啲後生仔就鬧晒香港政府、鬧林鄭唔掂,就冇話嗰啲工商界唔掂。可能李嘉誠就代表咗工商界,有個李嘉誠出嚟,就撐晒商界唔係衰人,而家衰人係政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