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可說與不知道


生平很怕金句王,
他們根本沒有話好說,
只有滿腹經綸,
滿腦金句。
像一部早期的人工智能,
你給他一個對應物,
他就立刻回你一兩道金句,
就當下自覺把所有問題都擺平了。
好處是你走你的方向,
我走我的方向,
不帶走半點雲彩。
沒有感情。
沒有溫度。
更怕的是規劃王不務正業,
偏要去行文寫畫,
首先就來個綱領,
列好主副輕重,
排好題目要次,
完全當學術論文來寫。
可能,
這種人生像蘇東坡期望中的兒子:
「惟願孩兒愚且魯,
無災無難到公卿。」
有人看我畫畫,
我一筆既下:
「老師,
你未說要畫甚麼?」
我回頭看看他:
「不知道。」
他立刻露出一個遇上神棍的表情,
我毫不介意,
閒來教人畫個符落口罩,
也蠻過癮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