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讓我們學會保持憤怒


【撰文:一個憤怒的中五學生】

在香港,不可思議的事每天都在發生,每天都突破著我們的想像力。我們快要麻木,這九個月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再怎麼不可思議、無法想像的事,在香港都不過爾爾,因為香港早已從一片繁榮墜入滿世界的荒謬。但我們正要從這些荒謬之中,重新學會驚奇、憤怒,只有如此,才能向這些不該發生的不義咆哮。

上周五看到立法會內委會代主席郭榮鏗逐何君堯離場,何君堯賴死唔走,正常情況下,保安口頭勸喻之後會合力抬走他。但擾攘近十分鐘,何君堯身邊的三四個保安,竟一反常態,站在何身邊圍住,不斷跟何說話,無任何嘗試抬走何的動作。何就這樣坐在座位,悠然自得,甚至拍桌大喊:我就坐係度!郭榮鏗多次請求保安請何離場,但在保安的不作為下卻無可奈何。後來何走至主席台前,保安也只是把他圍住。後來至會議結束,何也沒有離開會議廳。

保持憤怒。為什麼立法會保安對泛民議員出手毫不留情,在他們拒絕離開時,如尹兆堅所言,每次都有六七個保安包圍,然後抬離會場的同時,對建制派則猶如慈母,只管口頭勸喻?

立法會秘書處的不公,也不是第一天看到。逃犯條例鬧雙胞,已是很明顯地偏幫建制派,但尚有幾條條文可辯,但這次秘書處的保安,在十分鐘的影片下,斷無可辯駁的餘地。口頭勸喻不是辯論,議員不從,抬他走便是,為何繼續圍著他說理?其實答案很簡單。對付建制派的議員,只能口頭勸喻,即使議員不從,武力也不是一個選項——這些身嬌肉貴的議員,怎可動武!至於那些反對派,口頭勸喻?恨不得打你一鑊。這就是建制派的特權。
 
最可怕的是,何君堯早就知道自己不會被抬離會議。我就坐係度!我唔走!點樣呀!他一早知道他身為建制派的特權,而這個特權,我們今天才悟到。
 
立法會最荒誕的一幕,不是泛民在會議中高呼口號——在不公平的議會抗爭本就理所當然,而是一個議員竟可公然不從主席之命,在保安的保護下拒絕離開。立法會自詡公正的尊嚴,至此蕩然無存,主席的權威,也隨此而去。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這是香港立法會最黑暗的一天。讓我們保持憤怒。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